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一章各退一步

时间:2020-10-28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短期之内,本宫至多调集三万株三阶灵药,妹妹若不满意,本宫也没办法。”

    涂山琴沉声说道,心里十分不悦,目光幽幽。

    自从姒癸险死还生以来,这母子二人行为越发放肆,今日竟然逼迫起本宫来了。

    真当姒癸受大宗正赏识,就能肆意妄为?

    若非眼下正值皇储之争的关键时刻,你二人多少有点利用价值,本宫非得将你们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不可。

    待尘埃落定,你们没了利用价值,必有秋后算账之日。

    姒癸果断见好就收,当即停下脚步躬身一拜:“谢皇后娘娘相助,不知灵药何时能送到风和殿?”

    涂山琴出乎意料的爽快:“三日之内。”

    姒癸暗道厉害,若非他早知涂山琴心怀不轨,单凭她表现出来的大气,完全无法对她产生恶感。

    风鸢更是将感激之情挂在了脸上,甚至生出几分愧疚感:“多谢皇后娘娘,刚刚若有冒犯之处,还请皇后娘娘见谅。”

    涂山琴嗔怒道:“妹妹何必如此见外?你难得来本宫这里一趟,怎么也得坐上一会,来人,上瓜果点心。”

    风鸢连她刚答应借一大批修炼资源,不便拂她的好意,带着姒癸入座。

    事已挑明,涂山琴也不掩饰:“关于牧阳祭师找到谋害十三之人的线索这件事,妹妹怎么看?”

    风鸢语气坚定道:“势必追查到底,绝不可轻易放过。”

    涂山琴不可置否道:“若幕后指使处尊居显,连本宫都奈何不了她呢?”

    风鸢面露错愕之色:“皇后娘娘这是何意?是想让妾身有所准备,还是想劝妾身息事宁人?”

    涂山琴端起茶杯,故意吊了风鸢一会,慢悠悠道:“不瞒妹妹,本宫在后宫之中布有诸多眼线,牧阳祭师查到线索时,不但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就在刚才,隐隐发现线索指向何人,只是尚未确定。”

    “若只是寻常嫔和秀女,不用妹妹出面,本宫有无数种方法让她浮出水面,可对方的身份竟让本宫有所顾虑……”

    话语截然而止,表露的意思却很明显:不是一般的嫔和秀女,排除下来,就只剩六妃了。

    事先得到姒癸提醒的风鸢顿时心生警觉:“皇后娘娘说笑了,十三毕竟是皇子,近期又侥幸获得大宗正赏识,若真是宫中之人所为,陛下和大宗正岂能轻易放过她?”

    涂山琴深深看了风鸢一眼:“妹妹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幕后指使若真的顾忌陛下和大宗正,一开始又哪敢对十三下手?”

    “退一步说,就算幕后指使心有顾虑害怕事情暴露,难道不会先下手为强,抹掉证据吗?”

    “妹妹入宫多年,总不会连颠倒黑白都没见过吧?”

    风鸢倒吸一口凉气:“皇后娘娘是说有人会从中作梗,阻碍牧阳祭师查案?”

    涂山琴笑而不语,这不明摆的事吗?

    一直旁听的姒癸突然插了一句:“依皇后娘娘所见,该如何阻止这种事发生,避免让幕后指使逍遥法外?”

    狐狸尾巴即将冒头,他不介意推一把,看看涂山琴到底打的什么注意。

    涂山琴瞥了他一眼,叹道:“这种事不好说啊。”

    啧啧,事到临头还玩欲擒故纵。

    风鸢倒很干脆,起身行礼:“请皇后娘娘赐教。”

    涂山琴这才放下架子:“本宫倒有点想法,妹妹若觉得合适,可以试一试。”

    “宫中有陛下和大宗正盯着,幕后指使纵然想抹除证据,也只能偷摸下手,若有人盯着不放,同样无可奈何。”

    “好比牧阳祭师查到线索,抓住与案有关人员,至今秘而不宣,虽说不对外声张有利于深挖案情,又何尝不是容易暗箱操作呢?”

    姒癸心下了然,说了半天,就是想让我们抓着这件事不放呗。

    风鸢沉思片刻,果断说道:“妾身这就去找陛下。”

    涂山琴见事情正在朝预期的方向发展,毫不客气道:“妹妹找到陛下要怎么说?状告牧阳祭师包庇幕后指使吗?有证据吗?万一牧阳祭师矢口否认,妹妹岂不是还得向陛下解释消息从何而来?”

    “底下人跟着本宫讨生活不易,万一幕后指使买通牧阳祭师,提前灭口怎么办?故意扰乱后宫的罪名妹妹担得起吗?”

    风鸢被绕的有点晕头转向:“那皇后娘娘的意思是?”

    涂山琴幽幽一笑:“直奔牧阳祭师所在之地,先确保抓的人活着,再请陛下和大宗正出面,方可确保无忧。”

    图穷匕见。

    姒癸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四个字,他敢保证,所谓的与案人员,绝对是皇后早就布置好的棋子,目的就是为了扳倒最具威胁的瑾妃与大皇子姒乾。

    之所以现在放出来,估计和第三轮考核第一名奖励巫神器脱不开关系。

    在自身强大起来之前,姒癸本不想过早过深参与皇储之争,眼下却是不能坐视姒乾倒台。

    瑾妃和姒乾倒了,皇后与六妃相持不下的平衡顷刻间就会被打破。

    狡兔死走狗烹,一旦姒昊顺利成为皇储,哪怕他扯着大宗正的虎皮,利用价值也要大打折扣。

    像今天这样软磨硬泡借三万株灵药更是想都别想。

    当即抢在风鸢之前回道:“皇后娘娘所言有理,母亲,我们这就去找牧阳祭师,不可让谋害孩儿的人逍遥法外。”

    风鸢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朝涂山琴行礼:“妾身告退。”

    说罢带着姒癸告辞离去。

    两人出了坤和宫,走在空旷之地,眼见四周无人的风鸢低声问道:“我儿不是说不能当急先锋吗?为何要应承下来?”

    姒癸叹了口气:“母亲以为若不答应,皇后会轻易放你我离开?”

    看着风鸢担忧的眼神,姒癸笑了笑道:“母亲不必太过担心,有些事应承下来是一回事,阳奉阴违又是另一回事。你我去找牧阳祭师,未必要像皇后所言做的太绝,敷衍一下,能交代过去即可。”

    风鸢不太确信问道:“皇后会接受吗?”

    姒癸轻笑一声:“我们不敢撕破脸,她又何尝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