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七十一章问罪?

时间:2020-11-06作者:剑气书香

    ,,,!

    “将领头的带过来,让其余人待在山下不要乱跑。”

    姒癸想了想,打算先见到人再说。

    在夏七面前受挫,本想抽身而退的涂山伯,听到姒昊派了人过来,顿时滋生别样的心思,打算驻足观望一阵。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彩色华服的青年被一队士兵带上山,来到姒癸面前。

    来人一副不言苟笑的模样,一板一眼向姒癸躬身行礼:“小的青禾,奉二殿下之命,前来拜见十三殿下。”

    姒癸眼中浮现耐人寻味的神色,没想到来的居然还是熟人。

    青禾,涂山琴专门替姒昊培养的坚实班底之一,因心智过人心狠手辣,未来深受姒昊倚重,曾一度襄助姒昊在皇子之争中出尽风头。

    可惜年少轻狂不知收敛,中了姒癸精心设置的反间计,屡次不经意触怒姒昊,最终被姒昊亲手斩杀。

    青禾冤死后,姒癸暗中派人散布谣言,大肆宣扬姒昊无故斩杀心腹功臣,不能容人,非为明主。

    从而导致姒昊部下人心涣散,只图自保,最终被姒癸趁虚而入,桃代李僵。

    不得不说,姒癸前世能将登上夏皇之位,跟顺利接收姒昊一部分势力组建班底不无关系。

    严格算起来,姒癸还多亏了眼前这位。

    姒癸直接问道:“二哥让你来找本皇子,所为何事?”

    青禾拱了拱手:“二殿下交代小的,在说正事之前,让小的先问十三殿下几个问题。”

    “其一,十三殿下与风鸢昭仪,投靠皇后娘娘多年,可有受到皇后娘娘的庇护?可有因为皇后娘娘相助,才逃过无数劫难?”

    “其二,十三殿下遇刺之后,可有上门求皇后娘娘出面追查幕后凶手?当日陛下处罚皇后娘娘时,十三殿下和风鸢昭仪为何闭口不言?”

    姒癸闻言微微皱眉,兴师动众一场,这是问罪来了?

    青禾见状,自认为掌握了主动权,向前一步逼问道:“不知殿下的答案是什么?”

    逃过无数劫难?这劫难归根结底,不都是因为你们母子才惹上的?

    刺杀之事更是可笑至极,且不说这本是涂山琴精心设下的一场阴谋,就说这次被罚,若不是因为她想算计瑾妃,哪能把自己陷进去?

    合着你们都是典型的赢了全靠自己,输了队友太垃圾的国际驰名双标?

    然而姒癸不打算去辩解什么,和一个底下人似乎也没啥好说的。

    只见他神色平淡,语气格外冰冷:“有事说事,不要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你若执意啰嗦下去,趁本皇子发怒前,自己滚下山,免得死在本皇子手上。”

    对于喜欢卖弄智商的人,一定要简单直接打断,不然非得被烦死不可。

    青禾心里浮现许多疑惑,殿下不是说十三皇子生性怯懦,容易被言语拿捏吗?怎么眼前这位和殿下描述的不一样?

    眼下局势却是不容他多想,只能按设计好的路走下去,语调猛然拔高:“对殿下和皇后娘娘,十三殿下当真没有半点愧疚吗?”

    姒癸一阵无语,光之前受到的待遇,我都想砍了他们两个,你问我有没有愧疚?你说我有没有愧疚?

    “噌”的一声,姒癸长剑出窍,落在青禾脖子上:“本皇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二哥派你过来的用意。当然你也可以不说,试试挑战本皇子的耐心。”

    姒昊是智商不高,可他就算再傻,也不会傻到直接派人过来兴师问罪。

    青禾被姒癸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没想过对方会拔剑。

    自己可是代表的二殿下,难道对方一点都不顾忌吗?

    自己可是鼎巫境,若非对方是皇子,一个地巫境,也敢对自己出手?

    青禾伸出两根手指,准备将身前的剑拨开。

    “咳咳”一阵轻咳声适时响起,一股莫名的寒意浮现在青禾心头,体内的血液仿佛凝固,浑身僵直无法动弹。

    不远处,夏七漠然的眼神投过来,哪来的下人,没大没小,还敢对皇子出手?

    姒癸同样发现青禾的小动作,扬起长剑,朝他狠狠劈落。

    感应到死亡降临的青禾,拼了命才克服恐惧的本能,催动本命巫宝挡在额头前要害。

    “哐当”

    姒癸的长剑砍在青禾的本命巫宝上,响起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

    不等青禾因劫后余生欣喜,他体内的气血莫名逆流,横冲直撞,令他往前喷出一口鲜血。

    令他绝望的是,姒癸面不改色挥出了第二剑,大有不杀他誓不罢休的架势。

    青禾见状,原本冷傲的表情顿时绷不住了,急忙喊道:“十三殿下莫要激动,有话慢慢说。”

    姒癸剑势一转,长剑停留在青禾的脖子上,却是没有砍下去。

    眼下涂山琴和姒昊还有利用价值,若无必要,尽量保持关系友善。

    青禾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自我安慰道:我这不是害怕,死可以,但不能坏了殿下的大计。

    “二殿下派我前来拜会十三殿下并无恶意,而是想和十三殿下商议正事。”

    “哦”

    姒癸不以为意应了一声,握剑的手微微用力,剑刃在青禾脖子上留下一道细微狭长的血痕:“继续说下去。”

    这十三殿下好生凶残霸道。

    “二殿下听闻十三殿下被大宗正强制送回军营参加考核,特让小的过来看看情况,并让小的嘱咐十三殿下对考核上点心,届时助他一臂之力。”

    为了“大计”而隐忍的青禾,和盘托出了事情的始末。

    姒癸无力吐槽,不就是一场考核吗?想让我帮忙直说啊,多给点好处不就行了,兜兜转转绕这么大圈子干嘛?

    还来一句你愧疚吗?难道你姒昊想什么都不付出,就让我卖力?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

    姒癸将剑收回,用青禾的衣服擦掉那丝血迹。

    “据本皇子所知,第三轮考核成绩排名由一对一对战决定,换而言之,第一名需要击败所有人,就算本皇子相让一场,二哥亦无法保证一定能获得第一,他想让我怎么帮他?”

    话已说开,青禾不再遮掩:“二殿下的意思,他会想办法让您对上姒乾,尽可能削弱姒乾那支大军的实力,为他最终获胜创造条件。”

    “二殿下说,姒乾那支大军一定很难对付,若您不认真训练新军,恐怕连削弱对方都做不到,所以请您务必费点心思。”

    姒癸呵呵笑道:“没问题啊,你替本皇子回复二哥,我全力会支持他的,让他放心。”

    说几句好话又不损失什么,反而会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