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当豪门大佬被排队表白 第73章 被强撩的第四十六天

时间:2019-05-19作者:清汤乌冬面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这个世界上, 最怕的就是真相和谎言穿插在一起。

    即使到了陆天尘华茂集团的办公室中, 贺少征还在思索着今天清晨从旭日收到的那些信息。

    ——褚子源和褚雪尧

    真真假假已无从辨别,贺少征却清楚,无论真相是什么, 一定和美因茨家族脱不开联系。

    毕竟, 褚子源能够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是因为海因里希美因茨召开了发布会, 才把他带了过来。

    就像是明明知道前方有猎人布下了精心的陷阱等待自己跳入其中,但是贺少征却不得不跳, 还跳的心甘情愿。

    只是因为在贺少征的心底深处, 还残留着那么一丝的希冀。

    他并不相信在那棵槐树下, 那裹挟着一袭晨露般清香的青年,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是假的。

    ——这之中, 也许藏着什么误会。

    贺少征如此在心头想到。

    他沉吟了一下,在心头已经默默的做下了决定。

    他打算去一趟新加坡的褚家,和那个年轻人面对面的碰一回。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杯茶,慢慢的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贺少征回过了神,从秘书小姐叶暖的手中接过了那一杯茶水,微微笑了笑,说道, “谢谢。”

    “不客气。”秘书小姐叶暖如此回复道。

    她看了一眼贺少征和沉默的陆天尘, 莫名觉得, 他们之间的气氛颇为的诡异。

    完全不像是一对有着特殊关系的情侣所拥有的氛围——没有哪怕一丝的旖旎痕迹。

    而且

    她又看了一眼自家的总裁。

    她总觉得总裁右边的脸颊, 肿得似乎有些高就像是被什么人打了一巴掌一般。

    ——难不成

    ——难不成,是贺先生动的手?

    秘书小姐叶暖想到这里,小心的抱紧了文件,却也深知,这件事情她没有必要介入,也绝对不能进入其中,否则的话,一个处理不好,可不是把自己饭碗丢了那么简单了。

    叶暖又看了一眼那站在贺先生身后,看上去极为高高壮壮的,颇为不好惹的雷蒙。

    男人此时此刻戴着一副墨镜,脸上露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倒是让人的确联想到了保镖一般的职业,不会对他的身份产生什么怀疑。

    就在秘书小心打量的时候,陆天尘的声音平平的响起。

    “麻烦让你的保镖出去一趟,叶暖,你也出去,我有一些事情要和贺少征谈谈。”

    “好、好的。”

    秘书小姐叶暖听后,立即点了点头。

    ——在这极其压抑的氛围之中她巴不得尽早离开好吗?!

    于是,穿着一身西装的秘书就这样小心翼翼而又迅速的退了出去,贺少征看了一眼仍然固执的停留在后方守候的雷蒙,柔声说道,“雷蒙,你出去吧我马上谈完之后就出来。”

    “在外面我没有办法完全保障您的安危,这是下属的失职。”岂料,雷蒙听后便硬邦邦的拒绝着贺少征。

    当然不是因为雷蒙突然耍什么小性子,只是看着陆天尘的眼眸,他总觉得,这个男人并不会如此轻易的善罢甘休。

    虽说他很相信指挥官,但是他就怕指挥官像昨晚那样,心头软了几分,到那个时候,让这个男人找到了机会,有机可趁就不好了。

    看着雷蒙固执的眼神,贺少征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了好像自从和自己发生了进一步的关系之后,脾气就倔强了很多,以前还称得上能够乖乖听话,但现在,就像是一具产生了自主情绪的机器,开始选择“顶撞”自己了。

    贺少征朝雷蒙伸出了双手,雷蒙就这样抿着嘴走了过去——

    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指挥官伸手扯了扯自己的手指,他微微的弯下腰,紧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唇瓣处,有了一丝柔软的痕迹

    雷蒙微微的睁大了眼睛,就算是有了墨镜的遮掩,也能够感觉到男人颇为呆滞的面孔。

    贺少征松开后,舔了舔嘴唇,“乖,到门外去,这就当是给你的奖励了。”

    雷蒙:“”

    他的耳尖微微红了红,在唇分开的时候,又看了一眼目光阴沉得能够拧出乌云一般的陆天尘。

    “是。”

    雷蒙点了点头,现在倒是颇为乖巧得像是一头大型犬一般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陆天尘深深的吸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总觉得那个大块头,临走前看他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示威一般。

    ——真是太可恶了!

    于是,偌大的总裁办公室中,最终就只留下了这么两个男人。

    办公桌前,陆天尘平息了自己的情绪,沉默着,把那份婚约书就这样慢慢的从出抽屉之中拿了出来。

    轻薄的纸张,却有着决定性的力量。

    陆天尘突然觉得那几张似乎烫得有些扎手,将它扔在了桌上之后,被贺少征漫不经心的接过了。

    将那红带子抽开,贺少征翻了翻那像是合同一般的婚约书。

    男人一边抽开着带子,一边从自己的左胸衬衫口袋之中掏出了一支钢笔,纤长笔直的手指和那支黑色的钢笔衬的非常的契合,带着一种异样的美感。

    陆天尘看着那只手,此时此刻,心里却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情绪不断的起伏着。

    他多希望,能够出上什么一点意外阻止男人手头的动作。

    在此时此刻,他竟然是恨上了男人那美如艺术品般的手,觉得是它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缘分。

    贺少征看了一眼面色颇为苍白,双目死死地盯着自己的陆天尘,想了想道,“你也不要太在意,我记得你不是有过一个比较喜欢的人吗?之前你和霍连城碰面的时候,就说过那个人。”

    陆天尘的身子微微一僵,紧接着他听到贺少征如此说道,“我和你解除了婚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给了你自由,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去追求那个人了。”

    贺少征知道陆天尘的面皮比较薄,可能会因为自己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甩了他而对自己心里产生一点小小的记恨,因此也算是找到了这么一个理由,来安慰对方。

    而在听到的男人算是劝慰一般的话语之后,陆天尘轻轻的闭了闭眼睛。

    ——那一个人吗

    是了的确,十年前,陆天尘就这样掩埋在那一片废墟之下,一根钢筋深深的洞穿了自己的左腿。

    在那狭小窒息到无法形容的空间,陆天尘觉得,当时自己似乎是被整个世界所遗弃了

    而到自己无法支撑的时候,那个人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将那最前端的土块推开。

    新鲜的空气裹挟而入,随之露出的,是一张有一些焦黑的放毒面具。

    那破开一切尘埃的男人用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微笑着说道,“没事,马上就会解决的你马上就能出来了。”

    那个时候,大概也的确是陆天尘有史以来,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得快了那么几分。

    ——但是

    ——那是爱情吗?

    陆天尘扪心自问着。

    他救了自己,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了他曙光;

    陆天尘觉得,自己可以把自己的命就这样给他,但是他并没有对他产生另一种冲动。

    ——想要把对方禁锢在自己身边的冲动。

    ——想要莫名的亲吻他嘴唇的冲动。

    陆天尘定定的抬起头,看着贺少征。

    他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这种类型的男人。

    面目比他生的还要俊美,身材条件似乎也比他甚至还要好一些,眉目微挑之中自带着一层风流慵懒的韵味,有一点像是陆天尘以前看不上眼的那种爱玩的玩家子,又一点都不像——

    ——因为贺少征的眼睛,很清澈漂亮,就像是玛瑙石一般。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上了,这是没有办法否定的事实。

    ——也许是因为,男人笑起来的样子张扬又好看,也许是在他看似放荡不羁的外表下,会温柔的帮自己盖上一张毯子,也许是

    ——喜欢,也许本来就不应该硬有什么理由。

    陆天尘在心头如此想到。

    那个人埋藏在面具下的模样他没有看到,现在也并不愿意去细想。

    陆天尘在这三十几年的岁月之中,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他的确喜欢上了贺少征,而且,也只喜欢过他。

    想到这里,陆天尘猛的伸出了手,按住了贺少征要重新签字的笔。

    迎着男人诧异抬起头的目光,陆天尘的声音放得很低,“那个人,对我而言,已经是过去了他在那场爆炸之中,救了我那一条命,我很感激他现在想想,那也只能是感激——”

    “——因为,我陆天尘现在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

    掌心微微有一些是热的出汗,陆天尘的嘴唇轻轻的颤了颤。

    此时此刻,他竟是有那么一些害怕,害怕自己先告白的行为看上去太过卑微,给了男人一个践踏自己心意的机会。

    看到贺少征许久都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语,陆天尘的眼圈微微红了红,脸上却还是竭力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神色,“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眼睛瞎了你的私生活那么的混乱,脾气也没有那么多好,长得也没有多帅我,我就算喜欢你,如果你不回复的话,我想我也会很快的,减少对你的喜欢,然后”

    ——然后,然后去喜欢下一个

    可是这样的话,陆天尘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就算他可以通过言语来伪装自己,但是陆天尘深知,自己单身了那么多年,冷心冷情了那么长的时间如果可以轻易喜欢上什么人的话,自然会去喜欢了,而不会拖了那么久。

    贺少征听后,微微的眨了眨眼睛。

    他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讶异的神情。

    贺少征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陆天尘竟然会选择在婚约解除的这一天,向他告白。

    并且,还做出了一副如此认真的模样。

    看着对方像是小媳妇一般受了委屈的微红的眼圈,要不是陆天尘还一如既往的板着那一张精英总裁的脸庞,贺少征甚至感觉时间错位了几分

    就像是之前那些缠着自己的小情人们,在听到自己拒绝的话语之后,最后,通常也是这样委委屈屈的求着自己。

    贺少征想了想,问道,“你确定?“

    “你喜欢我?真的?”

    听着贺少征有些犹疑的声音,我们可怜的陆总觉得自己的心,就仿佛是捧在了贺少征的面前,而男人非但没有珍惜,在把它撕成两半的同时,又狠狠的在上面踩了一脚

    ——他根本就不在意。

    陆天尘有一点胸闷。

    ——也是想想贺少征那如此优秀的男人缘女人缘,就不奇怪了。

    在初期调查贺少征的时候,他曾经看到过那些在会所里的照片,在那暧昧不明的灯光的照耀之下,男人就这样轻轻的摸索着自己前方的透明酒杯,嘴角微微扬起,就算是没有看清他的脸庞,看着他那有些模糊的极其诱人性感的身段,都能知道,这个男人身上所拥有的吸引力。

    ——估计贺少征也或多或少的,听过很多类似的告白吧。

    ——听得多了,习以为常了就不会珍惜了。

    陆天尘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快速的伸出左手,用那名贵的雪白的袖子在自己的眼角处猛的一擦,把那些许晶莹的泪滴就这样抹去。

    趁着贺少征有些愣怔的空挡,陆天尘将男人握着的笔和那桌上的婚约书,就这样飞快地从他的手下抽了回来,锁在了柜子里

    接着,桌上其他那些被秘书精心整理过的文件材料,也被陆天尘就这样甩在了一边!

    坐在陆天尘的对面,贺少征颇有一些茫然的看着男人的举动。

    他看到做完这些混乱的事后,陆天尘开始不紧不慢的,解着他的西服扣子。

    将黑色笔挺的外套脱去了之后,陆天尘又开始解自己的衬衫。

    “陆总?你在做什么?”

    贺少征猛地打断了对方。

    陆天尘停下了自己手头的动作。

    陆总深沉阴郁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贺少征的身上,就仿佛是要在他的身上戳开一个洞。

    “我在想,我太亏了。”

    陆天尘面无表情的说道。

    贺少征:???

    “好,如果你对我没有意思,听到我的告白之后也没有产生什么动容的意味,真的想解除婚约,我也可以答应,但是——”

    陆天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男人的指尖带有着一丝颤抖的弧度。

    “但是,其他人你之前的情人吗,应该都和你发生了进一步的关系吧?”

    “——我,我也想。”

    飞快的看了贺少征一眼,陆天尘又补充咬着牙说道,“我才不是想要给自己留下什么念想呢我只是、我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比别人得到的差。”

    看着陆天尘扭捏的想要将自己的领带脱掉的模样,贺少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露水情缘,的确也没什么关系,陆天尘这副模样虽说和他中意的秀美外表搭不上边,但是也颇为的清俊,如果真的要开荤的话,也不是不行

    “可是,陆总,你忘记了很关键的一点”

    “——你他妈根本就硬不起来啊?”

    贺少征抽了抽嘴角说道。

    陆天尘那原本放在自己的领口处解开领带的手,猛的顿了顿。

    他的眼圈又红了片刻,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嫌弃我?”

    贺少征:“没有,只是,你看,你的硬件有问题,咱们连第一步都不行想清楚成吗?”

    陆天尘抿了抿嘴唇,看了一眼桌上的笔筒之类的东西,目光沉沉。

    “那你想,怎么玩?”

    贺少征:“”

    他将自己额前的头发就这样向后一捋,把那些笔筒什么的也扫在一边,就怕陆天尘真的想做些奇怪的事情。

    模样俊美的青年又自顾自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陆总,也许是你单身实在太久了,有一个人杵在你的身边,做你名义上的未婚夫,给你的心带来了些许慰藉,所以你才会舍不得我——”

    “也许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嗯,只要这段时间过了,就好了。”

    说着,贺少征看了一眼陆天尘的某个部位,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淡淡说道,“当务之急,你还是找个医生,好好的给自己看一看吧说不定你一时的冲动和男性激素失调也有些关系。”

    陆天尘咬了咬牙,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不甘的情绪,“我可以在下面。”

    “我不介意。”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贺少征:“”

    ——不愧是集团老总还真是一点便宜都不愿意不占啊

    贺少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在上方?抱歉,我是享乐主义,上方实在太累了。”

    陆天尘:“”

    仿佛是孤注一掷般地,就在贺少征打算打个电话,跟荣老爷子说一下单方面解除婚约的时候,陆天尘突然猛地扯住了贺少征的衣领

    男人轻轻地碰了一下贺少征的嘴唇,犹豫了一秒,颤抖着伸出了手指摩挲。

    陆天尘的目光仿佛带着实质的滚烫热度,将他那张清冷的面容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情绪。

    “贺少征,你不上也得上。”

    《完本》:..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