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80章 慈不掌兵

时间:2020-11-20作者:剑气书香

    . ,最快更新大夏封神记最新章节!

    清晨,烈山燕匆匆上前,来到姒癸面前躬身拜道:“末将拜见殿下,不知殿下召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姒癸看了一眼天色,问道:“本皇子命人通知你召集全军,可有安排妥当?”

    烈山燕躬身回道:“回殿下,末将刚让人将命令传达下去,按大军平常集结的速度,除巡逻队以外,大军一刻钟内必定全数在校场听候差遣。”

    姒癸轻笑道:“是吗?那你我边走边说,顺带看看将士们是怎么集合的。”

    说完大步往山下走去。

    烈山燕一边跟上一边问道:“还请殿下示下。”

    姒癸头也不回道:“你先前不是一直想让本皇子检阅大军吗?今日正好有闲暇下山看看,在抵达校场之前,你有什么话想和本皇子说的吗?”

    烈山燕咧嘴笑道:“末将荣幸之至,斗胆请殿下仔细检阅,指出大军不足之处,好让末将加以改进,练出一支强军。”

    姒癸轻笑一声:“好。”

    希望你能承受的住打击。

    两人抵达校场时,士兵们已然按队列集合完毕,只是交头接耳议论声不停,没有半点军威。

    姒癸微微挑眉:“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强军?”

    烈山燕老脸一红,单膝跪地道:“末将治军不严,请殿下降罪处罚。”

    姒癸撇了撇嘴:“处罚有用的话,不用你提醒,本皇子知道该怎么做,跪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整顿大军?”

    烈山燕大声回道:“末将遵命,请殿下稍等。”

    说完腾空而起,落在点将台上,高声喝道:“全体肃静,军法官何在?再有人左顾右盼管不住嘴,军棍伺候。”

    原本散落在队列四周、身穿黑衣手持木棒的军法官,闻言立刻从队列空隙中挤进去,但有看到交头接耳的士兵,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棒打。

    不一会儿,整个校场恢复平静,除了军法官的脚步声和士兵的呼吸声,再无半点嘈杂。

    烈山燕松了口气,面对缓缓走来的姒癸单膝跪地,右手放在胸前行军礼,大声道:“末将烈山燕,恭迎十三殿下检阅大军。”

    台下士兵齐齐转头,朝烈山燕跪拜的方向看去。

    烈山燕的脸瞬间阴沉似水,忍不住喝骂道:“一群混账东西,看什么看,还不随我拜见殿下?军法官都瞎了吗?”

    刚遭到军法官“镇压”的新兵,连忙学烈山燕的模样跪在地上,稀稀拉拉喊道:“拜见殿下。”

    烈山燕气得浑身发抖,这群家伙,回头看我怎么操练他们。

    姒癸越过跪了一地的士兵,走上点将台,居高临下看着他们,默然不语。

    十息过后,没听到免礼平身的大军开始有轻微的骚乱,有人抬头大着胆子看向站在台上的姒癸,有人窃窃私语抱怨着。

    将这些画面收入眼底的姒癸,冷眼看着,依然不发一言。

    跪在姒癸身旁的烈山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略微担忧看着底下的士兵,心里默念道:别乱,千万别乱啊。

    然而,他的祈祷没起到任何作用,有的士兵跪的累了,开始偷偷改跪为蹲,自认为有别人遮挡,反正看不出来。

    有人这样做了,立刻有人有样学样,原本还算整齐的队列,慢慢就乱了。

    烈山燕一急,想出口训斥,却迎来姒癸投过来的冰冷目光,心里一惊,到嘴边的话又强行咽了回去。

    半刻钟一点点过去,姒癸一直都没开口,台下的士兵有一半偷偷蹲在那里,个别胆子大,蹲的累了,竟一屁股坐在地上。

    豆大的汗珠从烈山燕额头上掉落,后背更是湿了一大块。

    姒癸语气平静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烈山燕重重磕头道:“末将无能,请殿下责罚。”

    姒癸微微摇头:“不是你无能,是你太过仁慈,慈不掌兵可有听过?”

    “请殿下教导。”

    姒癸微微点头:“起来吧,看仔细点。本皇子且先问你,违背军令者如何处置?”

    烈山燕毫不犹豫回道:“轻则杖三十,重则斩立决。”

    姒癸懒洋洋的气势为之一转,冷峻的目光扫过大军,脸上浮现一丝满意之色,烈山燕看人的本事还算不错,挑选出来的军法官,从头到尾跪在那里,动都没动过。

    “军法官何在?站起来给本殿下看看。”

    冷漠的声音在校场上空回荡。

    夹杂在大军队列之间的军法官闻言接二连三起身,身形因小腿酥麻有些不稳。

    等军法官全部起身,姒癸冲烈山燕说道:“你亲自出马,带着军法官去抓人,但凡坐在地上的,全部抓起来,罚一百军棍,贬为苦役营,充当大军苦役。”

    烈山燕脸色微变,低声劝道:“殿下,法不责众啊。”

    姒癸嗤笑一声:“法不责众?两军交战,敌人会因为你人多就不杀你吗?还不动手?”

    最后几个字,姒癸是吼出来的。

    烈山燕一呆,咬牙喊道:“军法官听令,第二排第三个、第五个……第三排第二十五个、第五十三个……都给本将抓到一旁看管起来。”

    一番命令下去,一口气抓出去五百多个坐在地上的。

    烈山燕接着下令:“每人杖一百棍,行刑。”

    那些士兵连忙求饶,军法官毫不留情将他们打倒在地,木棒狠狠敲在他们身上。

    有士兵不堪受罚,挣脱开就跑。

    “大胆。”

    烈山燕脸色微变,挡在逃跑士兵前面,一掌将人打了回去。

    然而有人比他更快,姒癸抽出腰间长剑,朝逃兵投了过去,将人钉死在地上。

    烈山燕脸色大变,姒癸轻飘飘的声音回荡在校场上空:“逃跑者杀无赦。”

    有受罚的士兵刚挣脱准备逃跑,见同伴死在面前,又听到姒癸这番话,立刻焉了,重新趴回在地上。

    挨罚总比丢了命的好。

    很快,五百多名士兵受罚完毕,趴在地上哀声不断。

    姒癸神色漠然:“蹲在地上者,杖三十。”

    此言一出全军哗然,蹲在地上的士兵大概有一半,有人赶紧跪在地上,更多的人却是站起来,准备抗议。

    姒癸朝隐藏身形的夏七拱了拱手:“请前辈出手,妄动者,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