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六十章以退为进

时间:2020-10-27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不等老嬷嬷回答,姒癸抢先一步说道:“皇后娘娘既然派人前来告知,自然是获得了确切消息,母亲无须置疑。”

    老嬷嬷一脸赞赏看了姒癸一眼:“十三殿下果真聪慧伶俐,所言极是。”

    姒癸羞涩一笑道:“嬷嬷过奖了,不知皇后娘娘可有其他吩咐,比如我母子二人具体该怎么做?”

    老嬷嬷微微摇头:“娘娘所言,老奴已尽数传达,具体该怎么做,昭仪久居深宫,应当能够理解。”

    姒癸越过风鸢回道:“嬷嬷此言差矣,每个人的理解或多或少会有些差异,万一我娘理解错误,非但没能起到帮助,反而坏了皇后娘娘的谋划,那该如何是好?”

    “依我看,此事还得皇后娘娘统筹安排,我娘照吩咐去做比较好,劳烦嬷嬷向皇后娘娘晓以利害。”

    临行前受皇后嘱咐点到为止的老嬷嬷,心中生出几分警惕,不为所动道:“十三殿下说笑了。”

    姒癸步步紧逼道:“既然嬷嬷不愿传话,那我母子二人主动一点,这就去拜见皇后娘娘。”

    老嬷嬷也不阻拦,顺势而为道:“昭仪、十三殿下,两位请。”

    姒癸微微弯身,伸手示意道:“母亲先请。”

    觉得气氛不对的风鸢本想开口阻拦,却被姒癸一个眼神制止,并抢先说道:“母亲难道忘了刚才商议好的事?”

    借资源。

    风鸢很快反应过来,转而坚定道:“走。”

    在她心里,儿子的修为重要,脸面什么的,都可以暂时丢在一边。

    原本以为风鸢会阻止姒癸的老嬷嬷,淡然的脸色绷不住了,轻咳一声道:“娘娘让老奴来传话,自有她的用意,昭仪当真要去坤和宫叨扰?”

    风鸢闻言有些迟疑,看向姒癸面露询问之色。

    姒癸慢吞吞问道:“冒昧问嬷嬷一句,这究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还是只是你的揣测?”

    老嬷嬷露出渗人的笑容:“是娘娘的意思如何?不是又如何?”

    姒癸灿然一笑:“不是的话,请嬷嬷恕我直言,皇后娘娘若得知嬷嬷假借她的名义肆意妄为,恐怕会下令将你乱棍打死。”

    老嬷嬷浑浊的眼神爆发一抹骇人的寒光,若非眼前之人是大夏皇子,就凭这句话,必定会极为凄惨死在她手上。

    碍于姒癸的身份,老嬷嬷眼中的杀机慢慢散去,声音嘶哑:“十三殿下就当是皇后的意思。”

    姒癸摇了摇头:“嬷嬷这么一说,我反而不敢信了,不管是与否,还是当面求证比较好。”

    “母亲,我们走。”

    说完无视老嬷嬷难看的脸色,扶着风鸢的手臂,从她身边走过。

    两人走了一段,风鸢低声问道:“我儿为何非得得罪皇后娘娘的心腹嬷嬷?”

    姒癸快速回道:“母亲真当皇后让她来安了好心?不过想让母亲充当急先锋,对付六妃罢了。”

    “今时不同往日,以往父皇与大宗正未发话,宫中争斗只是争一时意气,与皇储之位几乎不沾边,母亲偶尔出手,不至于你死我活。”

    “如今大宗正明言考核定皇储,后宫再起争端,必将石破天惊,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故母亲与我在自身强大之前,能避则避,不能避,务必拉皇后下水,如今日这般,随便丢个可牺牲掉的心腹,不理就是。”

    风鸢悚然一惊:“那你还自投罗网,主动去找皇后?万一她逼为娘出手该如何是好?”

    姒癸不慌不忙回道:“尽量推脱,推脱不了就假装应下,回头再想办法敷衍过去。”

    刚说完这句,老嬷嬷神色漠然飞奔而来,亦步亦趋跟在姒癸母子二人身后。

    姒癸直接无视她的存在,语气诚恳交代道:“待会有些话母亲若不方便开口,只管让孩儿来说。”

    老嬷嬷阴恻恻问道:“什么话,能让老奴知道吗?”

    姒癸头也不回回道:“坤和宫马上就到了,嬷嬷等下可以站在皇后娘娘身旁,何必麻烦说上两遍?”

    ……

    坤和宫。

    涂山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风鸢母子,面露微笑问道:“妹妹怎么来了?莫非嬷嬷没将本宫的话传到位?”

    老嬷嬷连忙回道:“娘娘……”

    涂山琴秀眉一竖,厉声打断道:“闭嘴,本宫问你了吗?”

    老嬷嬷脸色一白,“唰”的一下跪在地上以头磕地:“娘娘恕罪。”

    涂山琴叹了口气道:“嬷嬷服侍本宫多年,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本宫很是失望。”

    老嬷嬷冷汗淋漓,以她对涂山琴的了解,自然知道涂山琴不是因为她失礼而愤怒,而是因为她将风鸢母子二人带到坤和宫,坏了计划而生气。

    不懂规矩,不过是发作的由头罢了。若非有外人在,否则哪需要由头,直接惩处。

    几乎快与地面贴在一起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毒。

    她不敢怨恨涂山琴,只敢怨恨姒癸和风鸢,若非姒癸坚持要来,若非风鸢不阻拦,自己怎会恶了皇后娘娘?

    早知皇后娘娘如此在意,自己怎么都得拦住他们。

    风鸢连忙说道:“皇后娘娘息怒,嬷嬷有将话带到。”

    涂山琴脸色顿时由阴转晴:“那妹妹此来可是想问点什么?”

    风鸢想起姒癸刚说过的话,不禁有些迟疑。

    姒癸主动说道:“回皇后娘娘,实不相瞒,母亲与我前来,另有事相求。母亲有些难以启齿,请皇后娘娘许我代为开口。”

    涂山琴轻笑道:“十三尽管说,不必有所顾虑。”

    姒癸拱手一拜道:“小子想向皇后娘娘借一批修炼资源,等风氏送的资源到了,再还给您。”

    涂山琴眼中闪过一缕异色,脸色笑容不减:“十三想借多少?”

    姒癸眼珠子转了转,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装成算不明白的样子,求助的眼神看向风鸢。

    风鸢顿时会意:“十万株三阶灵药。”

    涂山琴面露诧异之色,刚想问要这么多吗?

    却听姒癸插了一句:“不,母亲算少了,应该是三十万株。”

    姒癸原本没想过要借这么多,谁让涂山琴突然想算计风鸢?

    不趁机宰一刀,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涂山琴微微皱眉:“数目太大,本宫恐怕拿不出来。”

    风鸢不亢不卑回道:“只是借,并非不还,涂山氏富甲天下,请皇后娘娘务必帮忙,葵儿修炼起步的晚,不能耽搁太久。”

    涂山琴面色平静:“据本宫所知,十三应该用不到这么多灵药。”

    风鸢还欲再说,姒癸拉住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转而朝涂山琴拱手道:“叨扰了,告辞。”

    说完拉着风鸢就往外走。

    刚走不到三步,涂山琴轻喝道:“且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