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十二章巫士三阶

时间:2020-09-19作者:剑气书香

    赵泰回到房间,发现房间角落多了个木架,木架共四层,最上一层放着一个绣着金丝花纹、由散发着异香的珍贵名木打造而成的木盒。

    他走过去,伸手准备打开木盒,谁知木盒冒出寸许荧光,将他的手弹开。

    有禁制?

    赵泰努力回想了一下,前身好像曾经听某位皇子炫耀过,皇室专有物品都会设下血脉禁制,以防皇室之外的下人偷盗。

    这种血脉禁制解开很简单,与之对应皇室成员滴血即可。

    好古老以及老套的禁制。

    赵泰默默吐槽一句,划破手指,一滴鲜红略显晶莹的血珠穿过荧光,落在木盒上。

    “咔擦”一声,木盒自动弹开,一张外观古朴、色彩晦暗的兽皮映入赵泰眼帘。

    摸上去柔软、细腻、清凉,令人心平气和。

    “是否消耗一千点能量值修习《八荒龙雀决》?”

    赵泰想了想,点了是。

    一股与他体内按《夔牛真解》练出来的巫力截然不同的陌生巫力凭空生出,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然而硬不过三秒,原有巫力瞬间狂暴,将《八荒龙雀决》练出来的巫力覆盖、吞噬、炼化。

    神级功法果然霸道。

    有了《夔牛真解》再学《八荒龙雀决》,的确有点浪费能量值,但站在应付夏皇,以及遮掩身具神级功法的角度,赵泰似乎没得选择,该花还是得花。

    左右不过一千点,用来提升修为连个浪花都溅不起来。

    接着赵泰将目光投到木架最底下装有灵药的十五个玉盒。

    好在玉盒上没有乱七八糟的血脉禁制,显然对大夏皇室而言,资源相比功法,重要性微不足道。

    赵泰打开第一个玉盒,一颗朱红色,鲜嫩欲滴的果子,呈现在他面前,散发出浓郁的果香味。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赵泰想都没想,将无名红果丢进口中,汁液溅开,入口即化。

    嗯,还挺甜的。

    “是否将龙血果转化为能量值?”

    赵泰一边点是,一边如法炮制,依次打开全部玉盒,如牛嚼牡丹一般,将十五件高级灵药咬碎吞入腹中。

    ……

    一连串提示音响起,赵泰一股脑全点了是,回头一看,新增的能量值果然没让他失望,足足加了四万五千多点。

    “是否消耗一万点能量值提升至巫士二阶?”

    是。

    一股能量注入体内,正在流转的巫力像饿虎见了猎物,飞快扑上去,撕咬,消化,壮大。

    原本略显瘦削的体魄,强壮了些许。

    与先前将《莽牛劲》转为《夔牛真解》时的撕裂重组不同,这次赵泰全身暖洋洋的,仿佛泡在温泉里。

    豫山先生说的没错,第一次有点痛,后面就好了。

    赵泰没有就此停下,意念又一次集中在境界后面的“+”上。

    “是否消耗两万点能量值提升至巫士三阶?”

    赵泰神色凝滞,巫士三阶要两万点,那巫士四阶呢?

    三万,亦或四万?

    若是三万还好,要是四万就惨了,学过数学的人都知道,按等比数列往上增加,到后面所需能量值有多恐怖。

    赵泰毫不怀疑,他有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突破巫士境。

    然而他没有过多犹豫,再次点了是。

    一股比刚才猛烈数倍的能量灌入他的体内,四处冲撞。

    “噗!”

    赵泰往前一倾,张口吐出一口黑血,混合着杂质的黑血落在石板上,冒起丝丝青烟。

    而后不敢妄动,闭眼沉气,运转《夔牛真解》,慢慢调理巫力和消化能量。

    过了许久,浑身一轻的赵泰睁开眼睛,感受到体内充沛的巫力,第一时间沟通祭坛。

    境界后面的“+”号已经变成了灰色。

    意念落上去,缓缓浮现一段文字:“目前能量值不足,提升至下阶段需消耗三万点。”

    赵泰顿时长长松了口气,幸好巫士四阶只需三万点能量值,等差变与等比相比,简直不要太好。

    实力大增且心情愉悦的赵泰,起来打了一套虎虎生威的王八拳,以缓解有些过于激奋的情绪。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响起风月柔和的声音:“殿下在吗?奴婢想和殿下说点事。”

    赵泰一惊,一边回道:“我没穿衣服,月姨稍等片刻。”

    一边收拢散落一地的玉盒,将它们丢上床,用被子盖住。

    忙完这一切,赵泰整理了一下衣服,让它们看着跟刚穿上去差不多,不慌不忙开门探头,望着玉立在门前的大宫女,开口问道:“月姨找我何事?”

    风月福身一礼:“奴婢可以进去和殿下聊吗?”

    赵泰缩回头,将门彻底打开,侧身一让:“月姨请进。”

    风月走进房间,敏锐发现架子上不见了装有灵药的玉盒,微微叹了口气问道:“殿下和昭仪之间似乎有些误会?”

    赵泰闻言讶然,摇头道:“并无此事,不知月姨从哪听来的谣言?”

    风月转过身,看着由自己一手带大,宛若亲子一般的稚气少年,平静说道:“自殿下从后殿离开,昭仪一直愁眉不展,情绪低落。”

    “奴婢自小和昭仪一起长大,自她入宫这些年以来,除了因为殿下,从未情绪如此低落过,是而斗胆问一句,殿下与昭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泰想了想道:“大概是因为我想努力修炼,而母亲想我继续沉沦下去,免得开罪某些人,以至于陷入险境。”

    “依我看来,月姨应当劝母亲看开一点,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必要如此折磨自己。”

    风月微微皱眉:“殿下可知为了你能安全长大,昭仪付出了多少心血?”

    又是这句。

    赵泰不加掩饰心中的烦躁,毫不客气道:“结果呢?我依然被人退下龙池,差点丢了性命。如果母亲的做法真的正确的话,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风月倏然一滞,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赵泰想起某位大哥的话,语重心长说道:“错了就得认,认了就得改,改不好就得虚心接受他人意见。”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可能再听她的话忍气吞声,苟延残喘,除非再死一次。”

    “月姨若真的为我好,为母亲好,就劝劝她吧。”

    “我准备修炼了,就不留月姨了,月姨慢走。”

    说完连拉带推,将风月送出门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