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六章不速之客

时间:2020-11-03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殿下可要去校场检阅士卒?”

    烈山燕将姒癸占卜的提议抛之脑后,不打算采用,决定再观察两天,挑个自己认为最合适的。

    姒癸摆了摆手道:“校场今日就不去了,本皇子怕见了忍不住指手画脚,既然全权委托于你,也该给你足够的信任和时间,回头再说。”

    烈山燕拱手问道:“殿下明日可有空?”

    姒癸目光落在夏七身上:“本皇子明日要和夏七执事入山狩猎,没有空闲时间。”

    眼见烈山燕还想再问,姒癸打断道:“不出意外,后天会有人送一批修炼资源过来,你找人在这附近挖个大一点的山洞,以便本皇子储存灵药。”

    “往后本皇子亦是闲暇之时少,忙碌之时多,不过将军放心,本皇子有空之余,自会去巡视一番。”

    他本就不想因训练新军耽误自身修炼,才将军务托付给烈山燕,哪肯自食其言自讨无趣?

    “将军还不快去安排人来建造宅院,难不成想看着夏七执事和本皇子露宿野外?”

    烈山燕顿时无言以对,躬身拜道:“末将不敢,末将失陪一下,立刻下山安排,稍后再来。”

    姒癸制止道:“哎~,千万别,将军练兵要紧,待会不用来了,安排几个机灵点的过来跑腿就行。”

    烈山燕面露难色:“可是……”

    姒癸眉一挑:“这是命令。”

    轻松绝杀。

    烈山燕身体挺直:“末将遵命。”

    烈山燕刚离开,一向惜字如金的夏七突然说道:“大宗正临行前交代我,务必看好殿下,不得让殿下离开军营。”

    意思是狩猎一事,有些不妥,只是顾及姒癸的面子,没有当着烈山燕的面说。

    姒癸笑道:“可大宗正没说军营限定多大,正常而言,士兵所到之处,皆为军营笼罩范围,只要在范围内,便不算离开。”

    “何况明日除了狩猎,我还准备寻找一些实力适中的巫兽,用于大军实战,见血壮胆。不经历鲜血洗礼,又何谈练出一支强军?”

    “我想大宗正得知此事,也会给予支持,执事觉得呢?”

    夏七想了想道:“明日殿下只管狩猎,我会寸步不离紧跟殿下。”

    姒癸点头应道:“那是当然。”

    你不跟我,我都要跟着你,眼下涂山琴和共工瑾以他作为借口,撕破脸皮互下狠手,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发疯派人刺杀他?

    有夏七贴身保护,巫神境之下能伤害到他的应该不多。

    夏七突然抬头喝道:“何人鬼鬼祟祟,还不快快现身,找死不成?”

    姒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依稀看到高空中有道白色人影。

    夏七话刚落音,白色人影如遭重击,从高空中坠下。

    等靠的近了,姒癸才看清来人的脸,竟然是风月,不过他一句话都没说,风月意外死去对他而言,可是好事来着。

    然而夏七出手了,在风月撞上山峰之前,探手隔空掐住她的脖子,漠然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暗中窥伺本座和殿下?”

    嘴角渗血、模样凄惨的风月,艰难说道:“奴婢乃是风和殿宫女,奉命给十三皇子送修炼资源。”

    姒癸暗道可惜,刻意惊道:“月姨,怎么是你?执事,她是我母亲的贴身宫女,请你手下留情。”

    夏七没有立刻放开风月,而是将她拉到眼前:“殿下可看清楚了,真的是你熟悉的人吗?”

    姒癸没有在夏七身上感受到杀意,猜测就算他说风月不像,夏七估计也不会痛下杀手。

    综合考虑下,他点了点头:“我能确定。”

    夏七这才松开风月的脖子,任由她摔落在地,姒癸没在去扶,反而离夏七更近一点。

    风月毕竟投靠了涂山琴,谁知道涂山琴有没有暗中命令她暗杀自己?

    万一自己去扶的时候,来个一刀致命怎么办?

    前世姒癸平定皇子之乱时,有两个皇子就是被他用这招结果了性命。

    前车之鉴,小心使得万年船。

    但不妨碍他表露关切之情:“月姨你没事吧?”

    “对了,你怎会来此?”

    姒癸扫过风月背后的包袱,故意问道。

    风月闻言连忙从地上爬起,打开包袱仔细检查一番,见里面东西没有损坏,露出如释负重的模样。

    “奉昭仪之命,将库房内剩余的低阶灵药,以及殿下从宗正府领到的极品幽冥煞送过来,供殿下修炼所用。”

    姒癸接过风月送到面前的包袱,问道:“母亲可还有其他话交代于我?”

    风月叹了口气道:“昭仪说,皇后因追查殿下遇刺一事被陛下罚闭门思过三年,借的那三万株灵药,皇后不一定会信守承诺,请殿下早做打算。”

    涂山琴闭门思过三年?

    姒癸脸上浮现怪异之色,前世涂山琴和共工瑾两个人暗地里捅刀子可比这场面大多了,也没接受过这么重的惩罚啊。

    不对,涂山琴被处罚关我什么事,灵药不能到位才是大问题。

    姒癸沉声道:“父皇可有说皇后闭门思过期间不准见外人?”

    风月摇了摇头:“那倒没有。”

    姒癸一脸认真道:“你回去后告诉母亲,务必让她今明两天去趟坤和宫,皇后身份尊贵,应该不会食言而肥。”

    风月有些迟疑道:“正值陛下对皇后有所不满之际,昭仪贸然接触对方,恐怕会引起陛下反感。”

    姒癸不以为意道:“母亲与皇后之间的关系不说人尽皆知,至少宫里就有一半人知道,难道母亲不登门就能断绝与皇后之间的关系了?欲盖弥彰,可笑至极。”

    “请月姨将我说的话如数传达给母亲,她知道该怎么做。”

    风月微微屈身:“奴婢遵命。”

    “月姨若无其他事,速速赶回宫中,将这番话带给母亲,你身上的伤,同样需要请人帮忙检查治疗。”

    姒癸毫不客气下了逐客令。

    风月看了夏七一眼,对方不经意流露的一丝气息,便让她浑身颤抖。

    “奴婢告退。”

    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离去。

    风月的身影刚消失,夏七突然说道:“这名宫女并非直奔过来,而是在高空中停留了三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