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七零小悍妻 11.011

时间:2018-07-19作者:骨生迷

    第十一章

    乔秀兰一瘸一拐地走向卫生所。

    刚被砸得时候她还不觉得疼,现在走动了几步,就开始感觉到钻心的疼了。

    夏日炎炎,蝉鸣聒噪,路上一丝风儿也没有。她干了半天的活儿,她本就出了一背后的汗,这时再忍着疼痛走了两步路,那汗湿的真跟水里捞出来的差不多了。

    乔秀兰心里忍不住烦躁起来。

    ……早知道不瞎做好人了。

    可是真的看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摔在瓦片上坐视不管?

    唉,她还真做不出来。

    好不容易快到卫生所了,旁边小路上忽然拐出了一个高瘦的人影。

    那人身板宽阔,虽然瘦,却是背脊挺直,劲松似的,肩上担着一根扁担,挑着两个大木桶。

    乔秀兰眼前一亮,一眼就认出了是赵长青。

    好吧,算老天对她还不错,虽让她受了伤又吃了气,但这会儿能遇上赵长青,也算是一种补偿。

    “长青哥!”乔秀兰喊了一声。

    赵长青闻声便站住了脚,就当乔秀兰以为他要停下来的时候,赵长青却加快了脚步,就好像后头又什么野兽在追他似的,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消失在了乔秀兰的视线中。

    至于这样吗?乔秀兰咬住了嘴唇,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委屈,眼中不自觉地泛起了泪花。

    她垂着眼睛,继续慢慢地挪动步子。

    就在快要走到小路尽头的时候,熟悉的高大身影又再次出现。

    赵长青空着手,带着一身水汽又折了回来。

    “你咋了?”男人浑厚的关切声响起。

    他不问还好,乔秀兰还能忍住眼泪,他这一问,眼眶里的泪珠子就不受控地滚了下来。

    “我脚被砸了……”

    赵长青低头一看,见她左脚布鞋的前端红了一大片,立刻就跟着急了:“这么严重,流这么多血?你家里人呢?咋让你一个人过来了。”

    乔秀兰抽抽搭搭地说:“他们都在干活呢,我刚开始还不觉得疼,想着卫生所就几步路,就一个人过来了……”

    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哭腔,赵长青心软成了一片。之前什么想要避忌的念头,全都抛到了脑后。

    “那你现在还能走不?”

    乔秀兰当然摇了摇头,“走不了,太疼了。”

    “那我……”

    那我背你吧。这句话到了嘴边,赵长青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截住话头,嘴唇翕动,憋了好大会儿才继续说:“那我去通知你家里人吧。”

    这个榆木疙瘩!乔秀兰都快被他气笑了。她垂下眼睛,神色委屈地叹息一声,“行吧,那我在路边等着。反正也流了这么多血,再流一会儿也没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赵长青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宽大的身板在乔秀兰面前蹲了下去,“上来,我背你去。”

    乔秀兰笑的眉眼弯弯。这会子什么疼痛什么委屈全都消失不见了。本来嘛,她上辈子吃过那么多苦,这么点小伤算的了什么。不过是想和赵长青撒娇罢了。

    她生怕赵长青反悔,立刻就趴了上去。

    小姑娘的身子轻的像一片羽毛,赵长青毫不费力地一站而起,还十分规矩地把双手捏成了拳头,方正地搁在了自己腰间。

    乔秀兰趴在他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笑的像只偷腥的狐狸,她把下巴搁在他瘦的骨头突出的肩胛上,闻着他发间湿漉漉的青草香气,心里恨不能他走的慢些,再慢些……

    赵长青面无表情,实则心里早就天翻地覆。鼻尖是小姑娘身上传来的香甜气味,像桂花的味道,又比桂花香味更加特别。背上绵绵软软的一团,不用想也知道是小姑娘丰满的胸脯……他心猿意马。他只能强忍住绮念,把注意力放到了别的上头——小姑娘的身子可太轻太软了,就好像一汪泉水要在他背上化开似的。他每一步都走的谨慎细致,生怕把她给摔了。

    男人脚程极快,一步能抵得上乔秀兰两步。才一眨眼的工夫,就能看到卫生所了。

    十分钟后,两人到达了卫生所。

    赵长青把人放下,低着头就说:“你进去吧,我先走了。”

    乔秀兰哪里肯这么放他离开。她咬住下嘴唇,也不答话,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他。

    赵长青明明是想走的,可是对上她欲说还休的眼神,脚就跟灌了铅似的挪不开。

    两人僵持了数分钟,最后赵长青叹了口气,敲开了卫生所的大门。

    卫生所只有一个医生,姓张,二十多岁的姑娘,是在县城里上了中专卫校的,才来黑瞎沟屯没两年。

    “流这么多血?快进来!”

    张医生打开了大门,乔秀兰顺势就往赵长青身上一歪,赵长青赶紧扶住,身上又不自觉地紧绷起来。

    赵长青扶着乔秀兰坐到了凳子上。张医生给乔秀兰脱下鞋袜,只见乔秀兰雪白的脚背上大半边都染上了血,粉嫩的大脚趾指甲紫黑一片,还在汩汩往外渗血。

    “还好还好,只是断了指甲,没伤到骨头。”张医生检查过后,就用双氧水给乔秀兰冲洗伤口。

    在大家伙儿都干重活计的农村里,这点伤还真算不上什么。但这伤出现在乔秀兰粉雕玉琢的脚上,就显得格外可怖了。赵长青在旁边看着,眉头紧皱得能夹死苍蝇。

    脚上虽疼,但在可忍受的范围。但赵长青在边上,乔秀兰就不想忍了,时不时抽气出声。

    赵长青看得心急,忙道:“张医生,您轻点。”

    张医生笑了笑,说:“要不你来?”

    赵长青赶紧摇手,“不用不用。”他一个大老粗,哪儿能做得来这种细致活呢。何况还是乔秀兰的脚,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碰啊!

    冲洗完伤口,张医生给乔秀兰用棉签蘸了碘伏擦了伤口,又给她上了药,用纱布把受伤的脚趾包了起来。

    “没事了,在家歇几天,三天内不要沾水,过两天自己用碘伏擦擦就行。”

    乔秀兰收下张医生给的一小瓶碘伏,掏口袋准备给钱。

    张医生连连摆手,“算了算了,一点小事,不用给钱。”

    黑瞎沟屯虽然就这一个卫生所,但是这年头大家吃饱还是问题,所以小病小痛很少会来看,实在是得了大病,那也是去县城里的医院,并看不上张医生这么个小姑娘的医术。

    倒是乔秀兰,那是乔家的宝贝疙瘩。有个头疼脑热的,家里人都会带她来卫生所。前两天乔秀兰还身子虚得不行,乔家人请她过去给打了葡萄糖。后来乔秀兰又把小石头带过来包扎了伤口。这一来二去的,两人也算相熟了。

    “这哪儿好意思。”乔秀兰抿唇一笑,还是把碘伏的钱给了。

    “还疼吗?”赵长青在旁边小声问。

    乔秀兰忍住笑,点了点头,“很疼呀。”

    张医生年纪不大,但在县城里上学的时候那也是谈过恋爱的。这一看就知道小姑娘是对眼前的黑瘦男人有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更疼。老话说十指连心,这脚趾也是一样的。”她适时地敲起边鼓。

    果然,赵长青听完更紧张了,试探地问乔秀兰:“那你别走路了,我背你回去?”

    嘿嘿,乔秀兰心中偷笑,刚想打答好,就听外头尖锐的女声骂骂咧咧地由远及近——

    “这谁家挑的两桶大粪?!就扔在路边,害老娘差点一脚踩里头……”

    得,她二嫂李红霞来了。

    赵长青黝黑的脸上迅速升起红晕,“我活儿还没干完,先走了!”说着就夺门而出。

    乔秀兰还没来得及留人,赵长青就已经没了影儿。

    她二嫂李红霞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小妹,脚咋样?医生咋说?”

    李红霞刚才去和于卫红告状了,本是想让自家厉害的大嫂去给她出头的。没想到于卫红听说乔秀兰受伤,就劈头盖脸地说她轻重缓急不分,竟然放着乔秀兰一个人看伤去了。

    李红霞被说得缩了脖子,着急忙慌地来找乔秀兰将功折罪了。

    “没事,就是砸坏了指甲,养两天就好了。”乔秀兰恹恹地站起身,和李红霞一起走出了卫生所。

    养两天还没事?!李红霞在心里咂舌,这年头家家户户为了吃上饱饭,都恨不能一个人掰成两个去挣工分。也就自家小姑子了,家里金贵得不行,说歇就歇的。

    两人沿着路往乔家走,李红霞看她兴致不高,以为她是生自己的气,就找话说道:“奇了怪了,刚来的时候明明路边还有两个大粪桶,这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乔秀兰忽然明白了!怪不得她刚遇到赵长青的时候,越喊越走的,敢情是在挑粪呀。那他那一身水汽也就说得通了,应该是特地立刻找了个水塘洗澡了。

    原来不是讨厌她,是害臊呀。真可爱。挑大粪都那么可爱。

    这么想着,乔秀兰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空,忍不住弯唇笑了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