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掌欢 第216章 去吧

时间:2019-09-21作者:冬天的柳叶

    这么多年过去,萧贵妃想到往事,内心已经没有太多波动。

    但那香味一直留在了她记忆里。

    眼下尝到的肘子味道虽好,可在她看来还是比不过那只肥鸡。

    而能把叫花肘子做出这般味道的厨子,想来做的叫花鸡也不会差。

    永安帝听了萧贵妃的话笑起来:“不是御厨做的。”

    “不是御厨?”萧贵妃越发惊讶。

    “是骆大都督的女儿带来的厨娘做的……”

    听永安帝讲完,萧贵妃笑笑:“原来如此。骆姑娘真是个会享受的人。”

    “小姑娘会享受,也不是坏事。”永安帝淡淡道。

    骆驰如何宠唯一的嫡女,他有所耳闻。

    这不算什么事。

    他不介意臣子让家人过得舒服肆意些。

    忠心,才是最重要的。

    永安帝想想空荡荡的膝下,忽然觉得软糯肥美的肘子没了滋味。

    他曾有多名子女,可到如今真正是他骨血的唯有长乐公主一人。

    卫羌是他亲侄儿,过继到膝下按说与亲子无异。

    可终究只是按说,又怎么可能一样呢。

    站在他的位置,即便是亲父子,随着太子羽翼丰满都不得不防,何况只是侄儿。

    为此,臣子的忠诚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长处。

    至于才能——永安帝嗤笑。

    大周人才辈出,缺的从来不是有才能的人。

    “皇上觉得味道好,就多吃点儿。”萧贵妃夹了一片肘子,放入永安帝碟中。

    永安帝望着萧贵妃年轻明媚的面庞,含笑点头。

    吃得尽兴,永安帝来了兴致:“爱妃舞一曲吧,许久没欣赏过爱妃的舞姿了。”

    很快丝竹声响起,萧贵妃甩动长袖,足踩金丝软毯曼舞起来。

    卫羌来给永安帝请安,在帐外被拦下。

    “殿下稍候,贵妃娘娘正在跳舞。”

    卫羌立在帐外安安静静等候。

    不知过了多久,萧贵妃从金帐中走出来。

    “太子来了。”

    阵阵幽香袭来。

    卫羌移开视线,规矩打了招呼。

    萧贵妃笑笑,抬脚从卫羌身边走过。

    卫羌由内侍陪着进了帐中。

    萧贵妃没有回金帐,而是直接回到行宫,入池子痛痛快快沐浴。

    一番折腾下来,离用晚膳又不远了。

    萧贵妃斜躺在美人榻上,吩咐内侍:“去一趟骆姑娘那里,请她的厨子做一只叫花鸡。”

    内侍领命而去。

    “贵妃娘娘想吃叫花鸡?”

    内侍客气笑笑:“劳烦骆姑娘了。”

    “食材带了么?”

    内侍呆了呆。

    食材?什么食材?

    红豆见内侍一脸茫然,抿嘴提醒道:“就是肥鸡啊,做叫花鸡没有肥鸡怎么做?”

    这么简单的事居然想不明白?

    内侍提起一口气,又压了下去。

    他当然知道做叫花鸡需要肥鸡,可肥鸡难道要贵妃娘娘准备吗?

    “没带?”红豆声音微扬,“那就做不成啦,咱们这收拾好的肘子倒是不少,可没有野鸡咧。”

    别说野鸡了,今日连鹿和兔子都没见着,全是野猪。

    “这——”内侍一听傻了眼。

    骆笙淡淡道:“公公可以去御厨那里问问看。”

    内侍如梦初醒,跑去御厨那里弄了两只肥鸡来。

    叫花鸡与叫花肘子一样,都是费工夫的一道菜。

    内侍巴巴等着,被各种香味煎熬。

    “公公吃烤肉吗?”红豆笑眯眯问。

    内侍瞄一眼小丫鬟手中抓着的肉串。

    大小均匀的肉块金黄冒油,还撒了一层红红的辣椒面。

    他不吃辣的。

    “不吃吗?”红豆咬下一块烤肉,嘴角泛着油光。

    “那就尝尝吧。”内侍伸手接过肉串,大口吃起来。

    真辣,真香。

    许久后。

    红豆把装入食盒的叫花鸡递过去:“公公拿好了。”

    内侍接过食盒,挺着肚子艰难转身。

    实在是太撑了!

    萧贵妃一觉醒来在行宫的花园散步许久,总算等来这道叫花鸡。

    撕下一块肥嫩的鸡肉吃下,萧贵妃闭了闭眼睛。

    味道与她记忆中一样好。

    “骆姑娘有没有说什么?”虽然觉得味道好,萧贵妃只是吃了几块就停下来。

    内侍恭声道:“骆姑娘听闻是娘娘要吃,看起来很高兴。”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骆姑娘几乎没说什么,高不高兴更没瞧出来。

    不过想想吃了一肚子香喷喷的烤肉,说几句好话也无妨。

    “是么?”萧贵妃看一眼白玉盘中的叫花鸡,微微笑了。

    卫羌去到骆笙那里时,正好与萧贵妃派去的内侍错开。

    “殿下想吃酸汤鱼脑面?”骆笙瞥一眼立在卫羌身后的内侍手中提着的一尾鱼,淡淡问道。

    “自从那日尝过骆姑娘的厨娘做的酸汤鱼脑面,我一直念念不忘。”

    骆笙笑了笑:“我还以为殿下更喜欢吃叫花肘子。”

    见她漫不经心拨弄着花草,卫羌一时忘了回应。

    也许是偶然撞见的那一幕让他变了心态,此刻看着她,总是不自觉从那一举一动中寻找另一个影子。

    而后,就越发觉得相似。

    可以前为何没觉得呢?

    卫羌暗暗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却又忍不住多瞧眼前人几眼。

    骆笙随手抛掉一朵野花,笑道:“是不是玉选侍喜欢吃酸汤鱼脑面?”

    卫羌眸光微闪,良久才点了点头。

    他本来是为了玉娘来的,可听骆姑娘这么问,却有些不愿承认。

    骆笙冷眼瞧着卫羌的反应,暗暗疑惑。

    是哪里出了差错么?她以为水到渠成,玉选侍喜欢吃酸汤鱼脑面这种话会由卫羌先提出来。

    骆笙的沉默令卫羌不自觉想解释些什么。

    “玉选侍胃口向来不好,来到北河不大适应,胃口就更差了,所以才来麻烦骆姑娘。”

    骆笙微微点头:“确实挺麻烦的。”

    卫羌一愣,没等说什么,就见眼前少女笑了笑。

    “俗话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既然殿下与玉选侍都喜欢吃酸汤鱼脑面,不如趁着现在方便让我的厨娘教会玉选侍的宫婢这道菜吧。这样的话,以后哪怕回宫,殿下与玉选侍也能随时吃到。”

    骆笙嘴角含笑看着卫羌:“殿下觉得怎么样?”

    看着眉眼盈盈的少女,卫羌不由点头:“若能如此,自然再好不过。”

    骆笙侧头吩咐:“秀姑,随殿下去吧。”

    “是。”秀月不动声色走过去。

    搜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