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当豪门大佬被排队表白 第55章 被强撩的第二十八天

时间:2019-05-19作者:清汤乌冬面

    ——霍连成?怎么会是这个家伙。

    贺少征在心头如此想到。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雷蒙, 微微勾起唇角说道,“不会是你通风报信的吧?”

    雷蒙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我和这个家伙的关系,不是很好……指挥官, 你觉得呢?”

    事实上, 雷蒙和霍连城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人。

    雷蒙为人较为的冷肃, 几乎是严格按照旭日所布下的纪律执行的,用贺少征那有些痞气的话来说的话,雷蒙这个家伙,一看就是在训练的这十几年中, 连撸.管都没有撸过, 是传统的指挥官最为喜欢的类型。

    但是……霍连城就不同了。

    看他那一副表现出来的玩家子的样子, 平时应该没少浸.淫.乱七八糟的东西, 甚至正是由于旭日带给他的更高的层面,他玩的说不定比起普通的豪门子弟, 更要放得开。

    贺少征听了雷蒙的话后,轻轻的把手机抵在了自己的下巴之处,“我重回旭日这件事情,荣老爷子应该不会大张旗鼓的把它说出来……嗯,也就是说,这家伙找我,不一定是为这件事儿了。”

    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雷蒙, 贺少征故意逗逗他, 拍了拍他的胸口说道, “说不定……这家伙是想约你的指挥官出去,吃顿烛光晚餐,再开个房,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呢?”

    雷蒙轻轻地瞥了一眼贺少征,冷冷地说道,“那可真不好意思,指挥官。”

    “秉承上级的意志,刚刚美因茨家族的宣战,已经给了我一个教训,我接下来不会再像之前一样,您说让我在外面看着,就呆在外面看着了。”

    “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里,除非有什么特殊事宜,我都会半步不离的贴身跟在您的身边……所以,即使您有什么夜生活——”

    说到这句话时,雷蒙顿了顿,然而那磁性的嗓音却仍然没有半分害臊的意味,就仿佛他所说的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

    “即使,您有什么夜生活,我也会做到和您共处一室,所,以如果你很在意这一点,不喜欢在做.爱的时候,有其他人观摩的话,请您不要再约人了。”

    ——什么……?贴身围观???

    贺少征:“…………”

    这一刻,他简直想要爆粗口。

    他伸出手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面无表情的雷蒙,说道,“那我上厕所……你也要跟着?”

    雷蒙:“嗯。”

    贺少征:“…………”

    ——行吧……就当真的是养了一个贴身宠物好了。

    男人在心头如此想到。

    而就在他们这样闲聊的时候,随着“嘟嘟——”一声,霍连城的电话马上挂掉了——

    那个男人的脾气,本来就没有多好,此时此刻,更是没耐心到了极点,叮叮的铃声戛然而止之后,下一秒,突然又响起了一段更闹腾的铃声。

    贺少征瞥了眼没有显示通话对象的来电之后,接了起来,听到的却又是霍连城的声音。

    霍连城的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欠扁的意味,“贺少征?你这人还真是挺有趣的,刚刚看到我的来电显示,你没有接……现在倒是接了,你是怕了我吗?我又不会吃了你。”

    “——还是说你很期待汽车厂之后……我们未完成的陪.睡的约定?”

    说这句话的时候霍连城故意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有意无意的撩人意味,就仿佛是在故意挑逗着贺少征一般。

    贺少征:“…………”

    他看了一眼雷蒙,这个身高两米多宛如钢铁一般无趣的男人在听到自己同僚的调情声后,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其他的表情,仍然冷着一张脸。

    贺少征笑了笑道,“我这边还有人呢,霍连城,注意你的言行,调情和发.骚,也注意一下地点。”

    听到这句话后,霍连城挑了挑眉毛。

    他看了一眼下属们摆放在自己桌前,调查出来的那厚厚的一叠属于贺少征的资料,眼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这么晚了,你现在身边的那个人……是陆天尘吗?啧啧,你们还真是未婚夫夫的关系啊。”

    “我查了查,你死去的爷爷曾经因为意外救了陆兴宗一命,所以,你和陆兴宗这个最大的孙子,早早的定下了一个婚约,对吧?”

    贺少征又看了一眼身旁的雷蒙。

    ——嗯,比起陆天尘那个不解风情的大冰块,雷蒙虽然也是冷冰冰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一个很好使唤的人,就像是天性的会服从上级命令的存在一般,起码他不会像陆天尘挑三挑四的说些让他感觉到不满的话语,所以,贺少征对雷蒙还是颇为满意的。

    “你说是,就是吧。”

    贺少征说了一个颇为模糊的答案。

    他又把手盖住接声音的按钮,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反正无论是谁……我觉得,做我的未婚夫,都比陆天尘那个家伙好一点。”

    而贺少征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听到他这一句话之后,那原本总是沉默的就像是战争机器一样的男人,嘴角又轻轻的抿起了几分,冷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看上去像是笑一般的僵硬弧度。

    “啧,真有情趣……那你赶紧跟你的亲亲老公说一声,有其他男人找你撩.骚了。”霍连城勾了勾唇说道。

    贺少征:“……呵呵。”

    现在也差不多是晚上10:00左右了,想必贺少征也是在家中,霍连城心里自然没有起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边站着的,赫然是他在旭日之中的颇为不顺眼的同僚。

    摩挲着桌上的那几份文件,霍连城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玩味的意味,“好了,我们也就不用做这些表面功夫的寒暄了,贺少征,我发现了一件颇为有意思的事情,我想跟你说说。”

    贺少征轻轻地挑了挑眉,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

    霍连城点着桌上的那一**康记录单,右手的手机在他的手中打了一个转,“贺少征,我发现,从四年前开始,你就已经服用过美因茨家族的一种精神方面的药剂——简称为pthd,并且,你还是他的常用患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可能不知道美因茨家族,更不可能会把它误以为是什么像可口可乐的饮料公司……对么?”

    贺少征沉默着。

    “所以,你在伪装,你在欺骗我。”

    笃定的说完这句话后,霍连成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玩味的光,“为什么?”

    “你和美因茨家族究竟有过什么样的联系……为什么,你要隐瞒这一层关系?”

    贺少征沉默着,左手插.在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隐瞒?呵呵……谁他妈想跟你说?

    他叹息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霍先生,你要清楚一件事,不是所有人都乐意被别人知道自己用过治疗精神方面的药剂的,所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而听到这一个借口之后,霍连成慢慢的皱起了眉头。

    ——不对,不对……这个理由,听起来似乎是那么的无懈可击,但是,他总是觉得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当时在那间询问室之中,贺少征听到美因茨家族的时候,那颤抖的手,眉宇之间沉郁出来的郁气,完完全全不像是他现在所说的……那么的云淡风轻。

    霍连城轻轻的扯了扯嘴角,“如果,真相真的是你所说的内容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你的假身份做的也的确是无懈可击,我的确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所以,恭喜你,贺少征,起码在这个层面上来看的话,你也算是洗清了那么一层的嫌疑了。”

    “呵呵,我本身就没有什么问题,哪来的嫌疑?”

    贺少征如此漫不经心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霍连城看着手头的那一张关于贺少征身体检测的单子,又继续说道,“妄想……致幻……隐性的人格分裂趋向……你的精神问题,似乎有些严重啊。”

    “还有一点,在两年前左右,你戒掉了美因茨家族研发的药剂,这一点似乎有些鲁莽了,贺少征。”

    霍连城说着,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嘴唇边,那张总是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脸上,终于产生了些许严肃的神情。

    “我曾经了解过这方面的事情,精神方面的伤害,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如果说你在没有确保自己的状态,已经得到了可控的范围的时候,贸然停用药剂的话,反而会进一步的给自己的身体,带来无法想象的伤害。”

    轻轻的舔了舔嘴唇,霍连城挑了挑眉头问道,“你确定……你痊愈了?”

    贺少征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冷光。

    他不知道为什么霍连城会一直执拗的在这个方面大做文章,也许是因为他还怀疑自己……也许又是因为那种属于玩家子的好奇心。

    可是,这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让贺少征感觉到很不喜欢。

    “是,我觉得我痊愈了,如果你有怀疑的话,要不你把我的脑子开一个瓢,看看里面有没有其他问题?还是说你要和我睡一觉,被我操一顿来确定我的精神稳定性?”

    贺少征微微的扯了扯嘴角。

    霍连城笑了笑,耸了耸肩膀,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根烟。

    袅袅的烟雾笼盖了男人英俊的眉眼,显现出了一种朦胧的美。

    “贺少征,我是在关心你啊,你这个人,怎么触及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就像是是在自己的身上,武装了一套满身是刺的盔甲呢?”

    “啧啧,看样子你很在意这个问题啊。”

    ——又是试探么……?这个家伙,可真是烦人的一逼啊。

    贺少征翻了个白眼,“你如果再要跟我说这些没营养的废话的话,我挂了。”

    “等等!”

    霍连成感觉到男人变得有些没有耐心的声音之后,他立即反应了过来,声音更是认真严肃了几分。

    “贺少征,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美因茨家族的事情么?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了解过美因茨家族,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想让你知道。”

    “美因茨家族最近和一个新兴制药组织联手发布了一款新的药剂,但是,我们在欧洲区方面的情报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那一款药剂,有问题。”

    “是药三分毒,哪一款药剂深究一下,都有一点问题。”贺少征冷冷的说道。

    “不……这一款药剂和其他药剂的问题程度不同,它的最终临床实验,有很大的问题。”

    霍连城一字一顿地说道,他的双眸,在那缭绕着的烟雾之后,都闪现出了几分凌厉的神色。

    “一般而言,药剂最终层次的临床实验应该已经有很强的安全性了,也会更偏向于寻找条件不错的志愿者,但是,你能想象么?美因茨家族最后选择的是一群……死囚犯!在德州最臭名昭著监狱里,藏着的死囚犯!”

    说着,霍连城咬着烟屁股,又从书桌的下方抽出了一份文件。

    那是一张黄色的打印单子,那上面一共有五十三个死囚犯的名字,在最后,却都被打了一个鲜明的红叉,就仿佛在昭示着他们最后的命运——见上帝,或是下地狱。

    “在临床实验后的不久,这些人……都先后被一个和美因茨家族相关的家族,花了大价钱保释了出去,最后,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全死了!”

    霍连城慢慢地说道,眯起了眼眸,眼里闪过了几分危险的神色。

    “车祸、漏电、溺亡……你能想到的意外,都发生过!还有几起自杀事件!”

    贺少征听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呵呵……好大的手笔,还真像海因里希弄出来的东西。

    他听到电话那头霍连城继续说道,“目前,我们也就查出了那么多……但是,从中就可以看出来这款药剂,的确有着很大的问题。”

    把那张死亡名单放下之后,霍连城又交叠着自己的双手,继续说道,“而在下一周将要发布的药品交流会上,也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美因茨家族并没有把这一款有着些许疑点的药剂藏着掩着,反而是大张旗鼓的计划一场发布会……嗯……我看看……他们请来了许多的国际媒体,政府机构,甚至邀请函,都发到了旭日了一份。”

    贺少征听后,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问道,“哦?所以呢?和我又有什么瓜葛吗?”

    霍连成勾了勾嘴角,“瓜葛,当然是有的,并且还很深。”

    “你知道么?美因茨家族发给旭日的邀请函上……明明确确的,还写了一个人的名字——”

    “——一个在旭日之中,不存在的人的名字。”

    听到这句话后,贺少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另一边,看着手中那一张精致的淡紫色邀请卡,霍连城伸手轻轻摆弄着,用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摸索着那几个烫金凸起的字。

    ——赫然是……“贺少征”这三个字!

    “贺少征,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为什么,你的名字,会出现在这张邀请函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