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四章监狱

时间:2018-07-25作者:鄱阳孤鹜

    听了留里克的话,甘多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数个念头。转眼间他便躬身弯腰,冲着地牢内一招手:“大人,这边走。一路上我向您介绍一下监狱的情况。”

    留里克怀抱双手,冷笑看着他。

    他笑得更真诚了,腰弯的更低了。

    留里克不再玩闹他,这个人已经被压服了。他用下巴点了点前面:“带路吧。”

    “诶!”甘多笑起来,一路小碎步引领在前面。

    “监狱的主体都在下面,上面是看守起居的房间和一间水牢。”甘多介绍道。

    “水牢,就是之前我待的那间?”留里克问道。

    “对。”甘多尴尬地笑笑,他生怕留里克会想起过去自己曾做过的事情。

    留里克倒是不在意那么多,过去身份不一样嘛,他也理解。

    他接着问道:“监狱一共有多少看守?”

    甘多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就我一个。”

    留里克震惊地看着他:“这么大的一个监狱只要你一个看守就够了?看来你很强啊!对你的判断要提高了。”

    甘多背上刷的一下就汗湿了,再提高就没法儿活了!他连忙解释道:“其实那些囚犯都关在监牢里,很听话的。而且还有别的防范措施。”

    留里克正好奇究竟是什么防范措施呢,甘多却不说了。

    二人往前走了不远,地道豁然开阔。三米来宽的走道,左右两侧是三十来个大铁笼,笼内铺着稻草,养着猛犬。

    它们一见二人进来,纷纷从草铺上爬起,走到栅栏前。

    留里克好奇地看着它们,问道:“这些狗都是你养的?”

    “我哪儿养得起它们啊!”甘多笑着说道,“这些狗是安加侯爵的,都养在这儿。一方面是看守囚犯,另一方面有时侯爵外出打猎就会带上它们。”

    留里克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狗:“难怪监狱里只需要你一个看守呢。要是它们再聪明一点,你都可以滚蛋了。”

    甘多只得在一旁尴尬地陪笑。

    留里克走到笼子前蹲下,笼内的猛犬闻到陌生的气味,猛地扑上来,呲起牙来。留里克发现它牙缝里有一些黄色的丝状物。

    他冷着脸回头道:“它们平时不会吃人吧?”

    甘多看着他的表情,一下慌了神。连忙说道:“不会不会!它们平时都是吃肉干的,是安加侯爵特地从军队厨房里拨过来的。”留里克听了这话,方才松了口气。不过他发现甘多神情有些闪烁:“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甘多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有时候囚犯不听话了,暴动了,就会把狗放出来……”

    留里克明白了,也对,不这样做的话,这群狗不是白养了嘛。于是他也不再说什么了,站起身子继续向前走去。

    甘多连忙跟了上去。

    “再说说还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吧。”留里克淡淡地说道。

    甘多在身后应了一声,接着介绍起来:“每日里就是每天领囚犯和猎犬的饭食,囚犯早晚各一顿,猎犬一天三顿。然后每周倒一次囚犯的屎尿。”

    “等会儿,每周倒一次?”留里克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问道,神情震惊。

    “呃,对啊……”甘多迟疑着答道。

    留里克一脸嫌弃地看着他:“难怪着监狱里这么臭。你倒那些东西地时候不觉得恶心吗?”

    “呃……”甘多正迟疑着,可是没等他回答,留里克已经转过身去,好像明白了似的。

    甘多觉得留里克对自己产生了某种诡异的认知,刚想解释,留里克问了:“你在监狱做了多久了?”

    “五年了。”

    “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吗?”

    “没错。”甘多脸上产生了一丝怨恨,刚巧被回头的留里克捕捉到了。

    “嘿,你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你要知道并不是我有新抢你饭碗的。再说了,就这个肮脏地方,你觉得我会一直待在这儿吗?”

    听着留里克的问话,甘多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你放心,之前是什么样子,以后还会是什么样子。你的生活不会因为我来了而有任何的改变。该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毕竟你已经独自做了五年了,很显然你一个人就足够处理监狱中的事务。”

    甘多狠狠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认可!

    “你放心吧。”留里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这监狱里的事情,还都指望着你做呢。”

    甘多又点了点头,他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仔细想了想,领饭,倒屎尿……这些活儿都还是自己做呢,留里克什么都不用做。原来如此!他被我架空了!甘多自鸣得意起来,他为自己的智力自豪。果然,有时候示人以弱是明智之举。

    过了狗舍,又下了一个阶梯,终于到了囚犯的牢房。

    依旧是三米宽的过道,两旁是牢房,不过是粗木栅栏而非铁质的。牢房里铺着稻草,每间有十人左右。

    甘多在一旁说道:“这些人,有的是犯了军纪,判到这里待上十天半个月的。还有的是附近村子里犯了罪的,被判到这儿来。诶,您看这个。”他走到一个牢房外,“这些是聚众赌博的,关两周。”

    留里克走过去,里面坐了八个军汉。此刻他们正笑嘻嘻地看着二人,其中一人对留里克说道:“大人,能不能让你身旁的狗子把便桶换了?太臭了!”

    甘多怒骂道:“闭嘴!自己拉的,活该你闻!”

    其余军汉纷纷大笑起来,有的回骂甘多。

    留里克指了指前面,说道:“接着走吧。”

    甘多连声应诺,继续向前走去。又到了一间牢房外,他指着一个小男孩说道:“他是因为放牛时把主人的牛搞丢了被关进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呢。”

    他正说着,就被留里克打断了:“我不关心他们犯了什么罪,接着走吧。”

    留里克心里清楚,这监狱五年来都是甘多一个人打理着,安加侯爵没道理把自己丢进来。他一定有自己的用意。

    甘多诺诺地在前方领着路,很快下了这层,在下一层也是牢房。不过栅栏换成了铁的,每间牢房里也只有一个人。

    “大人,这些都是死囚。”甘多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