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三章闹剧收场

时间:2020-10-29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夏皇右手往外轻轻一甩,两张证词分别落在涂山琴和瑾妃面前,语气冰冷:“你们都跟本皇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涂山琴和瑾妃触及夏皇投过来的冷冽眼神,隐隐有种全身被冻僵的错觉,颤抖着手接过飘向各自的证词。

    看完后,不约而同朝对方看了一眼,暗骂一句“贱人”。

    接着像事先商量过似的,同时弯腰蹲下:“臣妾冤枉,请陛下明察。”

    夏皇嘴角泛出一抹冷笑:“两位爱妃真是为难本皇了,冤不冤枉本皇如何看的出来?倒是这证词,写的清清楚楚,有理有据,牧阳认为不实,本皇看未必,两位爱妃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有心整顿后宫的夏皇,完全没了平时的好脾气。

    涂山琴和瑾妃两人只是低头不语,没有急着辩解,明眼人都能看出夏皇在气头上,哪会去触霉头?

    等夏皇气消的差不多了,认真解释一番,反而容易揭过去。

    夏皇可不允许她们糊弄过去,寒声道:“都不肯说是吧?来人,去请大宗正过来,本皇要向他请教一番,谋害皇子该当何罪?”

    原本空无一人的角落,一道人影悄然浮现,朝夏皇躬身行了一礼,飘出大殿。

    不一会儿,大宗正乘风而来,看到蹲伏地上的皇后和瑾妃,不禁面露疑惑之色:“可是发生了什么?陛下急召老夫前来,所为何事?”

    大宗正的到来,让夏皇的脸色缓和不少。

    他挥了挥手,从皇后和瑾妃手上抽出证词,送到大宗正面前:“大宗正请看。”

    大宗正一字不漏看完,脸上看不出半点反应,朝牧阳招了招手:“可否告诉老夫,究竟发生了何事?”

    牧阳偷偷瞄了夏皇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移步到大宗正身边,低声将偶然抓到两批人,拷问下得到不同结论的证词,以及皇后和瑾妃闻风而至,督促他追查此案一系列是全说了一遍。

    大宗正稍加思索,便知所谓的证词半点可信度都无,夏皇召他前来,更多是想给皇后和瑾妃一点惩戒,以及留个台阶。

    于他轻咳一声道:“陛下,依老夫所见,这应该是陷害。”

    夏皇不以为然哂笑道:“陷害?一个六宫之主,一个六妃之首,在后宫可谓呼风唤雨,谁敢陷害她们两个?谁能陷害她们两个?妃嫔秀女三千,为何独独陷害她们两个?”

    “真正令本皇感到惊奇的是,牧阳这边刚抓到人,她们就收到了消息,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她们当本皇和天下人都是傻子吗?”

    “依本皇看,谋害皇子是假,借谋害皇子之事陷害对手是真,偌大后宫,你二人当真不能相容吗?非得致对方于死地吗?”

    说到最后,夏皇明显语气抬高,恼怒之色溢于言表。

    “大宗正,按先祖法度,这种该如何处置?”

    大宗正劝道:“老夫斗胆请陛下暂且不下定论,先听听皇后和瑾妃怎么说。”

    夏皇淡淡“嗯”一声:“最后一次机会,你二人再不开口,从此以后免开尊口。”

    涂山琴抬起头,沉着回道:“回禀陛下,臣妾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巧合,只能说是恰逢其会。”

    “早上风鸢昭仪带着十三皇子姒癸到坤和宫拜见臣妾,向臣妾借取三阶灵药用于姒癸修炼,闲聊时提及姒癸之前被害一事,临时起意到牧阳祭师处询问情况。”

    “抵达后,牧阳祭师一直闪烁其辞,不肯正面回应,臣妾恼怒之下才会闹到陛下面前,谁知竟会发生这种事。”

    “陛下若是不信,可询问风鸢昭仪和十三皇子姒癸。”

    夏皇的目光顿时落在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姒癸和风鸢身上,正要开口询问,却被大宗正抢先一步,轻喝道:“姒癸,你不在城外训练新军接受考核,回宫做什么?”

    你不是应该知道吗?难道姒生没和你说过?

    姒癸一时摸不清大宗正突然说这句的用意,小心翼翼回道:“小子出城时忘了带修炼资源,回宫是为了取修炼资源。”

    大宗正冷笑道:“取资源取了三天,你当老夫好糊弄?”

    心里却在惊叹:这小子前几日还是地巫境一阶,转眼就成了地巫境二阶,不愧是伏羲血脉,只觉醒一点就这么神异。

    你连我回来三天都知道,还故作不知询问?

    姒癸腹诽一句,果断认错:“小子知错,等取到修炼资源,立刻返回城外军营。”

    大宗正冷哼一声:“荒谬,若你三个月都没取到,是不是连考核都不用参加了?依老夫看,你也不必等了,立刻返回军营,至于你修炼所需用度,待风昭仪收集齐全,老夫安排人给你送过去。”

    说完不等姒癸回应,直接朝殿外吩咐道:“夏七,立刻送十三皇子到城外军营。”

    话刚落音,宗正府金衣执事夏七出现在大殿门口:“属下遵命。”

    “臣拜见陛下。”

    夏七在进殿之前,躬身站在门口向夏皇行礼。

    直到夏皇点头,脚步轻盈来到姒癸身前:“十三殿下,随我走吧。”

    “儿臣告退。”

    “小子告退。”

    “孩儿告退。”

    被赶鸭子上架的姒癸,先后朝夏皇、大宗正、风鸢行了一礼。

    接着对涂山琴拱手一拜:“麻烦皇后娘娘将小子借的灵药送到城外军营,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说这句话,一是提醒涂山琴别忘了答应过的事,二是帮她侧面验证她刚才说的话并非虚假。

    涂山琴同样领会到了这点,微微点头:“十三你尽管放心,三日之内,三万株灵药定会如数送到你手上。”

    姒癸还想客套一下,大宗正有些不耐烦道:“夏七,还不快走?”

    转而又想到什么,补充道:“为避免十三皇子故技重施逃回皇宫,这三个月你盯着他。”

    这下不只姒癸,连夏七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下一刻,姒癸发现自己双脚离地,被夏七提着离开。

    等出了大殿,姒癸瞬间反应过来,大宗正哪里是在怪他没有老实参加考核,分明是在帮他脱离漩涡啊!

    不然他回宫大宗正又不是不知情,何必要等到三天之后再态度强硬送他回去?

    ……

    承天殿。

    在皇后和瑾妃极力辩解下,以及大宗正开导劝阻,夏皇冷着脸作出了处置的决定:“即日起,皇后和瑾妃闭门思过三年,以示惩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