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七十五章乱起

时间:2020-11-08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在姒癸看来,这种事无关对错,大夏皇室出于维护统治考虑,定期发动清扫无可厚非。

    反过来站在顶尖部族的角度,大夏皇室无疑是一座做梦都想越过去的大山。

    而这座大山,如不出意外,各大部族很难越的过去。

    因为大夏皇朝不只是会镇压天下,还承担着人族兴起的重任。

    在大夏建立之前,巫兽横行,天灾不断,每年都有许多部族因此伤亡惨重,乃至亡族灭种。

    最有名就是那场滔天洪水,人族因此减员三分之二,禹皇集人族之力,前后奔走十年才平息下来。

    也是因此,禹皇凭借治水积攒下来的声望,轻而易举登临人皇之位。

    禹皇铸造九鼎,镇压九州调理天时,定期派人清理巫兽,扩充疆域,开辟良田,人人歌功颂德。

    之后偶尔出现天灾和兽潮,都是皇室冲在最前面,整合各大部族共同对抗。

    据不完全统计,从禹皇建立大夏皇朝至今,人族数量至少增长了数百倍,人族兴起,人道昌盛,大夏皇室可谓功不可没。

    而皇室的气运多源于此,历代夏皇能顺利晋升巫神,与之不无关系。

    是而禹贡九鼎失落,大夏皇朝形势立刻急剧转下。

    到夏皇在内的五名巫神境和一大批巫尊境强者凭空消失,大夏皇朝无法凭借武力镇压天下,内忧外患接踵而至,姒癸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大夏最终覆灭。

    不然保持这种模式,大夏皇朝未必不能一直延续下去。

    姒癸眼中浮现莫名之色,他不想重蹈覆辙,除了趁早掌控局势,全盘接收大夏皇朝留下的力量外,还要搞清楚两件事,九鼎为什么会失落?夏皇他们为什么消失不见?

    问题根源不找出来,永远都是定时炸弹。

    姒癸摇了摇头,将杂念驱逐出脑海,现在的他还是太弱了,不便也没能力介入。

    一切等实力上来再说。

    随后盘腿坐下,闭上眼睛,进入修炼状态。

    ……

    涂山氏族地。

    涂山伯穿过九十九道石门,来到位于地下千米、戒备森严的部族议事大厅。

    涂山氏族长和其他族老,已经坐在各自位置上,就等他了。

    涂山伯刚踏进大厅,“咔嚓”一声,七阶灵材打造成的石门落下,彻底隔绝内外。

    他一边走向自己所在的位置,一边问道:“当代夏皇上位后不久,不是清扫过一次吗?按理来说,除新皇继位需要立威,以及老皇退位之前为新皇扫除障碍,若无大事,不会增加清扫次数。眼下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涂山朴看着分析的头头是道的部族后起之秀,眼中浮现赞赏之色:“你猜的没错,夏后氏最近的确出了大事,只是消息封锁的好,除了夏皇和那几个老狐狸以外,估计无人知晓。”

    “根据部族密探传来的消息,早在两个月前,宗正府和天官府就在暗中调派人手交叉调查各大部族的情况,监天台召集了一群祭师,修缮祭坛。”

    “今日之事,看似突然,实则谋划已久,清扫往往会持续一段时间,我等需加倍小心,约束部族后辈子弟,莫要被夏后氏抓到把柄。”

    族老们纷纷点头称是。

    涂山伯义愤填膺道:“难道我等就任由皇室肆意欺压,什么都不能做吗?”

    “当年先祖将女儿嫁给禹,全力支持夏后氏称霸天下,没想到换回的竟是如此下场。”

    这一刻,他完全忘了涂山氏是怎么一步一步超过其他部族,仅位于皇室之下的。

    涂山朴叹了口气道:“夏后氏势大,九鼎镇压神州,五大巫神横扫天下,巫尊境如云,纵有不甘,又能如何?”

    “除非哪天涂山氏有人晋升巫神境,方有资格与夏后氏讨价还价。可夏后氏监察天下,一旦有人摸到巫神境门槛,就会想方设法将人灭杀,难啊。”

    涂山伯试探性问道:“九鼎笼罩范围不过九州之地,九州之外尚有四疆,四疆之外尚有海外之地、极西之地、天南之地、北原,此外还有无数未知之地,天地之大,无穷无尽。”

    “据我所知,夏后氏能完全掌控的只有九州之地,四疆几乎是各个部族的天下,涂山氏为何不另谋出路?”

    涂山朴不可置否道:“难道你没发现,九阶上等部族,都能在九州“获封”一块族地吗?祝融、共工亦不能幸免。”

    “当年也有部族不肯离开祖地搬到九州,上古顶尖部族千万家,你看看如今还剩几家?你当夏后氏是易与之辈,能放任你另谋出路?”

    涂山伯沉默良久,艰难说道:“那该如何是好?”

    涂山朴笑而不语,旁边有族老接话道:“祸水东引,分散夏后氏的注意。”

    涂山伯有些不解看着他:“请叔祖解惑。”

    那族老笑道:“看来你还是没理会到方才族长说的那番话的用意,这片天地如此广阔,夏后氏哪能掌控一切?以九州为中心,越往外掌控力越弱。”

    “假若四疆以及其他地方有部族作乱,比如一直在东疆闹腾的东夷各族,夏后氏为了维护大夏皇朝的威严,岂能无动于衷?”

    涂山伯微微皱眉:“那些部族怎会如我等之愿,冒着覆灭的风险作乱?”

    那名族老笑道:“如果他们是靠着涂山氏扶持而兴起,一直受涂山氏掌控的呢?”

    涂山伯恍然大悟,随即又有新的疑惑:“夏后氏不会起疑心吗?”

    族老笑了笑道:“其一,被控制的部族根本不知道谁是幕后之人,且除涂山氏以外各大部族均有在九州之外扶持控制一些中小部族,届时会一起发动,局势混乱不堪,夏后氏就算有所察觉,亦无从查起。”

    “其二,数万年以来皆是如此,真要出事,也等不到今日。”

    “今日族长召集大家前来,无非是想大家商议一下,发动多少部族,发动哪里的部族作乱。”

    涂山朴看向涂山伯:“你还年轻,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涂山伯想了想道:“晚辈觉得夏后氏这次发动清扫比较蹊跷,恐怕一般的动乱无法让夏皇重视,天南北原、东疆极西,每个地方都乱上一乱如何?”

    涂山朴欣慰一笑:“正合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