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七章护道者

时间:2020-11-03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姒癸神色讶然看着夏七,没想到对方会掺和进来,说出这种引人猜忌的话语。

    转念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首先,以夏七的身份地位和实力,除了夏皇大宗正等寥寥几人以外,似乎不必顾忌谁,何况风月只是个宫女。

    其次,他大概认定自己和大宗正的关系非同一般,看在大宗正的面上,卖个顺水人情。

    姒癸暗中感叹道:假装血脉觉醒取得大宗正的赏识,果然是一步好棋。

    虽然他知道风月已被涂山琴收买,但他不能不承这份情,朝夏七拱手一礼道:“谢执事提点。”

    夏七微微颔首,或是试探,或是释放善意:“殿下若有难言之处,不妨求大宗正出手相助。”

    姒癸笑着摇头道:“这点小事可不敢叨扰大宗正,免得平白让他老人家看轻几分,我会处理好的。”

    夏七默然不语,恢复高冷的模样。

    姒癸拱手问道:“我想在此修炼一会,可否劳烦执事帮我护法?”

    一切伟力归于自身的神话时代,什么都比不上修为重要。

    眼下有了条件,姒癸自然不愿虚度时光。

    夏七扫过略显荒凉的山峰,看姒癸的目光中浮现一丝赞赏,微微点头:“嗯,殿下只管修炼,我会留意周围,不会让殿下受到打扰。”

    姒癸露出感激的神色:“多谢执事。”

    说完当着夏七的面打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三瓶极品幽冥煞,以及十来株三阶灵药,接着一口气将三瓶极品幽冥煞吸入体内。

    一直冷眼静看的夏七,见状不由露出惊疑的表情,正常巫者吸一瓶极品幽冥煞,都得小心翼翼,这十三皇子连吸三瓶,就不怕因控制不住煞气自损根基吗?

    夏七惊讶的这会功夫,姒癸已经通过点穴之法找到了胸口某处窍穴的准确位置,成功将它开辟。

    体内其他窍穴储存的巫力涌入新的窍穴里,扩充以及温养新的窍穴。

    自知体内巫力会出现难以为继的姒癸,将早就准备好的的十株三阶灵药,囫囵吞进嘴里,滋生出大量新的巫力。

    姒癸一边维持巫力运转,一边刻意将体内一部分雷电之力排出体外,造成浑身雷电闪烁的假象,刻意让夏七看在眼里。

    细节决定成败。

    夏七作为大宗正的心腹,自然会将他所见所闻告诉大宗正,这样一来,侧面可证明他的血脉正在觉醒。

    既然大宗正误会他继承了伏羲的雷电血脉,并给予一定程度的照顾和支持,他当然得花点心思将这个“美丽的误会”延续下去。

    夏七见状面露凝重之色,大道之力,还是难得一见的雷电之力,难怪大宗正会这般看重他。

    只要不半路夭折,一旦成长起来,踏入巫尊境轻而易举,就连领悟大道跻身巫神境的机会都要比常人大许多。

    他突然觉得,卖对方几个人情太有必要了。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实力,除对巫神大道念念不忘以外,荣华富贵也好,天材地宝也罢,宛如过眼云烟,不值一提。

    卖姒癸人情,图的自然不是一般的回报,而是等姒癸成长起来,一同坐而论道,看能否触类旁通,有所收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万一姒癸侥幸踏入巫神境,将一些感悟传授于自己,未必不能让自己更进一步。

    虽然可能性很小,可对夏七而言,哪怕只有一丝丝可能,都有必要试一下。

    不知不觉,夏七悄然将姒癸的身份,由大宗正看重的后辈,变成可拉拢的对象。

    对此一无所知的姒癸,正在安心巩固修为。

    半个时辰过后,姒癸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日渐强壮的体魄,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踏实感。

    姒癸没忘向夏七道谢:“谢执事看护。”

    夏七温和一笑:“殿下不必客气,殿下如若有意,我不介意成为殿下的护道者,为殿下修行路上遮风挡雨。”

    姒癸修炼的这段时间,夏七想了很多,姒癸身为皇子,又得大宗正看重,普通的拉拢,虽然能让对方承情,可要说让对方和他交流感悟大道的心得,甚至毫不保留传授给他晋升巫神境的感悟,恐怕远远不够。

    但护道者不一样,哪怕护道者在被护道者成长起来之前给予的帮助不多,可这份人情的份量,足以换取到他想要的东西。

    夏七还存了一点不为人知的小心思,堂堂皇子,又得大宗正看重,护道的难度会很大吗?

    姒癸先是一愣,接着心里满是疑惑,难道是自己刚刚装笔用力过度,激发了王霸之气?连金衣执事都忍不住纳头拜倒?

    自己该不该……呸,傻子才不答应。

    只见他露出一副诚恳的模样:“小子何德何能,竟得执事另眼相看?执事竟然有意,小子求之不得。”

    夏七亦是果决之人:“好,那就说定了,待回宫后,我请大宗正做个见证,你我祷告天地,定下护道之约。”

    姒癸笑呵呵道:“一切全凭执事做主。”

    凭空多了个巫尊境护道者,姒癸感觉骨头都轻了几分。

    这时山头响起一阵脚步声,却是烈山燕带着一大群人爬了上来。

    最前面一撮人搬了一套桌椅,端着热气腾腾的佳肴,以及各种瓜果点心,显然是送给姒癸和夏七享用的。

    后面数百人扛着新砍伐好的木材,背着各种工具,准备按姒癸的吩咐在山上建一座宅院。

    烈山指挥手下摆好桌椅,放上刚做好的菜肴和瓜果点心,躬身行礼道:“殿下、夏七大人,末将让人准备了一点吃的,军营条件简陋,还望两位莫要嫌弃。”

    心情比较好的姒癸笑道:“将军有心了,你若军务繁忙,像这种事大可吩咐手下人去做,不必亲自出马。”

    烈山燕躬身拜道:“殿下爱护之情,末将铭感于内,往后末将尽量不占用处理军务的时间,来向殿下表达心意。”

    姒癸笑着摇头:“你心里有数就好,其他的本皇子就不多说了。”

    “若有空的话,坐下来陪本皇子和夏七执事喝一杯如何?”

    烈山燕躬身回道:“殿下有命,末将却之不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