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万界监狱长 第十五章 锦衣卫是什么

时间:2018-07-26作者:煮酒论咖啡

    阜城县距离京城有四百里,马车拉着‘魏忠贤’的棺材走了一天一夜,这天上午才回到京城。

    半路上,沈炼还曾悄悄问过:“唐兄,棺材里的那具焦尸,真的不是魏忠贤?”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倒不是他对唐锋仍有疑虑,而是原作里的这些勾当都是他本人搞出来的,对这些细节之处颇有些难以解释的怪异感觉,好像冥冥中有一种……

    “放心吧,我的人已经把真正的魏忠贤押回京城了。”

    唐锋对他们三兄弟笑着解释:“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这样才能瞒得过赵靖忠的那些眼线。”

    卢剑星三人无声点头,也都是忍不住浮想连篇:唐锋的真实背景肯定是极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他代表的又是哪一方势力?

    唐锋能够理解他们的担忧,身为蝼蚁之辈,任何一方大能都是招惹不起,被卷入任何形式的风暴中都会粉身碎骨。

    于是,唐锋看似深奥地问了句:“锦衣卫是什么?”

    卢剑星和沈炼都是聪明人,反倒把问题想复杂了,皆是闷声不语,好一会儿做不出回答。

    恰恰是思想比较质朴的靳一川率先回道:“锦衣卫是天子亲军啊。”

    “对啊!”

    唐锋呵呵笑道:“天子亲军,就应该尽心尽力给皇上做事,能够依仗的最大靠山也就是皇上了,否则,穿着这身皮还能唬得住谁?”

    这是实话,在这个世界,别去扯现代人的自由思想,既然干了锦衣卫这一行,就应该效忠皇权,把皇帝当成唯一的靠山。

    这是正道,得以善终的可能性相对来讲比较大。

    历史上那些位高权重的锦衣卫高官,论阴谋诡计,论心智头脑,哪一个不是远远高于他们三个,可最终下场呢,有几个得以善终的?

    锦衣卫不需要你聪明,你就是皇帝手里的一把刀,皇帝需要的仅仅是你坚如铁石的忠诚,让你砍谁,你就砍谁,这把刀才能用得安心,用得顺手,皇帝才不舍得随随便便丢弃掉,那才能有一个长久。

    身为一把刀,三心二意,或是聪明过头了,不是招皇帝猜忌和厌恶嘛。

    看不透这一点,那就别想着什么百户千户了,赶紧找机会离开京城吧,否则,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离皇帝越近死得越快,还是活不过下一集。

    该说的都说了,唐锋感觉自己仁至义尽,至于他们仨怎么猜怎么想,也就懒得再费口舌。

    接下来的戏码是,在内阁首辅韩爌和赵靖忠的面前开棺验尸,韩大人还算客气地指责:“皇上要看的是魏忠贤本人,你们却带回来一堆焦炭,只凭着一个腰牌,谁会相信?”

    首辅大人何等睿智,当然会心存质疑,不过,接下来在赵靖忠的干预下,暂时认定为,这具焦尸就是魏忠贤了。

    赵靖忠一眼就能看出这不是魏阉之身,只不过,他怕事态扩大,后续发展不在自己掌控之下,只能这样暂且地蒙混过关。

    这个过程,唐锋并没有参与,是因为不想在赵靖忠面前暴露自己,然后被他盯死。

    当天下午,唐锋乔装改扮,去了韩爌府上,秘密求见首辅大人。

    当然了,想见他很不容易,还是仗着金钱开道,先贿赂门人,再贿赂管家,这个过程也就不必赘述。

    “你也是锦衣卫总旗?与卢剑星一起参与了这次追捕行动?”

    韩爌拿着唐锋的腰牌证明,接下来便被唐锋的一番话惊到了。

    “是的,大人。”

    唐锋音量不大,但语出惊人:“大人所料不差,魏忠贤并没有死,而是,被我们秘密关押在城里的某个地方。”

    “什么?你说什么?”

    韩爌手一哆嗦,差点把腰牌掉到地上,然后指着唐锋:“你们……好大的胆子!怎么敢这样做?”

    “是因为,抓捕魏忠贤的时候,魏忠贤亲口对我们说,赵靖忠是他的义子,赵靖忠假传圣旨,就是为了杀人灭口……”

    唐锋以早就备好的言辞,尽可能简练地把整个内幕讲述了一遍,对韩爌这样的顶级大佬来说,都听得句句惊心。

    仅在抓捕魏忠贤这件事情上,唐锋认为,韩爌是可以相信的,历史记载中,他对皇帝也是比较忠心的,最起码,他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件事情上欺瞒崇祯。

    一个时辰后,唐锋才从韩府的后门悄悄离开,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自己劳神劳力了,交给首辅大人操心去吧。

    这等大官,办事能力谁敢小觑。

    果然,这天夜里,韩爌又亲自赶到北镇抚司,把唐锋、卢剑星四人招到眼前,低沉而道:“赵靖忠已经被拿下了,陛下采纳了你们的建议,行动隐秘,暂时还没有风声传出来。”

    宫里高手众多,赵靖忠武艺再强,也没个卵用,估摸着,事情一旦败露,他连当场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别看电影里他是头号反派,但在皇帝面前,屁都不是。

    当初的魏忠贤比他强势一百倍,那又怎样,皇帝要灭他,一句话就够了。

    说到底,太监就是皇帝的奴才,失去皇帝的宠信,所有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魏忠贤呢?”

    韩爌又问:“被你们藏在何处?”

    “我家。”

    唐锋平静回道:“卑职孑然一身,家里面空空荡荡,一个闲杂人员都没有,用来藏人最适合不过。”

    “你啊你……”

    韩爌神色复杂地指指他:“胆子真够大的。”

    卢剑星三兄弟也是一脑门冷汗,不禁感慨:是啊,这家伙胆子太肥了,竟敢把魏忠贤这样的人物,随随便便丢在自己家里。

    “快,立即带人,把魏忠贤秘密押入宫中,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韩爌神色凝重:“然后,你们几个,随我入宫面圣。”

    去见皇上啊!

    卢剑星三人都是控制不住地哆嗦了一下,虽为天子亲军锦衣卫,但他们身份太低,从没有近距离见过皇帝真容呢。

    韩爌自己也带了一支几百人的卫队,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借来的,反正不是宫廷侍卫。

    魏阉一党渗透极广,关键时刻,真不晓得什么人可以信任,锦衣卫上上下下早就被腐蚀得千疮百孔了。

    一行人先去了唐锋的家,把整个人蒙在黑布里的魏忠贤塞进马车,一路上倒是无惊无险,相当顺利地进了皇宫。

    崇祯皇帝也是超级谨慎,所谓的面圣过程,仅仅召见了卢剑星一人,是因为唐锋压根不在意这份功劳,即便在韩爌面前,也是反复强调,所有行动都是以卢剑星为首。

    这样也好,唐锋才不想跑去崇祯面前,装作无比惶恐无比恭敬的跪着讲话。

    等待召见的时间很长,但皇帝日理万机,真正向卢剑星问话的过程并不长,很快,卢剑星脚步虚飘地出来了,毫无疑问,他一身冷汗,紧张到内衣彻底湿透。

    “恭喜啊,卢总旗。”

    韩爌笑呵呵说道:“很快,我就该称你一声卢大人了。”

    “不敢,不敢。”

    卢剑星慌忙行礼,笨拙回应:“大人,卑职当不起,当不起!”

    韩爌哈哈一笑,当然晓得,能够得到皇上的召见,意味着,他这个小小的总旗马上要飞黄腾达了。

    要知道,卢剑星几人对于皇上的忠心是在真正的生死考验中获得了验证,几乎是必死之局,但没向任何一方屈服,还是尽忠职守地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

    甚至,就连魏忠贤随身携带的几百两黄金,几千两银票,他们都一文不少的呈交了上来。

    不向强权低头,不为财帛动心,看似愚鲁但不缺做事的能力……

    这才是刚刚登基,正愁着无人可用的皇帝,最需要的天子亲军——锦衣卫!

    (求几张推荐票!新书期间,推荐票相当重要,今天是周一,各位亲的票票加起来只有五张哦……好吧,我换种振奋点的语气,已经有五张啦,距离六张只差一张啦,有没有哪位大佬砸出来这么一张,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