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七十四章清扫

时间:2020-11-07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十三殿下不愧为二殿下经常挂在嘴边的好兄弟,若他听到这番话,一定会很开心。他日二殿下登临大位,定会有所厚报,成就一段兄友弟恭的佳话。”

    青禾笑呵呵回道。

    此时的他虽然经历尚浅,却也能听出姒癸话里的敷衍,但表面上看,又无从指责姒癸不对,只能顺着姒癸的话去说。

    只是他耍了个小心眼,故意说姒昊将来成为夏皇会回报姒癸,换而言之,你姒癸嘴上敷衍可以,真要两面三刀阳奉阴违,等姒昊成了夏皇,看你姒癸怎么收场。

    当然,这和夏七如渊如狱的气势一直压在他身上,以及他刚刚差点死在姒癸剑下,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俊杰一般都很识时务,青禾自问他是皇后娘娘精心培养出来的俊杰,所以他同样识时务。

    面对青禾明显的暗示,姒癸毫不在意,想等姒昊坐上夏皇之位再找回场子?那得他坐的上去才行。

    夏天就挂了的人,哪等得到秋后算账?

    “好说好说,说起来本皇子能有今日,全靠皇后娘娘和二哥提携,知恩图报而已,不足挂齿。”

    以庇护之名打压十五年,为陷害政敌对我痛下杀手,经常逼我母子冲锋陷阵。

    大恩大德,简直没齿难忘!

    不急,等我恢复前世修为,再一笔一笔算清楚。

    青禾看着一脸诚恳的姒癸,一时间竟有些分辨不出对方说的是真是假,顿时心生一计。

    “十三殿下真当是重情重义之人,只可惜不能让二殿下亲眼所闻亲眼所见。”

    接着故作茅塞顿开:“不如这样,十三殿下将这番话写在帛书上,由小的带回去给二殿下一观如何?”

    呵呵,想让我留下话柄?你倒是想的挺美。

    风和殿与涂山琴之间的关系,根源在于风鸢与涂山琴达成的口头协议,涂山琴自恃实力强大,根本不担心风鸢反悔,是而包括姒癸加入姒昊阵营,都是双方默认,并无纸面契书。

    前世涂山琴指责姒癸背信弃义杀害姒昊,被他轻飘飘一句有何证明就顶了回去,最大程度上保住了不算太好的名声。

    名声这种东西,有时候的确不值一提,也绑架不了强者的意志,可对一方势力,尤其是治理天下的人皇而言,还得捡起来用一用。

    殷商在南,西岐在西,凤祖圣人这等强人环伺在侧,姒癸想以最小的代价整合大夏皇朝的势力,话柄这种东西,没有当然最好。

    只听他不可置否道:“你只管转述,本皇子相信以二哥的智慧,一定能感受到我的心意,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青禾无言以对,难道他能说二殿下愚笨,感受不到?

    只能故作为难道:“空口无凭,小的担心二殿下会怀疑小的胡编乱造,细究下来,小的恐怕无法向二殿下交代。”

    姒癸露出不解之色:“你无法向二哥交代,关本皇子何事?”

    你哪来的自信,我会因为你交代而改变主意?

    一句话把青禾噎个半死。

    一直冷眼旁观,怀有其他心思的涂山伯伺机而动,走上去假装好人:“十三殿下,话不是这么说的,你看你有所需求,皇后娘娘立刻命涂山氏送来三万株灵药,相比而言一封亲笔信又算得了什么?”

    姒癸嗤笑一声:“这三万株灵药,是本皇子亲自上坤和宫向皇后娘娘借的,可不是皇后娘娘无偿赠予的,早上涂山氏还想管本皇子收利息来着,你说这话,不觉得羞愧吗?”

    “再说,二哥当面还说的过去,他一个下人,能和本皇子相比吗?本皇子很是怀疑,你懂长幼尊卑吗?”

    接着神色漠然冲旁边的士兵吩咐道:“送他们离开。”

    所谓的他们,自然包括了青禾和涂山伯。

    涂山伯没想到姒癸说话会如此不留情面,瞬间涨红了脸,出言威胁道:“十三殿下说这种话,不怕我让人将灵药原封不动带回吗?”

    姒癸嘴角弯起一道弧度:“灵药是皇后娘娘借给本皇子的,既然到了本皇子手上,哪怕说破天,那也是本皇子的东西,本皇子借你一个胆子,你动下试试?”

    “夏七执事,若宗正府发现有贼子欲欺辱皇子,该如何处置?”

    既然是护道者,关键时候当然得拿出来用一用。

    夏七一脸平静回道:“欺辱皇子视为挑衅大夏皇朝威严,杀无赦。”

    涂山伯脸色一黑:“夏七大人,话可不能乱说。”

    夏七幽幽道:“该是你不要让本座为难才对。”

    涂山伯还欲再说,破空声突然响起,一道金光落在他的肩上。

    眼尖的姒癸,一眼就看出那是专门用来传递紧急消息的五阶巫兽破空金灵鸟。

    破空金灵鸟虽然只是五阶巫兽,但速度极快,寻常巫尊都奈何不了它。

    只有九阶部族才会花大代价饲养一些,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破空金灵鸟的出现,涂山伯瞬间没了争执的念头,用手解下鸟翅下的密信。

    “皇室正在启动‘清扫’,各大部族均有德高望重之人事发被擒,营救七族老计划取消,速归。”

    涂山伯顿时脸色大变,草草应付一句:“灵药既已送到,在下不便继续逗留,告辞。”

    说完伸手将青禾抓在手里,冲天而起,他毕竟是二皇子的手下,二皇子又是涂山氏支持的对象,涂山伯不介意顺手带他离开。

    与此同时,涂山伯带过来的其他人,跨上飞行巫兽,纷纷腾空离去。

    姒癸望着因金灵鸟出现匆忙离开的涂山伯,意识到可能出了大事,立刻对夏七说道:“执事可否打探一下出了什么事?”

    夏七微微点头,打了个手势。

    两名紫色执事凭空出现,来到夏七面前躬身问道:“七爷有何吩咐?”

    “去查一查今日发生了哪些大事,速速回报。”

    “属下遵命。”

    两名紫衣执事躬身一礼,再次消失。

    没过多久,一名紫衣执事返回,走到夏七身旁,低声道:“请七爷移步。”

    却见夏七挥手道:“不必遮掩,让十三殿下也听一听。”

    紫衣执事遂低声道:“属下刚受到消息,天官府奉大冢宰之命,在九州境内,抓了许多违反大夏律的人,其中不乏各大部族的族老和主事者。”

    清扫行动。

    姒癸第一时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上古部落联盟时代,各大部族推举德高望重实力高强者为人皇,调和各大部族之间的矛盾。

    那时候的人皇虽然地位尊贵,可一旦涉及到核心利益,各大部族通常会不尊号令,或者阳奉阴违,就像姒癸前前世的联合国一样,有名无实。

    直到禹皇横空出世,拉拢一些强大的部族,分批剪除不服他管的部族,建立大夏皇朝,以九鼎镇压天下,至此夏皇至高无上,莫敢不从。

    为了避免各大部族死灰复燃,夏皇大权旁落,禹皇飞升时,带走了除大夏皇室以外的全部巫神境。

    启皇继位,秉承禹皇之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找理由打压削弱各大部族,尤其针对那些有希望突破巫神境的巫者。

    久而久之,就成了大夏皇室的一项传统。

    若非如此,世间哪有七万年长盛不衰的皇朝?

    若非如此,前世那些部族,又怎会铁了心造反作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