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万界监狱长 第十一章 看不懂他

时间:2018-07-26作者:煮酒论咖啡

    抓捕许显纯,意味着电影情节正式开始,唐锋知道,即便没有自己的参与,卢剑星三人也能通过刑部的一个陈姓官员,以他的妻女为要挟,逼迫他交代出许显纯的藏匿地点。

    男一号沈炼,还会请陈大人帮一个忙,特赦刑部教坊司的官妓周妙彤,因为沈炼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女人,却不知多年前,正是他率队抓捕了周妙彤的亲爹,才让她落得了那般凄惨的境地。

    总之,抓捕许显纯这件事,唐锋认为自己没必要掺和了,还省得让三兄弟提防自己,怕自己与他们争功。

    于是,出了衙门大堂,唐锋立即对卢剑星表示:“卢大哥,这件差事以你为主,我偷个懒,随便打个酱油就行了。”

    这话说的,卢剑星三人都露出了疑惑表情:抓捕许显纯,功劳可不小啊,虽说会被张英那厮占去大头,但也不是一句偷懒就舍得放弃的,有机会,总应该争取一下吧。

    唐锋哈哈一笑,懒得多做解释,摆摆手就走掉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沈炼皱起眉头,凝视着唐锋晃晃悠悠逐渐远去的背影。

    “我真的看不懂他了。”

    卢剑星低沉说道:“刚才他私下里还跟我提过,会为我疏通门路,帮我补上百户之缺。”

    “我倒是能看懂一点。”

    老三靳一川,以前曾做过江洋大盗,这时候便以另一种心态分析道:“或许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又比较欣赏大哥的为人,才会……”

    不是个文化人,他也不晓得怎么表达更好了,便憨憨一笑:“反正,我要是有办法,也会这样帮大哥的。”

    “我知道。”

    卢剑星低沉一笑,拍了拍三弟的肩膀。

    夜里,剧情走势正常,三兄弟率队成功抓获了曾为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的许显纯。

    曾为顶级大佬的许显纯,被人押走的时候还回头喊道:“卢剑星你这是公报私仇,你是怨我没有把你补上百户的缺……卢剑星你放了我,我让你当上百户……”

    这些话,让卢剑星的心情莫名复杂:当初,我都求到许显纯那里了,也没能如愿以偿,现如今,我还能有什么门路呢?

    他实在想象不出,唐锋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到自己。

    接下来,卢剑星负责把人带回衙门,也就不需要沈炼和靳一川跟着忙碌受累了。

    分开前,靳一川向沈炼借银子,要去填被师兄敲诈的那个无底洞。

    靳一川曾为江洋大盗,杀了追捕他的一个锦衣卫,冒名顶替才混到今天,却被一向都看不惯他的同门师兄丁修,以此为把柄,多次敲诈,并且扬言:你这秘密啊,我吃一辈子!

    靳一川习武天赋极好,却因为有肺痨病,正面交手打不过丁修,被他吃得死死的。

    这一次,丁修狮子大开口,直接勒索一百两银子,靳一川说:“我一年的俸禄才二十两,上哪儿去凑一百两?”

    没错,身为锦衣卫总旗,一年的俸禄才只有二十两银子,刨去其他因素不提,足以证明那个年代,银子的购买力的确是相当扎实的,寻常人家,辛辛苦苦一整年也只能积攒下来几两银子。

    绣春刀这部电影,所有的悲剧,说到底都是银子这东西闹出来的。

    国库空虚,崇祯皇帝想要活着的魏忠贤,就是为了他富可敌国的个人财产;

    卢剑星需要银子疏通门路,拿到本该属于自己的百户官职;

    沈炼需要银子,给周妙彤赎身,把心爱的女人留在身边;

    靳一川也需要银子,解决掉师兄丁修这个难题,然后娶张医生的女儿张嫣为妻;

    都是钱,都是为了银子……

    “去卖屁股吧,一百两,只给你三天。”

    师兄丁修扔下这一番无赖言辞,然后便无形无状的扬长而去,靳一川气得吐血,却只能瞪着他的背影无可奈何。

    打又打不过,杀人灭口都做不到,被他敲诈一辈子,又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丁修扛着他那把一米五几的斩马刀,刚刚拐过了两个胡同,就被另一个身穿飞鱼服的家伙拦住了。

    唐锋!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丁修眉头一皱,歪头斜眼地盯着唐锋,一眼就认得出来,他并不是靳一川那两个关系最铁的好兄弟,应该不是为了靳一川打抱不平的吧。

    他是贼,唐锋是官,甭管武力上能否分出高下,在这京城之内,丁修还是有一些顾忌的。

    “虽说苍蝇腿也是肉,但你那师弟,已经穷得尿血了,又没有什么经济头脑,敲诈他一辈子,你又能敲得到多少?”

    唐锋空着双手,绣春刀挂在腰间,看起来并没有动手之意。

    “你都知道些什么?”

    丁修的表情反应,还是有一点紧张的,对面的家伙也是个锦衣卫总旗,若真的知道了师弟靳一川的秘密,岂不是说,秘密不再是秘密,自己也就断掉了这一条财路?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唐锋淡淡一笑:“老兄,你这一身功夫,偌大的京城,能胜过你的都不多啊,咋就这么点出息呢,整天净盯着些蝇头小利。”

    唐锋的话,既不是贬低,也不是奉承,这部电影里,丁修的武力值即便不是第一,那也差不多了,反正没有切切实实的证据,能证明某个人可以胜过他。

    “怎么个意思?”

    丁修一身痞气,还在歪着脑袋斜眼看人:“这位大人,难道你,有什么赚大钱的门路可以告诉我?”

    “有的是!”

    唰!唐锋直接扔过去一个足足五十两的银锭子,这属于系统附赠的小礼物,这样的银锭,家里面还有二十多个。

    系统安排的身份就是家境优越,继承了一笔不小的遗产。

    “嘶……”

    丁修接住银子,吸了口凉气,不禁说道:“出手这么大方,应该不是开玩笑。”

    接着,一挺脖子一瞪眼:“说吧,让我杀谁?”

    “你是把好刀,却不一定非用来杀人。”

    唐锋笑呵呵地招招手:“走,找地方喝几杯,咱们坐下来慢慢唠。”

    丁修想了一想,确定他不是给自己下套的,身为锦衣卫总旗,随随便便就能拉出来几十号人,下套子不会是这种方式,能堵住自己,直接带队,又弓又弩的把自己围起来就是了。

    于是他也就加快了步伐,却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稳稳地跟在唐锋身后。

    (如果您喜欢此书,请不要忘记收藏和推荐,谢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