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封神记 第四十二章姒明反水

时间:2020-10-15作者:剑气书香

    ,大夏封神记!

    姒癸偷偷钻出湖面,打量了一下周围,遥遥看到姒明坐在岸边,神色木然。

    这家伙怎么还在?姒宇人呢?

    心怀疑惑的姒癸潜水至岸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湖面,连出三掌将姒明体内巫力击溃,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问道:“姒宇在哪?”

    遭遇突然袭击的姒明,当场就懵了,回过神立刻喊道:“十三哥饶命,六哥不在附近,你躲进湖里没多久他就走了。”

    姒癸环视四周,的确没发现姒宇的身影,右手微微用力问道:“真的吗?我是相信你呢,将你送出玖浮界,还是不相信你,将你赶出玖浮界?”

    姒明下意识就要回,当然是相信……等等,为什么相不相信都要让我离开玖浮界?

    你是不是哪里说错了?

    姒癸神情淡漠说道:“给我一个相信你以及放过你的理由。”

    姒明想了想,苦笑道:“眼下其实与信任无关,而是六哥看似已经离开,实际上有可能埋伏在附近,所以六哥有没有离开,小弟根本无法保证。”

    “万一六哥使诈,小弟就得承担欺骗十三哥的代价,所以小弟给不了十三哥真正想要的理由。”

    姒癸松开掐着姒明脖子的手,到底是皇室血脉,不至于蠢的无可救药。

    “这一关算你过了,接下来请你告诉我,你为何还留在原地?是在等我吗?”

    姒癸似笑非笑看着姒明,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姒明沉思片刻,感应到姒癸似乎发生了很大变化,心里隐隐有所猜测,反问道:“小弟冒昧问十三哥一句,您已经进阶地巫境了吗?”

    姒癸轻笑一声:“没想到你眼光不错,能看出我已进阶地巫境。怎么,你想根据我是什么境界来编纂一番说辞?”

    姒明坦然道:“没错,小弟的确是这么想的。十三哥不是问小弟为何会留在原地等吗?小弟可以明确告诉您,是六哥交代给我的任务。”

    姒癸闻言微微讶然:“突然间不怕被送出玖浮界了?”

    姒明反问道:“小弟不说实话,十三哥就肯放过我吗?”

    说实话我也不见得会放过你。

    姒癸面带笑容:“说吧,姒宇为何让你守在这里?你又为何会向我吐露实情?说的好,我或许会放过你。”

    姒明先是扫过岸边一览无遗的草地,确认很难有人藏在里面,以及三百多米外的树林,确认就算有人躲在里面,隔着这么远也听不到他的谈话。

    方语不惊死不休道:“六哥让我以这种方式取得十三哥的信任,过段时间再出卖十三哥的行踪给他,好让他顺利对十三哥下手。”

    说完从怀里拿出姒宇给他的玉瓶:“这是六哥给我的,能够锁定他人踪迹的巫药。”

    姒癸接过玉瓶,隔着木塞闻了一下,顿时认出这是一种专门用来配合某类追踪巫技的追魂香。

    这种追魂香一旦沾上,一个月内任凭你怎么掩盖怎么洗,味道都不会散去。

    而且极易与某种巫技相呼应,从而暴露沾染者的位置。

    接着姒明将姒宇交代的话,一字不差说给姒癸听。

    姒癸听完良久无言,面色古怪问道:“你就这样把姒宇卖了?”

    姒明反问道:“难道小弟就该帮六哥坑害十三哥?”

    话刚出口,便看到姒癸冷峻的眼神瞪过来,语气立马一变:“小弟就算昏了头,也不能坑十三哥啊!”

    姒癸嗤笑一声:“那你不怕得罪姒宇?”

    姒明停顿一下,神色认真回道:“怕,但小弟更怕得罪十三哥。”

    姒癸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饶有兴致问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姒明目光火热看着姒癸:“如果小弟说想投靠十三哥,您信吗?”

    姒癸脸色越发古怪,前世结怨多年,最终被自己残忍杀死的敌人,如今说要投靠自己,先不论真假,听着就觉得很荒诞。

    我还等着找机会再杀一次呢,你要真心投靠我,我哪里好意思再来一次?

    姒明手心微微渗汗,有些紧张看着姒癸,想听到肯定的回答。

    他之所以有这种想法,主要是因为他对六妃阵营的兄弟们不满。

    起因是一个多月前,他受姒乾唆使挑战姒癸失败,反被打断四肢的那件事。

    当天众人将四肢残废的他遗忘在广场之事不提,事后六妃阵营的皇子们,不是因此对他冷嘲热讽,就是隐隐排斥疏远他。

    虽说其中掺杂了有人想借这件事夺取姒乾的主导地位,故意借题发挥这种因素。

    但他受到的冷遇是实实在在的,连姒乾对他的态度,都有一丝细微变化。

    那时候,姒明就有想过,凭什么自己拼死拼活还不受待见?要不要换个阵营?

    然而他发现,自己似乎没得选,他的那帮亲兄弟,帮忙或许不擅长,但合力打压某个“叛徒”,落井下石应该不在话下。

    于是他忍了。

    就在刚刚,姒宇胁迫他帮忙设计姒癸的那副嘴脸,简直让他厌恶到了极点。

    说的倒是轻松,尽量装作偶遇,可姒癸又不是傻子,岂会不怀疑自己?

    对姒癸这种人来说,有的事根本不需要确凿证据,仅仅怀疑就已足够。

    难道自己又要让一个多月前那种事重演一次?明明都是照你们所说去做的,做的不好,凭什么怪到我头上?

    就因为我是弟弟,母族远在阳邑城万里之外鞭长莫及,所以好欺负吗?

    至于为何会选择姒癸,倒不是他有受虐倾向,因被姒癸揍过几顿而心生敬意。

    而是他认为姒癸获得了大宗正的赏识。

    不然怎能做到短时间内,修为像上台阶似的,一阶接着一阶往上跳?

    若姒癸能获得大宗正以及宗正府全力支持,莫说姒宇,就算姒乾姒昊等人背后的母族加在一起,也不见得强过他。

    反正自己又不争大位,投靠谁不是投靠呢?

    假如是暗中投靠,说不定还能多投靠几家。

    他都想好该怎么劝说姒癸,不暴露身份的他,带来的利益远超过公开投靠,后者还会招惹一堆麻烦。

    姒癸权衡良久,抛开姒明投靠真心与否不说,接受投靠的好处远大过麻烦。

    倒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