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四十五章渔翁

时间:2020-10-19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轰”

    一头三丈多高的金毛王熊轰然倒地。

    姒宇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冲身后十八皇子姒锋吩咐道:“去将熊胆取出来保存好,我要拿它回去泡上一壶好酒,他日修习瞳术或许能用上。”

    “没想到涂山氏所经营的这玖浮界竟是个好地方,连天巫境金毛王熊这种稀奇巫兽也有。”

    姒锋依命上前,一边用剑破开金毛王熊一尺多厚的皮毛,双手去挖熊胆,一边笑着回道:“据说涂山氏建有多处养殖场,专门放养各种稀奇巫兽,再以高价卖给需要用来辅助修炼各种神通的巫道强者。”

    “这头金毛王熊估计是被涂山氏放养在玖浮界,只为借助小世界之力将它压制在天巫境不得突破,好随时杀熊取胆,否则任由金毛王熊进阶,这熊胆就难取了。”

    “本来不知会以何等高价卖出,如今被六哥所获,六哥果然是鸿福齐天之人。”

    姒宇笑了笑道:“这话哥爱听,洞里金毛王熊守护的那株三阶灵材金丝藤,归你了。”

    姒锋脸上笑容愈发灿烂,普通的三阶灵材,他是看不上的,可这金丝藤并不普通,经过精心培育,能够成为五阶灵材。

    他将熊胆装进姒宇玉袋里,手脚麻溜冲进洞里挖金丝藤去了。

    姒宇闲着无事,想起某个自己挂念的人,忍不住用了追踪巫术。

    冥冥中一道感应映照在心头,姒宇欣喜不已,自己当真鸿福齐天,竟来个双喜临门。

    “十八弟,为兄突然有事要做,你在附近等我回来。”

    姒宇随口丢下一句,依照感应指示,一步两三米,踏步离去。

    ……

    半日后,姒宇站在沼泽地前,面露疑惑之色,这姒癸没事跑去沼泽地做什么?

    难道是受了姒昊指使,去沼泽地里寻宝?

    他想了半天,却没想过前方会有陷阱,更没想过姒明会出卖他。

    不过他没急着进沼泽,而是站在原地等,看姒癸会不会从沼泽地里出来,然而冥冥中传来的感应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等了许久,耐性消磨殆尽的姒宇,最终忍不住往感应所在方向走去。

    一千米外,躲在暗处的姒癸望着姒宇进入沼泽,神色极为平静。

    半刻钟后,姒癸感受到远方传来轻微震动,与昨日鼠王出场弄出来的动静一般无二。

    一人一兽,看来已经遇上了。

    照姒癸推测,鼠王虽然在修为上比姒宇高两阶,可姒宇毕竟是大夏皇子,身怀不少厉害手段,真要生死相斗,他的赢面显然要大不少。

    不过鼠王有整个族群相助,以众凌寡,最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倒是有可能会两败俱伤。

    可姒宇不会蠢到去和沼泽鼠群拼命,他若见势不妙,大概会选择逃跑。

    姒癸挪步到姒宇逃跑的必经之路,身形藏在一棵大树后面,如果鼠王未能送姒宇离开玖浮界,他将视情况而定是否出手。

    若姒宇全身而退,他绝对有多远走多远,接下来的时间,一定躲着姒宇。

    若姒宇身受重伤,他不介意痛打一次落水狗。

    ……

    沼泽地中,姒宇望着漫天遍野朝自己围过来的沼泽鼠,心头离奇愤怒,混账姒明,他是怎么办事的?

    追魂香怎么会被倒在堪比天巫境巅峰的巫兽身上?

    直到现在,姒宇还没发觉自己被算计了,因为在他的认知里,以姒癸和姒明的修为,遇到鼠王这种级别的巫兽,完全是送死。

    哪有人会因为算计他人,以命换命不说,是成是败尚未可知,先把自己的命丢掉?

    哪怕有玉石巫宝护体,也很难说的过去。

    愤怒归愤怒,心高气傲的姒宇自然不怕眼前这群低阶巫兽。

    长剑出窍,往前重重一挥,迸射出三道锐利的剑气,纵横捭阖,犁出三条血路。

    “吱吱吱”

    鼠王发出愤怒的叫声。

    数十只精英沼泽鼠带着一群普通沼泽鼠悍不畏死扑上去,张牙舞爪,欲将姒宇咬死,分而食之。

    “如此卑贱下流的巫兽,也敢在本皇子面前放肆?”

    姒宇冷哼一声,巫力逸出体内,形成一道护罩,将飞扑过来的沼泽鼠弹开,直奔鼠王。

    擒贼先擒王。

    只要将唯一具有威胁的鼠王斩杀,其余低阶巫兽不足为虑。

    鼠王望见姒宇势不可挡杀来,狭小的眼珠里闪过一抹狡诈之色,遁入地下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八只统领级沼泽鼠纷纷扬起利爪,从四面八方攻向姒宇。

    姒宇见状,轻轻点地,不进反退,只见他原来站立的地方,被突然从地下冲出的鼠王捅出一个大洞。

    第一回合,一人一兽,不分伯仲。

    姒宇二话不说,提剑冲了上去。

    ……

    一刻钟后,姒宇满身血污持剑傲立,脚下踩着被斩下来的鼠王脑袋,一脸高冷看着四散而逃的沼泽鼠,神色极为不屑:“敢朝本皇子张牙舞爪,就该有死的觉悟。”

    话刚落音,逆乱的气血上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踉跄。

    虽嘴上这么说,但斩杀皮毛坚硬如铁还会喷毒液的鼠王,依然让他付出了不小代价。

    一身巫力耗费了八九成不说,自己不但受了点伤,还中了毒,全靠雄厚的底子强行压制。

    回头不知要耗费几日才能恢复至正常状态?

    怒从中来的姒宇,一脚将鼠王脑袋踩扁,若非这厮多次装装巫力不济重伤垂死,自己又怎会因想杀它泄愤而一直与它死战?

    平白战上一场,半点好处没得也就罢了,反而吃了不少亏。

    “沼泽地毒雾萦绕,不宜久留,先出去养伤。”

    愤愤不已的姒宇,拖着伤体,往来的方向走去。

    当他踏入森林,心情最为放松之际,一道凌厉的剑光乍然亮起,直奔他的心口。

    刹那间,看清袭击之人面目的姒宇惊呼道:“竟然是你?”

    随即心里涌现一股莫名愤怒,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昔日老远看到自己就躲的姒癸,竟然也敢胆大妄为冲自己出手?

    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底气和实力?

    姒宇含怒之下,调动体内残存的巫力,朝姒癸轰去。

    两相接触,姒宇当即脸色一变,这姒癸的实力怎如此强?竟丝毫不逊色于我?

    姒癸轻轻一笑:“听说六哥到处在找我?我现在来了,六哥似乎有些不开心。”

    姒宇闻言一愣,心神出现刹那失守。

    姒癸借机猛攻,在占尽先手未能攻破姒宇防御的情况下,拼命消耗对方的巫力。

    半刻钟,一刻钟,半个时辰。

    在储存了大量巫力的丹田穴支持下,姒癸硬是耗干了姒宇的巫力。

    在姒宇满脸悲愤的表情下,姒癸一剑刺向他的心口。

    这时,姒宇腰间的玉石,自动绽放光芒,将他护在里面,却是感应到姒宇有性命危险。

    姒癸趁机剑锋一转,将姒宇肩上的玉袋斩断带子。

    人可以走,买命钱得留下。

    姒宇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不由己往天上飞去,发出怨恨的声音:“姒癸,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