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七十七章分歧

时间:2020-11-11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大宗正和大冢宰微微皱眉,没有立刻回应。

    大祭师神色平静看着夏皇:“老臣接任大祭师以来,一共主持过七次祭祖,在此之前,通道持续的时间最长一次是半刻钟,而这次祭祖通道持续时间长达一刻多钟,远超过以往任何一次。”

    夏皇冷眼以对:“大祭师想说什么?”

    大祭师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以最平常的语气陈述道:“先祖们的回应,从不会超过半柱香时间,如果一刻钟都没有答案,则代表先祖们不想给予回应。”

    “祭祖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得先祖们的回应,既然达不到目的,我们就不该去打扰先祖们。”

    “所以,老臣反对再次祭祖,请陛下收回成命。”

    夏皇眼中迸射冷冽的幽光:“大祭师所言不实,先祖分明给了回应,你我听的一清二楚,大祭师为何要矢口否认?”

    大祭师一如既往的木然:“既然先祖给了回应,那就更不需要再次祭祖了。”

    夏皇上前半步,夹杂着些许人皇气息的威压,排山倒海朝大祭师压过去:“先祖只回应了一部分。”

    大祭师渊渟岳立,如深不见底的深潭:“不,那就是全部,先祖们从来不会只回应一半。”

    夏皇一字一顿道:“那大祭师告诉本皇,先祖回复的‘天’,到底代表着什么?”

    大祭师脸上起了一丝变化:“大夏祖训,大祭师只负责协助夏皇祭祖,不负责解答先祖给予的回复,以防大祭师专权,蒙蔽夏皇。”

    “老臣无权亦无能给予陛下答案,请陛下恕罪。”

    夏皇再次上前半步:“哪怕九鼎出现状况,大夏皇朝因此动荡?”

    大祭师微微低头:“自禹皇定鼎天下以来,九鼎共发生过五次异动。”

    “最危险的一次,是有穷氏一名觉醒上古风神血脉的天才晋升巫神境,三年内征服东夷各族,并率东夷各族攻破阳邑,那代夏皇因无法获得九鼎加持,力战而亡。”

    “十年后,九鼎恢复正常,有位皇子得九鼎相助,晋升巫神境,并斩杀有穷氏那位巫神,天下重归大夏。”

    夏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所以在大祭师看来,哪怕大夏动荡,亦不值一提吗?”

    大祭师摇了摇头:“不,老臣只是觉得天助人助不如自助,禹皇血脉不逊色任何上古血脉,好比唯一死在外敌手上的那位夏皇,他晋升巫神后若肯静心修炼,一个新晋巫神,哪怕有上古风神血脉加成,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老臣知陛下心系天下,可老臣以为,与其费尽心思求助明显不愿开口的先祖,不如自己寻找解决之法。”

    “今日不同往日,五大巫神联手,老臣实在想不到,谁能动摇大夏?”

    夏皇脸上冷笑不止:“这就是大祭师的理由?”

    大祭师直视夏皇的眼睛:“老臣只是不想去打扰先祖的安宁。”

    夏皇侧身看向大宗正和大冢宰:“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

    大宗正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这次清扫,不少部族因此伤筋动骨,不过这是惯例,各大部族早已习以为常,不会也不敢有异议。”

    “若再来一次,说不定就会有微辞,老臣相信以陛下的威严,足以压下那些嘈杂的声音,可陛下真的只打算再来一次吗?亦或者,就祭祖效果而言,再次一次陛下会满意吗?”

    “还是说,陛下打算杀光各大部族,成为大家口中的暴君?”

    大冢宰插话道:“按照原计划,如果不能通过祭祖解决九鼎异动,接下来会从各大部族当中挑选合适人选,替陛下承担一半本源之力。”

    “杀的多了,能提供本源之力的人就少了。”

    九鼎的虚影在夏皇身后逐一浮现,如渊如狱的气势笼罩全场,祭坛周围,除了大宗正三人,其余人无不脸上浮现狂热和恭敬之色,双膝跪地,以头触地。

    “若本皇坚持要彻底解决九鼎异动呢?”

    大祭师干脆利落让开身:“陛下请便。”

    意思是,你做什么尽管去做,别拉上我。

    大宗正指着跪在地上的执事们:“宗正府会奉命行事。”

    言下之意,你能使唤的只有他们,不包括我。

    大冢宰呵呵笑道:“老臣辅佐陛下处理政务,但九鼎非老臣所能染指。”

    反正撂挑子就对了。

    夏皇嘴角尽是嘲弄:“先皇当真给本皇留了一群肱骨之臣。”

    三人与夏皇坦诚对视,彼此彼此,先皇选的继承者,真的很一般。

    所谓的解决九鼎异动,只是一个借口罢了,想在夏皇之位上多待几年,才是真的吧。

    他们其实挺理解夏皇,从诸多皇子中脱颖而出,最终被选为新任夏皇,如果不出意外,他能在夏皇的位置上坐满一千年,再追寻先祖的脚步离去。

    可惜偏偏就出了意外,九鼎出现异动,让他剩下的时间瞬间减少三分之二。

    哪怕有一些补救措施,顶多延续到剩下时间的一半。

    这对他是不公平,所以大宗正会提议血祭,而大冢宰和大祭师没有过度反对,默契地想解决问题。

    可惜祭祖的结果并不理想,夏皇不愿接受,但这不是他肆意妄为,打破先祖一手建立的秩序的借口。

    夏皇有禹贡九鼎加持,堪称是世间最强的巫神,论实力,他们三个联手都不是夏皇的对手,所以他们没有强硬对抗,而是选择不支持不配合。

    最强不代表无所不能,缺少他们三个的协助,夏皇一样很难获得想要的结果。

    夏皇深深扫过三人的脸,一言不发离去。

    身为人皇,有些狠话不必说出口,但他决不允许属于自己的东西平白无故失去。

    三人望着他的背影,忽然生起些许担忧。

    “甄选提供本源之力的合适人选一事,得加快了。”

    大宗正看着大冢宰说道。

    大冢宰反唇相讥:“培养皇子的事更要抓紧。”

    大冢宰一开口就后悔了,暗骂道:老奸巨猾。

    果然,大宗正顺着他的话回道:“好。”

    大冢宰脸色一黑,这话要传出去,怕是那位第一个就要找他麻烦,在位时间再怎么短,至少还有三四百年,你急着培养皇子是想干嘛?

    大祭师附和道:“大冢宰说的对,是要加快了。”

    大冢宰一听,险些吐血。

    “清扫过后,各大部族通常会使一些小把戏,老夫事务繁忙,告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