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五章治兵之道

时间:2020-10-31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烈山燕闻言劝道:“此刻除了守夜的将士在营房内休息以外,其余皆在校场练习阵型,殿下去营房似有不妥。”

    “不如先去校场,或品评将士们的不足,或鼓舞士气,待散操后,再去营房慰问不迟。”

    姒癸不可置否道:“新军操练自有将军费心,本皇子不会插手,但训练之外或有一些增强士气、收拢军心之法,将军未必有本皇子看的真切。”

    “将军只管前面带路,待巡视完营房,本皇子再与你细说。”

    烈山燕只好应道:“殿下和夏七大人请随末将前往。”

    这座军营本是宗正府修建的临时军营改造而来,故规模要比一般的军营大不少,作为士兵寑居之地的营房亦不例外。

    姒癸一路看过去,总体而言可用三个字形容:脏乱差。

    倒不是说全部都是脏乱差,倒有一半还算整洁,像格子一样,一格脏乱,一格整洁。

    明眼人一看便知,整洁部分有住人,脏乱部分没住人。

    逛了一圈,姒癸指着营房问道:“将军可有看出来什么?”

    烈山燕一直都有观察姒癸看的地方和表情变化,以为他对营房一些地方脏乱差有所不满,连忙回道:“末将回头就让他们将营房收拾整洁。”

    姒癸笑着问道:“还有呢?”

    烈山燕接着说道:“安排人定期检查营房情况,整洁者奖,脏乱者罚,务必保持营房干净整洁。”

    姒癸继续问道:“那营房干净整洁有什么好处?”

    烈山燕绞尽脑汁憋了半天,憋出来四个字:“住的舒服。”

    姒癸笑而不语,撇下他往山上走去。

    烈山燕有些摸不准自己答错答对,追上去问道:“请殿下指教。”

    姒癸双手负在身后,一边漫步前行,一边说道:“其一,有典籍记载,大夏征伐南疆时,曾多次爆发疫病,低阶士卒伤亡惨重,根源在于营房脏乱不洁。”

    “虽然将士们居住的地方还算整洁,但空置的营房相隔不过一丈,同样容易滋生疫病。”

    “其二,如你所说,整洁的营房住的舒服,在这种环境下,有利于将士们快速恢复精力,将以更好的状态投入到训练中。”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姒癸登上山顶,任由风将衣角吹起,居高临下看着整座军营。

    烈山燕听了一段,见姒癸突然停住话语,不禁有些心痒痒问道:“那最重要的是什么?”

    姒癸伸出双手,闭上眼睛,做出一副环抱天地的模样,吐出一句:“于点滴之间,铸军魂。”

    烈山燕面露茫然之色,十三殿下说的好深奥。

    好在他有颗求知的心,立刻问道:“敢问殿下,何为军魂?”

    “问得好。”

    姒癸赞了一句,悠然回道:“本皇子认为,军魂即为一支军队的魂魄,由必胜的信念、敢于赴死的决心,以及不可动摇的坚毅组合而成。”

    “武器精良,可战胜与己方同数量相当的敌人;为将者善于谋划,以己之长击他人之短,亦可战胜三五倍的敌人;若要战胜十倍百倍的敌人,非有军魂不可。”

    烈山燕有些心虚道:“末将还是有些不懂。”

    姒癸放下手,睁开眼睛回头看着他:“北原有一种巫兽,名为寒狼,成年寒狼一般为二阶,与人族地巫境相仿,还有一种巫兽,名为盘羊,同样是二阶,据北原人的描述,盘羊实力还要高上一筹。”

    “两种巫兽皆喜群居,但盘羊族群成员的数量往往是寒狼的十倍以上,可恰恰相反,寒狼以捕食盘羊为生,经常几只寒狼就能将上百只强壮盘羊追的四散奔逃。”

    “将军懂了吗?”

    烈山燕似懂非懂道:“末将好像有点懂了,即刻下令,从明日起,全面打扫营房,不留半点污渍,并派人按时检查,表现好者奖,表现差者罚。”

    没等到烈山燕下文的姒癸,摇了摇头:“将军还是不懂,下令打扫和检查都可,空置的营房直接拆掉,不必平白增加将士们的负担。”

    “另外,昭告全军,营房如家,家不可乱,一人不合格,同营帐者皆罚,惩罚方式倒也简单,负责打扫军营其他地方,一日不合格,便一直打扫下去。”

    “待会本皇子教你怎么塑造军魂雏形。”

    姒癸思考再三,放弃继续引导烈山燕,毕竟让一个自我局限的人理解军魂,的确难度太大,不如填鸭式教他好了。

    比如,先教他用最简单的方式教会士兵们绝对服从命令,长剑所指,毫不犹豫,义无反顾。

    再教他怎么收买人心,让士兵们对大军产生归属感。

    最后教他通过简单的实战,逐步培养士兵必胜的信念。

    姒癸前前世是个军事爱好者,本事虽然不强,奈何理论丰富啊,让烈山燕这种老手去执行,似乎再合适不过。

    反正借的修炼资源要过段时间才能送到,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玩点有趣的。

    烈山燕拱手道:“末将这就去办。”

    姒癸摆手制止道:“此事不急,你去找些人,在这里建一座宅院,供本皇子和夏七执事居住。”

    烈山燕好奇问道:“殿下晚上不回阳邑吗?”

    他记得姒癸就是因为不想待在军营,当天就回了阳邑,怎么突然改了性子?

    我倒是想回,可要回的去才行啊。

    姒癸看了一眼夏七,面不改色道:“本皇子深思熟虑,大宗正安排的考核,岂能随意敷衍?考核结束前,本皇子会一直住在军营。”

    “不过你放心,本皇子与你有约在先,练兵一事,说不插手就不插手。”

    烈山燕慌忙回道:“殿下身为一军主帅,过问军务应有之义,末将不敢专权,还请殿下明鉴。”

    姒癸不可置否道:“别瞎想了,本皇子另有要事,没时间亲自训练新军,还是那句话,练好了,本皇子不会亏待你。”

    后半句姒癸没说出口,练不好也就那样吧,问题不大。

    烈山燕咬牙道:“有件事需要殿下定夺。”

    “何事?”

    “殿下准备选择哪种巫阵作为新军主要阵型?”

    姒癸笑道:“你先前不是建议本皇子选择简单容易上手的吗?怎么又反过来问本皇子?”

    烈山燕解释道:“基础阵法同样有很多种,比如三才、四象、五行八卦……”

    姒癸连忙制止道:“停,你要不会选,本皇子教你一个简单法子,将合适的全部写下来,占卜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