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掌欢 第156章 相认

时间:2019-08-22作者:冬天的柳叶

    视线停留在林腾嘴角的水珠上,骆笙笑笑:“林大公子真是尽责啊。”

    早知如此,她该把水瓢扣这小子脸上。

    迎着少女意味深长的眼神,林腾突然感到一丝不自在。

    骆姑娘盯着他的脸看得这么认真干什么?

    明明来酒肆吃酒没有任何优待,不像是对他另眼相待的样子。

    林腾看着严肃,实则脸皮极薄,这么想着不由红了耳根,忙道:“不打扰骆姑娘了,我去周围看看。”

    “林大公子去忙。”骆笙微笑。

    等林腾带着手下消失在视线中,骆笙神色冷下来,转身步入酒肆。

    酒肆里看着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大堂依然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后厨门口的大锅中正炖着肉,还是香得人不自觉咽口水。

    不,比之往常多了一丝酒香。

    那是刚刚卫羌在时秀月失手摔的橘子酒。

    只闻酒香,地上的狼藉早就被络腮胡子与壮汉收拾走。

    红豆站在院中,单手扶腰,笑眯眯表扬二人:“还是你们两个勤快,不似有些人毛手毛脚浪费好东西。”

    要是摔个盘子碗儿的她也就忍了,哪怕摔个旧年花瓶也无所谓,可摔姑娘酿的美酒就没法忍了。

    络腮胡子与壮汉呵呵傻笑,一个去劈柴,一个去拿扫帚扫院子。

    得罪不起红豆大姐,也得罪不起秀姑大厨,他们还是干活吧。

    干活多好,努力干活,努力吃肉,这样的日子给个神仙也不换。

    骆笙走过来。

    “姑娘。”红豆忙凑过来,“昨日我看杜大郎磨了许多豆子呢,咱们今儿个要做豆腐吃吗?”

    豆腐也不错呢,白白嫩嫩,做成豆腐脑,或是煎得两面金黄撒上细碎葱花,怎么样都好吃。

    “我去看看秀姑准备得如何了,你们把酒肆里外都好好打扫一番,去去晦气。”骆笙交代完,抬脚进了厨房。

    因是酒肆,后厨空间极大。

    秀姑立在最里头的案台前,正在发呆。

    “秀姑。”骆笙喊了一声。

    秀月慌忙扭头,见是骆笙,不知怎的心中涌起难以控制的难受,陡然红了眼圈。

    她垂眸遮掩,对着骆笙微微屈膝:“姑娘。”

    “随我去东屋坐坐。”骆笙撂下这句话,转身往外走。

    秀姑擦擦眼角,默默跟上。

    红豆等人正忙着洒扫,无人留意这边。

    留意到也无妨,姑娘当然是想干嘛就干嘛。

    进了东屋,骆笙坐下,示意秀月也坐。

    秀月没有坐。

    骆笙也不勉强,直接道:“今日秀姑见到太子,似乎有些慌乱。”

    她没往下说,等着秀月的反应。

    从进京路上相遇再到进京后一点点展露属于清阳郡主的那些东西,直到昨晚有意让秀月见到她一身黑衣从酒窖出现,她不信到这时秀月还不愿意主动靠近一步。

    有些事,本就是水到渠成。

    果然,秀月在骆笙说出这句话后浑身紧绷,直直望着她问出一句话:“昨晚平南王遇刺,是否与姑娘有关……”

    “是我干的。”骆笙语气从容,拿起摆在桌几上的茶壶随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是姑娘——”秀月睁大了眼睛,不知如何说下去。

    骆笙抿了一口茶,一脸云淡风轻:“是我啊。我躲在树上射了他一箭,只可惜没射死。”

    “您为何,为何——”秀月不自觉上前两步。

    骆笙把茶盏放下,与秀月对视,轻声道:“到现在,你心中还没有答案吗?”

    秀月浑身一震,眼中迅速蓄满泪水。

    “郡,郡主——”她再往前一步,痴痴望着骆笙,“是您吗?”

    骆笙站起身来,握住秀月不自觉伸出的手。

    那只手干瘦粗糙,犹如老妪。

    可没人比骆笙更清楚,秀月如今还不到三十岁。

    与秀月咫尺而立,骆笙轻声道:“是我啊,秀月。”

    她一梦十二载,从尊贵不凡的清阳郡主变成了骄纵肆意的骆姑娘。

    披着这副皮囊在这世上踽踽独行。

    身在人间,心在炼狱。

    而今,终于能以清阳郡主的身份与旧仆相认。

    她是清阳郡主,是父王、母妃的洛儿。

    不是骆姑娘。

    “郡主!”秀月跪倒在骆笙面前,抱着她双腿痛哭。

    骆笙没有动,任由对方宣泄感情。

    不知过了多久,秀月哭声终于停了。

    “起来说话吧。”

    秀月爬起来,拿帕子擦拭眼角,等缓过劲来问骆笙:“郡主,您怎么会——”

    骆笙收拾好情绪,不以为意笑笑:“大概是上天垂怜,让我借尸还魂成了骆大都督的女儿。”

    “是苍天有眼,苍天有眼……”秀月胡乱说着,眼泪越擦越汹涌。

    骆笙抬手拍拍秀月的肩:“别哭了,说说小七是怎么回事吧。”

    秀月一下子醒过神来,望着骆笙神情激动:“郡主,小七是小王爷宝儿啊!”

    “宝儿?”骆笙后退一步,茫然坐回椅子上。

    对于小七是宝儿的可能,她其实有想过,却不敢想太多。

    期望过大,往往伤心越深。

    “我打听到的消息,十二年前的那个晚上,宝儿就被骆大都督的人摔死了……”骆笙用力抓着椅子扶手,咬唇道。

    “那肯定不是宝儿!”秀月抹着眼睛,又哭又笑。

    骆笙等她情绪缓下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秀月陷入了回忆:“那晚王府本来沉浸在一片喜悦中,突然就被许多官兵围住……府兵一个个倒下,杨准带着小王爷往外冲,是婢子亲眼瞧见的……”

    她看着未婚夫临危受命,带着尚在襁褓中的宝儿往外冲。

    他只是遥遥看了她一眼,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那么走了。

    她当然不怪他。

    她只恨手无缚鸡之力,不能杀敌助他。

    未婚夫带走的,是镇南王府的希望啊。

    后来她侥幸生还,亲手毁去容貌,活着的唯一念头就是找到杨准,找到小王爷。

    听着秀月讲述那个夜晚她不知道的点点滴滴,骆笙渐渐红了眼睛。

    这样说来,小七才是宝儿,而那个晚上被摔死的婴儿应该是为了掩护宝儿推出去的可怜人。

    骆笙庆幸幼弟还活着,亦怜惜那个无辜的孩子。

    而这些罪孽,全拜平南王府所赐。

    此时,一条路不知走了多少遍的林腾突然在一棵大树旁停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