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七十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时间:2020-11-03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涂山伯敏锐的眼神掠过面带笑容人畜无害的姒癸,走到夏七跟前,低声细语说道:“夏七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声音虽然轻,却被姒癸听的一清二楚。

    夏七看了一眼姒癸,摇头拒绝:“奉大宗正之命寸步不离监督十三皇子,请不要让本座为难。”

    考虑到各方面因素,夏七不打算将他成为姒癸护道者这件事宣之于众。

    皇子之争日渐炽热,对尚在成长期的姒癸而言,出风头未必是好事。

    虽说有他护着,能杜绝大部分危险,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又无法时刻守着姒癸,哪敢确保不出问题?

    涂山伯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转而恢复正常,笑着说道:“以大人这身强悍的修为,若只是监督十三殿下,隔个十里八里都不成问题,何必刻意守在身侧?”

    夏七眉头一挑:“你在怂恿本座对大宗正阳奉阴违?”

    涂山伯脸色大变,连忙否认:“在下绝无此意,夏七大人莫要误会。”

    夏七反问道:“那你说这话是何意?你该不会认为坐在阳邑城内的大宗正神通不济,看不到城外本座的所作所为?还是说你故意设计坑害本座?”

    “要么就是你觉得本座为人两面三刀胆大包天,连大宗正都敢敷衍。”

    所说话语,一句比一句诛心。

    涂山伯脸上只剩苦笑,有心解释,又担心越描越黑,无奈之下,顾不上姒癸在旁,坦承相告:“在下无意坑害大人,只是想请大人搭桥牵线,说动大宗正和大冢宰给个机会当面替我涂山氏七族老求情。”

    “七族老设阵抽取玖浮界本源之力有错在先,我涂山氏甘愿承担损失,按三倍的价格补偿朝廷,只求大宗正和大冢宰网开一面,从轻处置。”

    夏七神色漠然:“你涂山氏想向大宗正和大冢宰求情,何不自己去找两位老人家?本座可没那么大的脸面和能力说动他二位。”

    有句话夏七没说,你涂山氏哪来的脸求我出面搭桥牵线?

    涂山伯苦笑不已:“涂山氏不是没想过求见那二位,不管是送拜帖还是派人传信,皆石沉大海,半点音信都无,不然哪敢劳烦大人?”

    姒癸总算明白为什么涂山氏族老会亲自带队送灵药过来,搞了半天,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只要大人肯帮忙,无论事情最后是否能成,涂山氏必有厚报。当然,大人若有什么其他需要,尽管开口,涂山氏定会想方设法做到。”

    涂山伯当然知道光凭言语很难打动夏七,开出了任对方狮子大张口的丰厚条件。

    不为所动的夏七,脸上看不出半点变化,若在以前,他倒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帮涂山氏一把,顺带捞点好处。

    可现在不行,他作为宗正府金衣执事,大宗正的心腹手下,得过大宗正面授机宜,让他们隐秘收集各大部族的过错。

    这明摆着大夏皇朝的主宰们决心要收拾一群人,杀鸡儆猴威慑天下,他哪敢在这种关头利令智昏去求情?

    不过他没有明着拒绝,而是以进为退道:“待本座完成大宗正的交代,回宫复命后,再找个恰当的时机在大宗正面前旁敲侧击问问。”

    三个月时间,这件事就算没出结果,局势也该明朗了,那时到底是求情还是遗忘脑后,选择起来也不会太费劲。

    涂山伯先是一喜,反应过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不知大宗正具体是怎么交代大人的?”

    夏七神色不变,坦然自若道:“监督十三皇子训练新军直到第三轮考核结束。”

    涂山伯脸颊抽搐,考核一事沸沸扬扬,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听说过第三轮考核从开始到结束长达三个月之久。

    这三个月内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

    万一大冢宰对七族老作出涂山氏难以接受的处罚,比如废除修为什么的,岂不是悔之晚矣?

    在大冢宰下决定之前,涂山氏上下通过各种关系求情,未必不能有所改变。

    一旦大冢宰下了命令,木已成舟,大冢宰可不会因为涂山氏而改变初衷。

    哪怕夏皇出面,也不会轻易驳回大冢宰的决定。

    涂山伯思绪流转,这夏七明显有所意动,看来自己得趁热打铁促成此事。

    “大人若肯出面,在下恳求族长打开涂山氏宝库,任大人在其中挑选三件至宝如何?”

    “涂山氏宝库中收藏着当年女娇圣后的赏赐,以及历代收集而来的至宝,绝对不会让大人失望。”

    涂山氏本就不是以武力著称的部族,虽说部族极为富有,可有幸踏入巫尊境的族老实在不多。

    外加涂山氏一直都有破财免灾的祖训,涂山伯只能尽力去搭救身陷囹圄的七族老。

    夏七冷声道:“你觉得大宗正会听一个连他的命令都敢违背的人的劝说吗?”

    “你信不信,本座若私自返回宫中,不等本座开口求情,就会遭到极为严厉的处罚?”

    “搭救不了涂山氏族老不说,连自己都要搭进去,涂山氏向来以智慧闻名于各大部族,本座今日所见,当真大失所望。”

    涂山伯闻言万念俱灰,叹了口气:“是在下孟浪了,请大人见谅。”

    夏七挥了挥手道:“无妨,你若真担心,不如试着去找其他人。”

    涂山伯暗中叹道,若能找到其他人,我又何必找你?

    真是奇怪,平时和涂山氏交好的那群人,最近都奉命外出,不知去了何处。

    若非他笃定涂山氏没有图谋不轨,以及打探到还有其他人被派了出去,都要怀疑大夏皇朝想对涂山氏下手。

    打死他都想不到,大夏皇朝不是要对涂山氏下手,而是打算压榨各大部族的强者贡献大道之力供养九鼎。

    涂山氏只是其一罢了。

    正当涂山伯束手无策时,一名士兵匆匆爬上山,冲姒癸躬身拜道:“启禀殿下,营外来了一群人,说奉二殿下之命,前来拜会殿下。不知殿下可愿接见他们?”

    姒癸微微皱眉,姒昊没事派人过来干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