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七十六章祭祖

时间:2020-11-08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卯时初,天蒙蒙亮。

    大夏皇宫西侧,立着一座高耸入云、共有四条台阶的祭坛。

    周围人影重重,站满了警戒的人。

    最外围是一万名精心挑选出来的宫卫,身穿盔甲,手持长戈,散发出浓烈的煞气。

    往里一点宗正府执事、天官府四季天官犬牙交错站着,既是防范外人,亦是相互监督。

    最内围仅十二人,一律戴着黑色面罩,一身黑袍迎风飘扬,看不清脸,亦看不清体态,宛若幽灵。

    却是传闻中最神秘,专门侍奉夏皇的十二巫尊。

    高耸的祭坛上,大祭师独自一人闭目站在一座三丈高的黑色大鼎旁,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时,突然响起沉重的钟鼎声,大宗正与大冢宰从天而降,没落地,也没登上祭坛,只是浮在半空中,与大祭师保持水平。

    分散在祭坛四周的祭师们,有的敲起了钟鼓,有的唱起了乐曲,还有人喃喃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

    一股庄重肃穆的气息渐渐弥漫开来。

    大概是气氛酝酿到了,大祭师低沉道:“祭祖开始,请陛下就位。”

    声音不大,却能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

    清一色的跪地声响起,宫卫、执事、天官、祭师连十二巫尊在内,齐齐跪下,低呼道:“恭请夏皇就位。”

    身穿黑色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的夏皇,缓缓踏空而来,站在祭坛上一座黑色大鼎前面。

    大祭师轻喝道:“焚香,生火,上祭品。”

    只见八名男祭师越众而出,分别沿着四座台阶自下而上,将每级台阶两侧的香炉点燃。

    接着一名女祭师口衔一颗火灵珠纵身跃起,来到黑色大鼎上方,松开口将火灵珠投进去。

    黑色大鼎里顿时蹿起三尺多高的红色火焰。

    随后无数祭师排成队列,分成四波顺着台阶走向大鼎,将准备好的祭品投进大火之中,一人接着一人,干脆利落,就像演练了无数遍。

    各种珍稀灵材、各类奇珍异兽落入深不见底的大鼎里,凭空消失不见。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时辰,不知耗费了多少资源,才渐渐停下。

    大祭师面无表情喝道:“准备血祭。”

    早就得到命令的宗正府执事和天官府天官,押着一群修为在鼎巫和玄巫之间的人来到祭坛前面,用玉刀剖开胸腹,鲜血喷出,洒落一地。

    这些人没有立即死去,面目因痛苦而扭曲,嘴巴蠕动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原本看上去寻常的地面,不知是否受了鲜血的刺激,还是被祭师们的咒语唤醒,迅速亮起一道道符文,并传遍四处,将祭坛围绕。

    与此同时,受刑的那些人,体内鲜血控制不住往外飙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为一具干尸。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些人刚死去不久。

    半个时辰,三千多名被抓到把柄的各大部族之人,在祭坛前流尽了鲜血。

    地上的大阵流着一条条细长的血河,给祭坛蒙上了一层浓郁的血光。

    大祭师沉稳有力再次响起:“上主祭品。请陛下沟通九鼎,打破屏障。”

    一直冷眼旁观的夏皇,身上迸射惊天动地的威势,直冲云霄,接着扩散至四面八方。

    阳邑城地底下传来一道浩瀚无垠亘古不变的气息,与夏皇的散发出来的气势遥相呼应。

    紧接着万里之外,不分先后传来八道同样的气息,汇聚一处,将夏皇整个人托起。

    大宗正和大冢宰相视一眼,齐齐出手,各自拉着八人送到大祭师面前。

    十六名九阶部族的族老,平时高高在上的巫尊境巅峰强者,在两大巫神面前就像任意揉捏的面团,半点反抗之力都无。

    大祭师亦不含糊,刀起刀落,宛若杀猪宰狗一般一刀削去十六颗人头,再连头带躯体一并丢进大鼎中。

    蓄势待发的夏皇,直接燃烧本源之力,身与道合,再融入九鼎散发出来的气息,将一道浓缩到极致的巫神力打入大鼎之中。

    清脆的破裂声响起,大鼎中生成一道漩涡,露出一条若隐若现、不知通向何处的道路。

    大祭师略微松了口气,门户开仪式成,接下来就等着先祖们给予回应了。

    飘在半空中的夏皇,将全部心神投了进去,生怕错过先祖们的回复。

    有时候,哪怕错半个字,都会出现截然不同的结果。

    过了一会,没得到任何回应的夏皇忽然睁开眼睛,目光幽幽,气氛近乎凝滞。

    大宗正苍老的声音适时传来:“陛下何不主动提问?”

    夏皇朝黑色大鼎里面的漩涡通道躬身一拜:“九鼎异动,每日吸纳的本源之力突然翻倍,后辈子孙愚钝,请先祖指示。”

    通道依然没有传出任何讯息,仿佛就是一条最普通的通道,不曾通向未知之地。

    “九鼎异动,请先祖明示。”

    夏皇咬牙,问了第二次。

    这一次,通道不但没有给予回应,反而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崩碎消散。

    与此同时,以一定频率旋转的漩涡,速度开始下降,仿佛会跟着通道一起消失。

    夏皇的脸唰的一下就黑了。

    自他继位以来,除了继位之初这是第二次祭祖,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转而漠然看向大宗正,似乎在问:你不是说血祭可以得到先祖的回应吗?这是什么情况?

    大宗正同样脸上难看,他清晰记得上代大宗正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包括关于血祭的来源和用处,可为什么会失灵?难道祭品还不够?

    大祭师看出夏皇的焦虑,出言劝道:“陛下莫急,通道尚能维持一段时间,请继续沉下心神去聆听回复。”

    夏皇闻言吐出一口浊气,强行摒除脑海里的杂念。

    当他眼睁睁看着通道彻底消失,准备放弃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极度轻微的声音:“天……”

    夏皇全身绷紧,天什么?天命吗?还是天时?

    “大祭师,你可有听到先祖的回复?”

    大祭师微微点头。

    “那你可有听懂先祖表露出来的用意?”

    大祭师摇头:“以往都是明确回复,从未像今日一般,模糊不清。”

    夏皇果断道:“一定是祭品还不够。”

    接着看向大冢宰和大宗正:“请两位调动天官府和宗正府全部力量收集祭品,时限可以长些,本皇要再次祭祀先祖,务必获得先祖完整清晰的回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