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掌欢 第233章 求助

时间:2019-09-30作者:冬天的柳叶

    下了一日的雨,墙壁冰冷潮湿,却不及她此刻的心冷。

    骆笙甚至觉得还在梦里。

    朝花死了。

    曾经,她以为朝花早就死了,与疏风、绛雪一样死在了十二年前那场惨祸里。

    可是后来才知道朝花还活着,成了卫羌的侍妾。

    谨慎起见,她也考虑过朝花一颗心投向卫羌的可能。

    并不是她多疑,而是死而复生太不易,将来所谋太重大,不能掉以轻心。

    然而,即便是想到这种可能,她也庆幸朝花还活着。

    人活着,就算与她不再一条心,也比不在了好。

    然后,来到北河,在这无边无际的辽阔草原上,她与朝花顺利相认了。

    可她没有想到,才相认便是永别。

    还有什么比失而复得,再失去,更令人痛彻心扉呢?

    骆笙靠着冰冷刺骨的墙壁,眼中空荡荡没有泪,只是茫然望着院中那株老树。

    老树的叶子已经掉了大半,惨淡凄凉。

    一道活泼身影跑过来。

    “姑娘,您怎么站在这里啊?”

    映入骆笙眼帘的,是红豆俏丽青春的面庞。

    骆笙动了动眼珠,表情木然。

    红豆眨眨眼,小心翼翼道:“姑娘,您哭了啊?”

    紧跟着一道声音响起:“姑娘——”

    又一张熟悉的面孔闯入眼帘,骆笙眼神才渐渐恢复清明。

    “秀姑。”她喊了一声。

    秀月不安靠近。

    郡主的样子很不对劲。

    骆笙伸出手来。

    秀月毫不犹豫伸出手,握住了那只手。

    入手的冰凉让她心中一沉。

    而红豆眼睁睁看着二人双手交握,已是呆住了。

    什么时候开始,姑娘这般亲近秀姑了?

    姑娘还没有这么握过她的手呢。

    本想张口挤兑秀月两句,可那看不见却在周身流淌的凝重气氛让小丫鬟识趣没吭声。

    “秀姑。”骆笙又喊了一声。

    “奴婢在。”

    红豆眼睛猛然瞪圆了。

    秀姑又不是大都督府的人,怎么好意思对姑娘自称奴婢?

    这,这分明是一直打着上位的算盘!

    小丫鬟满心戒备盯着秀月。

    秀月眼中却只有郡主。

    “你今日就在这里,不要出去。”

    秀月心中越发不安,但对郡主的话,她向来无条件服从。

    “记住了,等我回来。”骆笙用力握了一下秀月的手,旋即松开,喊道,“红豆。”

    “婢子在!”红豆响亮应了一声。

    “随我去狩猎。”

    红豆得意瞥了秀月一眼,忙跑进屋中拿了一条披风来:“姑娘,今日有些凉——”

    却发现早已不见了骆笙踪影。

    “姑娘人呢?”

    秀月对红豆的话充耳未闻,木然走向小厨房。

    红豆挠了挠头,快步追了出去。

    今日姑娘与秀姑都有些奇怪。

    歇息了一日,众人恢复了狩猎的热情,早早集合在一处。

    骆笙紧握缰绳环视一圈,没有见到卫羌。

    她眼底闪过冷光,几乎把下唇咬出血来。

    号角声吹响,一匹匹骏马奔腾着冲向一望无垠的草原。

    其中一匹枣红马冲得最快,马背上是一道纤细的黑色身影。

    卫晗看着那道身影奔驰在前方,一拍身下白马,如离弦的箭追上去。

    两匹骏马渐渐靠近。

    卫晗觉得那匹枣红马速度有些太快了,令他不禁担心会把马背上的少女甩下来。

    大白马却觉得这么全力奔跑十分称心,甚至鼓励般冲枣红马长嘶一声。

    枣红马跑得更快了。

    卫晗狠狠拍了大白马一巴掌。

    大白马扬蹄嘶鸣,以为得到了主人的表扬。

    两匹马追逐着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

    前方依然是望不到边际的草原,骆笙一勒缰绳,枣红马速度渐渐慢下来。

    大白马跟着减缓速度,不解用大嘴拱了拱小伙伴的脑袋。

    卫晗直觉今日骆姑娘心情不是很好,警告拍了拍大白马,示意它别惹事。

    枣红马终于停了下来。

    骆笙翻身下马,松开缰绳漫无目的往前走。

    青草地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织成大片大片仿佛望不到尽头的花毯,不远处是潺潺溪流与白练般的瀑布。

    飞流直下的瀑布拍打着巨石,这一方小天地最大的声响便是源于此。

    骆笙一步步走到瀑布那里。

    飞溅的水花落在她发梢衣角,冰凉彻骨。

    身边站定一个人,带着关切的声音响起:“骆姑娘,你怎么了?”

    骆笙凝视瀑布许久,突然侧头看他:“王爷还记得答应过我一个条件吧。”

    卫晗颔首:“骆姑娘说过,在你需要的时候,让我在能力范围之内帮你做一件事。”

    说到这里,他唇角微扬:“骆姑娘不必考虑有没有超出我能力范围,提出条件就是。”

    想一想昨日送来的秋葵烤蛋,男人眼神不自觉变得温柔。

    他送那一篮子六月柿过去,只是作为吃了骆姑娘一颗六月柿的补偿,没想到骆姑娘用六月柿做了新菜会想着给他送来。

    男人望着少女,语气温和笃定:“我很乐意帮骆姑娘的忙。”

    骆笙移开视线看向远方,声音轻得几乎被瀑布的声音遮掩:“王爷听说了么,太子的侍妾玉选侍……昨日得急症死了。”

    直到此刻,她说出这句话还恍若梦中。

    她失去的太多,拥有的太少,要承认再一次失去很重要的人这个事实,对她来说太难了。

    “骆姑娘需要我做什么?”卫晗看着她问。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到玉选侍,无论是她的人……或是尸身。”

    从骆大都督口中听一句玉选侍得急症死了,她如何甘心。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开阳王知道她一些不能对外人道的事,又没有揭发她的打算,可以说是目前她能求助的最佳人选。

    而她答应过给开阳王药引,请他做一件事是早就约定的交易。

    这一世,她背负的东西太重,不想再背负别的,哪怕是人情。

    卫晗看着她,只说了一个字:“好。”

    “那我等王爷的消息。”见他如此痛快答应下来,并没有问东问西,骆笙差到极致的心情没有变得更糟,转身走向悠闲散步的枣红马。

    大白马正甩着尾巴替枣红马驱赶蚊虫。

    骆笙毫不留情打断两匹大马的相亲相爱,翻身跳上马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