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七零小悍妻 40.040

时间:2018-08-10作者:骨生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这女孩也是十七八的年纪。她模样甜美, 个子小巧,头上别着一个花发卡,穿着的确良的碎花衬衫,下面是一条崭新的军绿色的长裤。一看就知道是城里来的姑娘。

    乔秀兰对她有印象。

    这个女孩叫林美香, 是刚来了黑瞎沟屯一年的女知青。

    两人并没有什么过结, 只是林美香自视甚高, 不大看的上农村人,没想到到了黑瞎沟屯, 她竟比乔秀兰给比了下去。加上她对高义青眼有加, 而高义和乔秀兰又走得近, 久而久之,她就看乔秀兰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乔秀兰上辈子还真跟她对掐了好几次。但无奈上辈子的她实在是没什么心眼,每回和林美香对上, 旁人都觉得是她借着自家大哥大队长的身份欺负人。

    两人的眼神对上,林美香就对着乔秀兰轻哼一声,把头撇过去了。

    乔秀兰比她多活了几十年, 倒是没跟她生气。而且她现在厌恶高义恨不得他去死, 跟林美香也没了利害关系。

    乔建军离开后, 大伙儿很快开始劳动。

    她二嫂李红霞还说还照顾她呢,一开工就溜到了阴凉处,跟几个年轻的女知青闲聊起来。

    乔秀兰可不想被别人说自己大哥故意安排人来偷懒, 所以干起活儿来格外卖力。

    高义和几个男知青蹲在墙边砌墙。

    他忍不住偷偷用余光去瞧院子里正拿着铲子和水泥的乔秀兰。

    乔秀兰这天穿了件很普通的淡色棉布衬衫, 衬衫袖口挽到手肘, 露出一截光洁白皙的小臂。

    那手臂白的跟反光似的,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知青的火辣视线。偏乔秀兰还不觉得,只自顾自地干自己的活,额前发丝都湿透了,越发显得面容清丽。

    高义心中吃味,但是想到前两天乔秀兰说的那番话,又抹不开面子主动去和乔秀兰说话。

    “哎。”和高义同住一个屋的男知青周爱民捣了捣高义,悄声说:“你和秀兰咋了?”

    高义不高兴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周爱民,比自己下乡还早,来黑瞎沟屯都四五年了。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就一直没有机会返城。他自然也是觊觎着乔秀兰的。问的话虽然听起来是关心,但语气其实是幸灾乐祸的。

    “没咋,我们好着呢。”高义哼了一声,站起身就走到院子里。

    “兰花儿,我帮你。”为了不让周爱民钻了空子,面子这种事可以回头再计,高义上前就要抢乔秀兰手里的铲子。

    “不用你帮。”乔秀兰皱着眉躲开。

    高义神情尴尬,但余光看见周爱民正在旁边看着,还是若无其事地笑道:“我知道你还在同我生气,是我错了,不闹了好不好?”

    他这话说的,好像两人关系还暧昧着似的。

    乔秀兰听得反胃,但是无奈这时周围都是人,要是自己和高义闹了开来,肯定会被人说闲话。她自己是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但是自家人的面子却是要保住的。

    “行,你爱做这个就让给你。”乔秀兰把铲子扔在了地上,一个眼神都不带多给高义,就转头去做别的活儿了。

    高义到底落了个没脸,周爱民在旁边嗤笑出声,高义的脸就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乔秀兰可不管高义难堪不难堪,她走到外头和其他几个女知青一起运瓦片。

    黑瞎沟屯现在一共有七个知青,四男三女。

    乔秀兰上辈子其他几个知青接触不多,只隐约记得大概的名字。

    “你好白呀。”一个留着学生头、皮肤略黑的女知青羡慕地看着她的胳膊,忍不住赞叹道:“要是我也这么白就好了。”

    乔秀兰认出这是刚来黑瞎沟屯没多久的吴亚萍,她抿嘴一笑,说:“我以前出门少,是捂白的。等过段时间天凉了,日头没那么晒了,你也能变白。”

    吴亚萍扁扁嘴,“才不是,我在家那会儿也这么黑。”

    “你黑了也好看呀。”乔秀兰真诚地看着她。吴亚萍虽然皮肤黑,但是大眼睛,挺鼻梁,有种‘黑里俏’的美感,在后世那可是很流行的。

    女孩子哪有不爱漂亮的,更别说是这夸奖来自容貌不凡的乔秀兰。

    吴亚萍也跟着笑起来。她虽然下乡没多久,但多少也听了一些关于乔秀兰的传闻。尤其是林美香经常说乔秀兰仗着自家大哥的身份搞特权欺负人,她还以为乔秀兰真的是那种仗势欺人、狐假虎威的姑娘。没想到聊下来,乔秀兰就是个和气人儿。

    吴亚萍这么想着心事,一时不觉,脚下一滑,眼看着手里的一篮子瓦片都掉在了地上,她也往瓦片上摔了上去。

    “啊!”吴亚萍惊叫着,害怕地闭上了眼。

    但是意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她睁眼一看,就发现自己被乔秀兰给拉住了。

    但是乔秀兰为了接住她,自己手里的篮子也摔到了地上。两人篮子里的瓦片顿时就摔裂了好几块。

    “这怎么办?”吴亚萍吓得红了眼眶。这瓦片是公家的,摔烂了不说今天的工分泡汤了,说不定还要赔钱。她虽然是城里来的,但是家庭条件并不算好,根本没有钱来赔偿!

    “没事没事。”乔秀兰拉着她仔细上下看了看,“人没事就好。”

    其他几个人听到了了响动,也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赶了过来。

    吴亚萍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地留了下来,又是自责又是后悔。

    “哎呦,小妹,你脚上咋了?”她二嫂李红霞也过来看热闹。

    听到二嫂这么说了,乔秀兰才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她脚上穿的是普通的灰色布鞋,刚才她光顾着去拉吴亚萍,自己没注意,跌下来的瓦片就砸倒了脚趾上。布鞋前头红了一片,显然是砸得厉害了。

    “你这个女知青怎么回事?”李红霞上来就推了吴亚萍一把。她今天可是打着照顾乔秀兰的名头来偷懒的,没想到一个没注意,乔秀兰的脚就受伤了。这要让乔家人知道了,那不得集体教训她!

    “二嫂,我没事。”乔秀兰拉住李红霞,然后歉意地对着吴亚萍笑了笑,“我二嫂就是太关心我,一时心急,你别放心上哈。”

    吴亚萍红着眼眶摇了摇头,“是我不好。你要不是为了拉我,也不会砸到脚。我送你去卫生所吧。”

    乔秀兰刚想点头,就听林美香在旁边凉凉地刺道:“哟,生产大队在的妹子就是娇贵,干点活儿砸烂了公家的东西不说,还把自己弄受伤了。这知道的呢,是知道人家娇贵,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是来诚心捣乱呢……”

    “你这女知青怎么说话的?”李红霞不甘示弱地嚷回去,“你们这些知青干不了什么活儿,浪费公家的钱修屋子不说,心眼子倒是比谁都坏!你少在这儿阴阳怪气的,看不顺眼滚回城里去!”

    林美香怎么也是城里来的姑娘,和知青们相处的时候,大家看她年纪小,长得又好,多少也让着她。即使是乔建军这眼里不揉沙子的大队长,也很少跟她一般见识。她哪里想到像李红霞这样的村妇,大庭广众之下说话会这么不留情面呢?!

    林美香顿时就红了脸,扬高了声音说:“知青下乡是国家的政策,伟大国家主席定下的。你不服政策,你和主席说去啊!”

    “还把主席搬出来压人了……我今天就撕烂了你的嘴!”

    眼看着李红霞就要扑上去和林美香厮打,乔秀兰忙把她拉住,说:“二嫂,算了算了。你别急,我这脚没事,回头去卫生所包扎一下就好了。”

    她知道林美香和自家二嫂对上,讨不了好,忙着拉架也不是为了维护林美香。而是本来她是占理的一方,但是刚才李红霞不着调的一番话,把所有知青都给骂进去了。刚才还帮着乔秀兰抱不平的其他知青,此时脸色都古怪了起来。

    乔秀兰挡在中间,李红霞不好动手,也怕耽搁她包扎,就狠狠地瞪了一眼林美香,搀起乔秀兰往外走。

    “二嫂别陪我了,反正卫生所就几步的路,别回头落人口实,说咱不干活。”

    李红霞余怒未消,也没坚持,而是说:“那你先去,我去跟你大嫂说一声。”

    于卫红是一家子拿主意的,她就不信,自家这厉害大嫂来了,这个女知青还敢这么蹦跶!

    乔秀兰这天起的一如既往地早。她帮着母亲一起做完早饭后,却没在饭桌上看到二哥乔建国。

    乔建军问了起来,她二嫂李红霞才讪笑着说:“建国昨晚上突然闹肚子,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去了,应该是去城里买药吃了。”

    往常乔建国出门,要么就是请假,要么就是天亮就赶回来了,倒是头一回这么没交代。不过前头李红霞收了乔建国那么大一笔钱,现在自然帮忙兜着。

    乔建军身为一家之主,对于家人是没什么心眼的,自家二弟的身体问题,一直也是他的心结,于是就也没再多问。

    乔秀兰在旁边安静听着,心里却是已经猜到他二哥多半是为了躲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