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五十六章甩手掌柜

时间:2020-10-24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殿下,卑职刚按您的吩咐,安排人砍伐木材改造军营,布置哨岗和巡逻队,通知伙营搭灶生火做饭,托殿下的福,大军整体表现较佳,加以引导和训练,必是一支强军。”

    烈山燕将大军各项事宜安排妥当,稳定军心后立刻找到姒癸汇报军情。

    姒癸对烈山燕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相当满意,笑着夸道:“做的不错,看来本皇子选你没选错。”

    接着拍了拍烈山燕的肩膀,画了一个大饼:“本皇子不缺顶级功法和修炼资源,你若能一直表现良好,自有丰厚的奖赏赐下。”

    烈山燕躬身一拜:“卑职只是做了分内之事,当不起殿下如此夸赞,卑职能追随殿下,已是莫大奖赏,不敢奢求更多。”

    姒癸轻笑一声,不但人是能人,还会厚着脸皮讨好和奉承,这种人放在现代社会,简直前途无量。

    就是拍马屁的水平有点低,第一天见面说这种话,听起来太假。

    “行了,本皇子心中有数,你能做好分内之事,一样会给你赏赐。”

    烈山燕咧嘴一笑:“谢殿下。敢问殿下准备怎样训练新军?如需卑职提前准备和协助,还请殿下示下。”

    姒癸反问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或建议?”

    烈山燕微微低头:“卑职不敢在殿下面前僭越。”

    姒癸眉一挑,语气略显严厉:“让你说你就说,遮遮掩掩,当本皇子说话不管用?”

    烈山燕露出惶恐之色:“卑职不敢,卑职的确几点不成熟的建议,请殿下品鉴。”

    “其一,卑职认为,此次训练新军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不宜选用太过高级复杂的巫阵,以免士兵不能熟练掌握甚至无法全部学会,选用简单实用的巫阵,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最佳效果。”

    这是烈山燕最担心的一点,皇室掌握的资源难以估量,就怕这位殿下丢出一个传闻威力巨大、却连自己都不懂的上古巫阵,解读起来都困难万分,还怎么训练?

    “其二,军中最忌讳军令不明,朝令夕改,卑职恳请殿下制定通俗易懂的军规,以便殿下能更好的管理士兵,以及快速建立殿下在军中的威严。”

    烈山燕隐晦的眼神瞄了姒癸一眼,见他露出赞同的模样,胆子瞬间大了许多。

    “其三,为帅者,当赏罚分明,因此殿下可酌情给予表现良好的士兵奖赏,如有人犯事,若非有充分理由,须严格按军规处罚,不得轻易减轻或加重。”

    ……

    在姒癸默许下,烈山燕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跟训练士兵有关的建议。

    如果说姒癸一开始选烈山燕,是因为印象中对方领兵能力不错,那么现在,他敢笃定的说,自己选对了人。

    他直接给出高度肯定答复:“说的好,本皇子有能将在手,何愁不能训练出强军?”

    烈山燕闻言觉得格外舒爽:“殿下过誉了,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姒癸想都没想回道:“一切按你刚才说的去做,从今日起,这一万新军以及这座军营,本皇子就交给你了。”

    “大军所需物资,你直接找姒生执事,其他拿捏不准的事,可让姒生执事传信于我。本皇子另有要事,三日后再来检查效果。”

    三日后?

    烈山燕面露错愕之色,小心翼翼问道:“殿下不住在军营吗?”

    姒癸回道:“不是不住在军营,而是与训练新军相关的事宜,本皇打算全权交由你负责。何况照你刚才的建议,本皇子住不住在军营,重要吗?有你足矣。”

    烈山燕“唰”一下冷汗就下来了,诚惶诚恐道:“殿下恕罪,卑职绝无半分架空殿下的想法。”

    姒癸没好气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本皇子说的不够清楚吗?另有要事,这件事你全权负责,本皇会时不时检查监督,做得好,赏,做不好,你就准备挨罚。”

    另有要事?

    烈山燕心里满是疑问,这不是宗正府给各位皇子的考核吗?

    据说,考核关乎宗正府对皇子们的重视程度,以及给予的待遇好坏。

    按理来说,难道不是训练新军这件事最重要吗?

    他不敢明说,只敢委婉劝道:“殿下身为一军统帅,军营大小事务应由殿下做主,卑职恐怕无法服众。”

    姒癸从腰间解下随身携带的佩剑递给烈山燕:“本皇子授权于你,你持此剑号令全军,见剑如见人,若有人违反军规还不服管辖,你可先斩后奏。”

    “如此信任,你可满意?”

    烈山燕怔怔发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单膝跪下接过姒癸的佩剑:“卑职何德何能当殿下如此信任,唯有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以报大恩。”

    姒癸挥了挥手道:“行了,光会说可不行,本皇子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姒生执事,劳烦你驾驭金羽鹰送我回宫。”

    目睹一切的姒生先前没插嘴,此时面露难色道:“殿下真的打算撒手不管吗?毕竟是大宗正定下的考核,殿下哪怕应付一下也好,直接回宫,是否有些不恰当?”

    姒癸不以为意道:“考核重要的是结果,而非过程,何况本皇子不是不管,只是知人善用,大宗正岂会因这点小事烦心?”

    “你大可放心,若大宗正怪罪下来,自有本皇子一力承担,不会牵扯到你。”

    姒生还想再劝:“可是……”

    姒癸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打断道:“有什么好可是的,难道非得本皇子带着你去当面和大宗正说?你就不怕这样会惹恼大宗正?”

    若非阳邑城太大,而自己只是地巫境,尚不会飞行,姒癸都懒得说这么多。

    姒生苦笑一声,最终决定先将姒癸送回去,回头再向上面汇报。

    “请殿下上坐。”

    姒生指着金羽鹰背上的木制座位,做了个请的手势。

    姒癸临行前拍了拍烈山燕的肩膀:“好好干。”

    烈山燕望着乘坐金羽鹰消失在眼前的姒癸,有种说不出的不真实感。

    他来之前,有想过受到轻视,也想过得到重视,甚至与姒癸意见不同怎么处理他都想过。

    唯独没想过,对方会直接甩手给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