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四章返回军营

时间:2020-10-30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为了照顾修为低下的姒癸,夏七飞行的速度不算太快。

    当然,这只是相对夏七而言,至少姒癸在呼啸而过的狂风下,眼睛都差点睁不开,但不妨碍他自来熟搭讪道:“执事看起来有点面生,似乎没怎么显露人前。”

    他所说的面生,不只是单指这一世,还包括上一世在内。

    上一世,夏皇和大宗正他们几个巫神境凭空消失后,随侍在他们身侧的一群巫尊境强者同样失踪了大半。

    比如直接听命于夏皇的十二巫尊,据说个个不弱于九阶部族的族长,姒癸登上夏皇之位后,有意找他们出面辅佐自己,可一直到夏朝灭亡前夕,都没能找到人。

    像夏七这种金衣执事,姒癸总共见过四个,两个投靠了姒乾,一个投靠了姒昊,还有一个守在宗正府,寸步不离。

    他在平定皇子之乱时,曾和那三个金衣执事交过手,一个个不但修为位于巫尊境顶尖,所用巫术也是层出不穷,虽然他最终赢了,过程却一点都不美妙。

    乃至于率兵征讨叛乱的部族以及殷商部落时,他还感叹,要是那三个金衣执事不坚持死战到底,识时务投降的话,自己也不至于无人可用,被迫事必亲躬。

    如今重来一次,又有大宗正这层关系在,姒癸肯定得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拉拢到几个金衣执事。

    当然,凭他现在的实力地位,还谈不上拉拢,顶多算提前铺垫布局,等时机到来,增加拉拢成功的几率。

    面对姒癸突然的提问,夏七稍微迟疑了一下,略微冷淡回道:“我替大宗正办事,殿下没见过实属正常。”

    姒癸闻言略有欣喜,他一点都不在乎对方冷淡,能回话就好,最难拉拢的是那种话不回只会玩冷战的人。

    “执事平常住在宗正府吗?”

    看似寻常的一句问候,却是在隐晦打探金衣执事所在的据点。

    前世姒癸无人可用,主要是骤然登临夏皇之位,新人来不及培养,又因底蕴不足,没能在短时间内得到一群老臣的认可和拥护。

    到各大部族叛乱,甚至有人指责他得位不正。

    他不是没想过用言语和行动去感化那些人,可一个个跟人间蒸发似的,鬼影都看不到。

    若是能打探到这些人的据点,顺藤摸瓜下去,也不至于像前世一样悲催。

    夏七想都没想,漠然回道:“机密,无可奉告,还请殿下体谅。”

    碰了颗钉子,姒癸并不气馁,继续问道:“执事平时忙吗?”

    夏七表情没有半分变化:“机密,无可奉告,还请殿下体谅。”

    姒癸充分发挥脸皮厚的优良品质:“那执事喜欢品尝美味佳肴吗?前些时间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先民记载的一些美食,等到了军营,闲暇之时,执事可愿与我一同尝试?”

    “执事别忙着拒绝,虽然我修为低下难入法眼,但你我同属大宗正门下,以后接触的机会还有很多,何必刻意疏远?”

    大概是姒癸扯出大宗正这张虎皮起了作用,这一次夏七没有明着拒绝,惜字如金道:“好。”

    姒癸微微一笑,还想再说,却被夏七抢先一步打断:“殿下,我们到了。”

    姒癸低头俯瞰望去,依稀看到群山之间坐落着一座军营。

    下一刻,一阵失重的感觉猛然袭来,天旋地转过后,姒癸双脚已经踩在了厚实的地上。

    负责巡逻的士兵,很快发现了凭空出现的两人,立刻分出两队,一队围上来问道:“来者何人,为何在军营中游荡?”

    另外一队分散离去,看样子是传递消息去了。

    光巡逻士兵这番表现,足以再次让姒癸肯定烈山燕练兵能力非同一般。

    姒癸望着满脸戒备,对自己长枪相向的士兵,直接高声喝道:“本皇子乃大夏十三皇子姒癸,亦是你们的统帅,速去通报烈山燕,让他出来见我。”

    他一直认为白龙鱼服,遇到事情迟迟不表明身份,等关键时刻再暴露出来装逼打脸的人,脑子有问题。

    简单的问题何必复杂化。

    藏身在巡逻士兵身后的巡逻队长,闻言当即对手下说道:“快快把兵器收起来,莫要冲撞了殿下。”

    接着朝姒癸单膝跪下:“小的拜见殿下,如有冒犯之处,还请殿下恕罪。”

    其余士兵见队长跪下行礼,纷纷效仿,跪了一片。

    姒癸略微好奇问道:“你认识本皇子?”

    巡逻队长摇头:“小的只听过殿下之名,从未见过殿下。”

    “那你怎么能确定是本皇子?”

    巡逻队长老实回道:“烈山将军第一次召集全军训话时,就提过殿下,说殿下才是大军真正的统帅,他只是代行殿下的命令。”

    “此后更是嘱咐我们,殿下会不定期来军营视察,让我们务必擦亮眼睛,不要冒犯到殿下。”

    姒癸由衷叹道,若非生在神话时代,只凭这种处事方式,烈山燕作为一代名将名留青史不在话下。

    在他感叹之际,一道人影飞纵而来,正是收到消息,猜到来者是姒癸的烈山燕。

    隔着老远,烈山燕便躬身下拜,高声道:“殿下大驾光临,末将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姒癸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礼,来,本皇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宗正府金衣执事夏七大人,从今日起,会在军营待上一段时间。”

    金衣执事?

    传闻十三皇子不是天赋寻常,不讨夏皇欢喜吗?这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大人物,他是怎么请过来的?

    莫非传闻有误?

    烈山燕虽然有所疑虑,但不妨碍他做出应有之举,躬身行礼:“拜见夏七大人。”

    夏七只是微微点头,却是连个字都懒得回。

    烈山燕在底层摸打滚爬多年,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面露笑容道:“请殿下和夏七大人随末将入主帅营寨歇息。”

    姒癸笑道:“先不忙着歇息,执事可愿与我一同巡视军营?”

    夏七面无表情回道:“殿下去哪我去哪。”

    烈山燕闻言瞬间产生了误会,这哪里是请过来的,这分明是追随者啊。

    十三皇子能得金衣执事追随,他日成就难以估量,自己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入得法眼。

    “大军正在校场上训练,殿下这边请。”

    姒癸摇了摇头:“先带本皇子去看军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