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万界监狱长 第十三章 拿命来赌

时间:2018-07-26作者:煮酒论咖啡

    就在一小时后,大反派赵靖忠出现了。

    其实,猪头张英这么早跑来衙门,就是接到宫里的消息,东厂提督赵靖忠要来,张英当然要乖乖地提前候着。

    赵靖忠的来意,就是指定了卢剑星兄弟三人,前去追杀魏忠贤,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沈炼心中存疑,问赵靖忠:“敢问公公,这么重要的任务,为何选中我们?”

    赵靖忠轻蔑而笑:“看你们仨混成那德行,一准不是阉党!”

    话虽难听,确属实情。

    要知道,锦衣卫在外面何等威风,在寻常百姓,甚至大部分低级官员的心目中,那都是闻之色变,畏之如虎,即便遭受到锦衣卫的欺压凌辱,也不敢有半分抵抗。

    三兄弟都是总旗,在自己管辖的片区内,稍稍有那么一点点手黑,都不至于生活拮据到这种程度,区区几百两银子就能把他们难住。

    不过,这也就证明了,他们都是心存正义,有原则有操守的人,平日里不愿与某些人同流合污。

    正因如此,唐锋也是心甘情愿帮他们一把,即使不为了系统任务,也不忍心看着他们以悲剧收场。

    赵靖忠离开后,卢剑星三人正在商量,如何快马加鞭,才能在今天夜里,在阜城县追上魏忠贤。

    唐锋走了过去,正要对他们说话,猪头张英却在大堂门口怪声怪气地喊道:“唐锋,那是赵公公委派给他们三人的重要任务,你就不要瞎掺和了。怎么着,这种时候还想着抢功?”

    张英这么说,是出于两个原因,首先,东厂提督委派的任务,若能完成,功劳肯定不小,此时此刻,心生嫉妒眼红眼热的人不只是他一个。

    其次,张英知道,唐锋这小子极其奸猾,一肚子鬼主意,他若是掺和进去,自己安插在卢剑星队伍里的几个暗桩,估计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所以,他才会当众喊出来‘抢功’这个说法,就是为了挑拨离间,让卢剑星三人对唐锋心生排斥。

    唐锋转回头,冷笑着瞟了张英一眼,然后对卢剑星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卢剑星若有所悟,点点头,带着他们去了衙门后院的休息室。

    关好门窗,四人也顾不上坐下来,唐锋便低声问道:“赵靖忠是不是让你们追杀魏忠贤,还说是皇上的旨意?”

    卢剑星三人都是神色一变,沈炼不禁问道:“唐兄,你怎么知道?”

    这可是皇上密旨,按说,就连张英张百户都不能知道具体细节,整个行动完全由卢剑星负责。

    “因为我上面有人!”

    唐锋朝天上指了指,压低嗓音:“赵靖忠在假传圣旨。”

    “他怎么敢这样做?”

    沈炼眉头紧锁,首先质疑:“假传圣旨是要诛九族的。”

    “因为不这样,他就会死!”

    唐锋冷笑:“其实,他也是阉党,身为魏忠贤的义子,是魏忠贤提前安插在皇上身边的一枚重要棋子,这个秘密,天底下只有区区几个人知道。”

    “赵靖忠竟然是魏忠贤的义子……”

    卢剑星三人都是一脸惊骇,靳一川差点失声惊呼出来,但还是相当警觉地捂住了嘴。

    都是聪明人,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魏忠贤倒了,赵靖忠却深受皇上的信任,坐上了东厂提督的权势宝座,一步跨上了人生巅峰。

    为了保命,为了守护好自己的权势地位,赵靖忠决不允许秘密暴露,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前除掉魏忠贤,决不能让他活着出现在皇上面前。

    如此惊人的消息,不管他们仨会不会立即相信,唐锋又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魏忠贤死了,赵靖忠下一步该做的就是杀你们灭口。这个,应该不难想到吧?”

    当然不难,身为锦衣卫,这种事见得太多了,根本不需要多余解释。

    他们三个都是表情凝重,甚至有一点面色惨白,也都考虑到了:如果唐锋所言属实,就算咱们不杀魏忠贤,赵靖忠也不可能放过我等。

    赵靖忠身为东厂提督,随便找个理由,使点手段,就能让三个蝼蚁般的锦衣卫总旗万劫不复。

    说白了,被赵靖忠找上门来,就已是祸事上身,做了是个死,不做也是死。

    横竖都是死!

    “信我吗?”

    唐锋突然间深沉问道。

    沈炼和靳一川抬头看着他,神态表情不只是迟疑,还显得相当复杂,他俩不是不敢信不能信,而是不愿意相信,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一道晴天霹雳。

    “我信你!”

    卢剑星却是双眼一眯,目光从短暂的恍惚立即转变为坚定:“最起码在这件事上,我实在想不出,唐老弟有什么理由坑害我们。”

    这种祸事,卷到谁,谁倒霉!别人如若知道了哪怕一点点内幕,也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谁还敢抻着脖子主动往刀口上凑。

    唐锋冲着卢剑星微笑点头,接着又对他们仨说:“其实也不必太过悲观,常言道富贵险中求,绝处未必不能逢生,危机的另一面往往隐藏着天大的契机。”

    “唐老弟,此话怎讲?”

    卢剑星神情一动,脱口而问,随即又反应过来,急忙拱手行礼:“还望唐老弟仗义出手,助我兄弟度过这一劫难,我们三个,定然会铭记在心。”

    沈炼和靳一川也跟着拱手行礼,靳一川的样子蠢萌蠢萌的,反正大哥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而沈炼嘛,眼神中依然隐含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沈炼此人,作为男一号,心肠当然不坏,感觉上也是挺有城府,但唐锋认为,这哥们该聪明时不聪明,实际上净做蠢事,卢剑星和靳一川的死,即便不能完全怪他,他也应该背负起不小的责任。

    电影原作里,他抱着靳一川的尸体嚎啕大哭:“二哥错了,二哥后悔了!”

    也就代表了他已然悔悟,最起码,在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上存在重大失误,甚至可以说有些自私。

    卷入这种滔天大祸,任何一点细节都足以决定三人的生死,他放过魏忠贤,收了几百两黄金的黑钱,虽然当时情况紧迫,来不及多做考虑,但事后为什么不能第一时间告诉大哥和三弟?

    由于自身的种种原因,或者说他自作聪明,竟然把这个秘密隐瞒了下来,也就错过了三人实施自救的关键时机。

    不过话虽如此,唐锋对沈炼倒也是没啥偏见,毕竟他不能像自己那样,站在上帝视角提前预知所有剧情,况且他们只是挣扎于政治底层的小角色小人物,没什么文化,没太多见识,很多事考虑不到那么周全,也就没必要过多指责了。

    所以接下来,唐锋只是对他们说:“既然信我,那就按我说的办,咱们四个,一起搏一搏。成了,出人头地,输了,脑袋落地,仅此而已。怎么样,敢不敢跟着我把命赌上?”

    三兄弟相互对视了一眼,卢剑星随后表态,还是拱手而道:“唐老弟与此事无关,你都敢赌,我们又有何不敢。况且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唐锋无声点头,注视着他们:是的,其实你们已经没得选了。

    (如果您喜欢此书,请不要忘记收藏和推荐,谢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