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七零小悍妻 45.045

时间:2018-08-10作者:骨生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她粉颊微红,眼神潋滟, 本就十分俊俏的面容越发好看了。赵长青舌头打结, 支支吾吾地竟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李翠娥一看赵长青看自家闺女看直了眼, 忙上前站到两人中间,将乔秀兰挡在了自己身后, 又对着赵长青笑道:“长青啊,你看你一个大男人, 家里也没人帮衬,小石头这一受伤, 就不能放着他不管了。反正婶子也不用下地, 就把小石头放我家,代你照看他几天,你看怎么样?”

    “这、这不好吧。”赵长青看了看皮猴似的小石头, 又看了看李翠娥,皱眉道:“婶子身体不好, 这小子又不定性,别把您累坏了。再说这点小伤, 不值当什么!”

    “小石头的伤在头上, 城里医生说这事可大可小, 不能马虎的。再说他挺也挺乖的……”乔秀兰在李翠娥背后出声。

    李翠娥把手伸到了后面捏了她一下下,示意她别多话,然后又继续说:“这么个小孩子, 能累啥。婶子都能把你几个大哥拉扯大, 还治不住他了?你别操心, 就这么说定了!”

    赵长青小的时候受过乔家不小的恩惠,李翠娥拍了板定下的事,他还真不好回绝。而且他确实心疼儿子,眼下正值秋收,他每天累得自己都顾不过来,小石头今天只是磕破了头,万一下回……他不敢细想。

    他抱起小石头细细地叮嘱:“那你就在这里待几天,但记住了,千万不能调皮,你要是不乖,爹知道了就打你屁股。”

    小石头只咧着嘴笑,也不知听懂没听懂。

    赵长青和儿子说完了话,又对着李翠娥一番感谢,就准备回去。

    “长青哥,你吃饭了没?”

    乔秀兰出声询问,又得了自家亲娘一顿眼刀子,她浑不在意,从李翠娥身后探出半边脸笑着问:“天色也不早了,你回家做饭怕是要晚了。不嫌弃的话就在我们家吃一口。”

    李翠娥急的直叹气,自家闺女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先是对着小石头格外热心,现在对赵长青这个老光棍都是格外照顾。但是闺女话都这么说了,李翠娥还能怎么办?只能当什么都没发现似的,热络地招呼赵长青:“是啊,天可不早了,在我们家吃上一口再走吧。”

    “不用了不用了。”赵长青连忙摆手,“我已经吃过了。”

    话刚说完,赵长青的肚子就响亮地咕咕叫了两声。他黝黑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丝红晕。

    李翠娥虽不想自家闺女和赵长青多接触,但也不是那等狠心人,想着赵长青也确实不容易,她不由分说地把人留下了。

    乔秀兰被打发到灶头上端吃的,李翠娥就和赵长青在堂屋里说话。

    晚饭过后乔建军带着一大家子去开生产大会了,所以这会儿乔家院子里静悄悄的,能清楚得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长青啊,不要嫌婶子唠叨,你也老大不小了。过完年得有二十六了吧?你再不说亲事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谁能看得上我呢。”赵长青的声音闷闷的,“我知道婶子是关心我,但我身无长物,家里就四面土墙,人家好好的姑娘跟了我,也是吃苦。我现在也不奢求那些了,就想守着小石头长大,就这么过吧。”

    李翠娥叹息一声。虽然赵长青家里成分不好,可他却是屯子里的老人眼皮底下长大的孩子。性情温厚不用说了,还是一等一能干活的。这么守着个痴傻的、没有血缘的孩子过活,实在太让人心疼。

    李翠娥张了张嘴,想说不如把小石头送到城里的福利院,但看到小石头正踮着脚伸着手,拿着一颗被捏皱了的糖放赵长青嘴脸送——那糖是乔秀兰去城里的时候给他买的,拢共也就一小把。本以为这孩子都自己吃掉了,没想到竟是藏着留给赵长青吃。李翠娥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乔秀兰在灶头上听着,心里是一阵一阵的疼。

    赵长青那么好,不论哪家姑娘跟了他,往后肯定是会过上幸福日子的。别人不肯嫁她,她肯呀!

    要不是她已经重活一辈子懂事了,现在恨不能立刻冲出去和赵长青把话讲清楚,把两个人的婚事给定下来!

    乔家的晚饭是杂粮馍馍和凉拌野菜,杂鱼汤。不过乔秀兰交代了母亲兑了山泉水进去,所以这两天的饭食格外可口。平时还能剩下一两个的馍馍居然全都让家里人吃完了。

    她烧了火热了汤,翻出橱柜里的精白面,利落地和面揉面擀面条,等鱼塘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时候,她的面条也擀好了。

    面条下锅后煮了一会儿,很快便熟了。乔秀兰知道赵长青胃口大,特地做的手指粗细的手擀面。手擀面翻滚过后,吸足了汤汁,白胖胖的看着十分可口。

    乔秀兰盛了一海碗的面条,端着一碟子凉拌野菜,就去了堂屋。

    “快趁热吃。”

    冒着热气的面条放到了赵长青面前,他却惊得不敢动。

    精白面啊,这么金贵的东西,他都不记得上一回吃到是何年何月了。

    他的脸涨红了,生怕是乔秀兰这个娇姑娘不知道东西金贵,忙把碗往外推了推,“不用不用,我随便吃点就行了。”

    李翠娥嗔怪地看了自家闺女一眼。不过精白面虽然金贵,自家吃得少,但也不是吃不起,每次家里孩子从城里放假回来,全家人也会吃上一顿。反倒是赵长青这诚惶诚恐的态度,让李翠娥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吃吧,今天正好家里馍馍吃完了,你妹子给你现做的。”

    赵长青还要推拒,但李翠娥态度也坚决,只说她们都吃饱了,这面条放着没人吃,一会子坨了就浪费了。

    冒着热气的精白面条,那香味可真是跟钩子似的。

    推拒不了的赵长青道了谢,先喊了小石头来吃。小石头早就让乔秀兰喂饱了,笑嘻嘻地跑开了。赵长青就自己捧着海碗吃了起来。

    奶白的汤底鲜香爽口,吃不出一点鱼腥。面条劲道爽滑,比那卡人的杂粮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一口面条下肚,好吃的差点让赵长青把舌头囫囵吞了。肚子里耐了一天的饥饿感被提高到了极限,他大口大口吃着,但每一口都细细咀嚼,不敢怠慢。

    乔秀兰就在旁边静静看着。

    男人吃饭还是这么香,就好像上辈子自己摆面摊那会儿一样。那时候不论自己收摊多晚,工作了一个白天的赵长青都会来等她收摊,吃一碗她做的面条,再陪着她一道回家。夜里的小巷子可黑可暗了,可只要他在身边,便一点都不会觉得害怕了。

    乔秀兰不自觉地湿了眼眶。

    李翠娥在旁边可急坏了,自家闺女看赵长青的眼神温情脉脉,绝对是要出事啊!

    一海碗的面条,赵长青一眨眼的工夫就吃完了。滋溜完最后一根面条,他还端起碗,咕咚咚把面汤全喝完了。最后他一抹嘴,才发乔秀兰正半哭半笑地看着自己,而旁边坐着的李翠娥,正黑着脸瞪着乔秀兰。

    他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事,只多半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婶子,谢谢您的面。小石头就麻烦您了。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你吃饱了吗?”乔秀兰跟在他后头送他。

    “饱了饱了。”赵长青闷着头,耳根子都发红了。他也不敢瞧她,说完话就逃也是的离开了。

    乔秀兰跟赵长青在北京遇到的时候,两个人的年纪都不小了,赵长青经过一番磨砺,沉稳沧桑,面对任何事情都从容镇定。没成想这老男人年轻的时候居然是个容易害羞的性格。

    乔秀兰忍不住抿着嘴笑起来。

    “兰花儿,你跟我进来!”李翠娥脸黑的堪比锅底。

    遭了,自家亲娘一定看出什么来了!

    “嘿嘿,我不是想着给小石头家买点东西赔罪吗,就全花了。”为了不让家里人说,乔秀兰一回来就把那一摞东西放回了自己屋里。李翠娥问起来,她只说是自己拿存的钱买的。毕竟哥哥们都时不时补贴一些零花钱给乔秀兰,说是她自己的钱,李翠娥也没怀疑。

    但是其实乔秀兰身边根本没钱,她的钱早就偷偷摸摸地全补贴给高义了。

    乔建国抚着胸口,肉痛得说不出话。

    其实也不是他小气,而是这时候几十块钱真的可以算是一笔大钱了。

    现在男劳力平均每天就七八分工,女劳力五六分工,生产大队效益好,一个公分也就不到一毛钱。城里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也才二三十块呢。

    乔建国的钱当然不是靠着工分挣的,可也是起早贪黑,冒着风险挣来的。

    “二哥,你别心疼。我会还你的。”

    “你拿什么还我?”乔建国叹着气摇头。这钱要是乔秀兰花在自己身上,那是一点儿事情没有。可花在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傻子身上,他真是心疼坏了。

    “二哥,我想跟你一起干。”

    “跟我干啥……”说到这乔建国猛地截住了话头,惊诧地看着自家小妹。

    乔秀兰也不继续往下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那眼神好像已经洞悉了一切。

    “你你……”乔建国急的结巴了,“你别裹乱。”

    乔秀兰也不急,她已经想好了,反正她二哥在这行扎根了,不可能突然收手。自己和他一起干,既能帮他看着点,也能多挣点钱,改善家里的生活。

    不过现在二哥还把自己当小孩子,一时间觉得难以接受也是正常。乔秀兰决定先做出一批点心来,让他先尝尝自己的手艺再说。

    扔下这么个惊雷后,乔秀兰去灶房帮着洗碗了。

    乔建国惴惴不安地回了屋。他媳妇李红霞正歪在炕上生闷气。之前吃午饭的时候,李翠娥来喊了她,但是她没应,于卫红说不惯着她,也就没人来喊了。

    现在饭点都过了,李红霞肚子饿的直叫,气性也越大了。

    乔建国一在炕上坐下,李红霞就恶狠狠地哼了一声。乔建国心不在焉地想着事情,便没有理她。

    李红霞翻身坐起,指着乔建国的鼻子就骂:“好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回家半个月也没想着来找我,我今天自己回来了,还伙同一大家子给我脸色看,一口热饭都不给我吃……这日子没法过了!”

    乔建国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你这又是闹什么脾气?你自己找我吵得架,又自己回的娘家,我干嘛要去哄你?再说今天,你闷不吭声回了家没去干活,家里也没人说你什么。吃饭的时候妈来喊你了,是你在屋里不理人。别说的好像我们家人都欺负你似的!”

    “我为什么和你吵,为什么回娘家,你心里没数吗?我看你就是在外头搞破鞋,不准备和我过了!”

    乔建国隔三差五的半夜偷摸起来出门,李红霞发现了几回,逼问他去外头干什么。她这个人藏不住话又爱嚼舌根,乔建国当然不敢和她细说,只推说有事情要去办。李红霞哪里肯干,以为他是乱搞男女关系了,两口子没少为这个吵架。

    不过李红霞要面子,也怕因为这个让乔建国被抓了——这年头搞破鞋那也是要坐牢的,倒也没敢往外说。

    她不在家的时候,乔建国也反思了下,既然李红霞能守住这个秘密,是不是也能保守住更大的秘密……不过今天乔秀兰忽然说要和他一起干,他又不想和李红霞说了。

    “好好,好你个乔建国!合着里外里就我不是人,你欺负我,你妹子欺负我,你们全家都不把我当人……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不活了……”李红霞瘫在炕上又哭又叫,聒噪的声音闹的乔建国耳朵生疼。

    眼瞅着又要惊动家里人,乔建国咬咬牙,从箱笼最里侧拿出一个铁皮饼干盒子,放到了李红霞跟前。

    李红霞方才还哭闹不休,此时眼泪却是说停就停。她打开了饼干盒子,里面是厚厚的几沓钱,有零的,也有整的,顿时就把她惊到了。

    “你要想过,这些就都给你保管。要不过了,就拿着这些回娘家去!”

    “哪、哪来这么多钱?”李红霞瞠目结舌,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颤着手去数钱。

    “我在城里有路子,不能和你细说。只能告诉你,这是为了你好。”乔建国疲惫地闭了闭眼。

    李红霞美滋滋地数着钱,立刻就不再追问了。她娘家兄弟多,家里也不富裕,几个年纪小的弟弟都没说上亲,之前回娘家,她爹妈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她想办法周转接济一下。乔家虽然富裕,但也没富到那个程度,李红霞本来还在发愁,此时却已经盘算起这些钱该怎么用到娘家了。

    乔建国抱着手冷眼看着,他不让她问,她看到钱果然就光顾着高兴不问了,也不想想这年头的钱哪是那么好挣的。过去这两年,他虽然没有告诉李红霞自己干了什么,但偶尔也会多给一些家用给她,但这些钱,李红霞一个子儿都没在乔家人身上用,就是两个人的儿子,也没分到一分钱,全让她贴补到娘家去了。

    这么想着,乔建国倒对乔秀兰花的那几十块钱不心疼了。好歹小妹是去做好事了,也算攒了功德了。不像让李红霞贴到娘家,石头入水似的,水花都没看见一个。逢年过节去问候,李家连个好脸都没有。

    短暂的午休之后,乔家人又要准备下地了。

    乔秀兰缺了半天工,下午也要跟着去。让她惊奇的是,上午还拉着脸、活像全世界人都欠了她似的的二嫂李红霞,居然也笑眯眯地出了屋。那笑看着怪瘆人的,像偷了油的老鼠似的。

    又是一个枯燥炎热的下午,暮色四合的时候,一天的劳动也就结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