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三十章诚实与惩罚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海面上总有风在轻轻地吹。

    正如风中夹杂的细碎的人声也从不缺席。

    风吹进一个人的耳朵,然后从他嘴里飞出,来到另一只耳朵。

    它像一个旅人,不断地在世间游移。

    仿佛没有它不知道的事情,没有它传递不了的消息。

    不知从何时起,船队中开始流传一段关于君士坦丁堡美食的描述。

    附带着还有些对于当前境遇原因的探究。

    ……

    ……

    船队驶入地中海已经有四天了,左右再也不见岸边茫茫的绿树。

    四望无垠,唯有海天交融处的一天白线。

    在这样的环境里待得久了,人的心理很容易变得纯净,变得像个孩子一样。

    而众所周知,孩子是不讲什么逻辑的。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信自己想信的话。

    这样的状态,放在孩子身上叫天真烂漫,纯洁无暇。

    而放在成人身上,就显得有些偏执了。

    因为成人的世界是要讲道理,讲逻辑的。

    而明显的,这群失落的,在无依无靠的海上漂流过久的男人们开始变得偏执了。

    这种声音,也传到了谢尔盖的耳朵里。

    当时,他沉默地站在窗前,良久。

    然后他派大副去调查了一番,查查是谁在传播这种言论。

    大副顺藤摸瓜,花了一天多的时间,发现全船队的人都传播了这番言论。

    一问起来,他们的回答大同小异:“我们就是说着玩儿嘛!何必当真呢?你是不是当了官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

    追根溯源之后发现,言论的传播者是一个来自拉多加堡老鼠街的水手,待在倒数第三船上。

    说起老鼠街,是拉多加堡建立后不久出现的一条街道。

    大家都不是很明白,拉多加堡刚建立没多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懒散贫民自动地聚集到一起住下。

    在那儿,留里克的一些政令很难推行下去,因为没有人愿意去执行。

    总而言之,那人就是从老鼠街来的,因为整天待着顶狗皮帽子,人们都直呼他为狗皮帽子。

    至于真名,没人知道。

    就好比一谈到总统,大家都明白了他的身份。要是再深一步思考他是谁,那就要花费些功夫了。

    总统?那一任总统?哪个国家的?

    标榜的头衔越多,自我越少。

    在人们看来,狗皮帽子就是狗皮帽子。

    总之,大副查明了话题发起人就是狗皮帽子,并报告了谢尔盖。

    这天,处理完船上的事务。

    谢尔盖带着人来到了倒数第三条船上。

    这不只是船所处的位置,也是这艘船的名字。

    第一任船主并不是很擅长取名,而他第一次驾驶这条船出海时处在倒数第三。

    于是便把这做了船的名字,刻在船舷上。

    一艘又一艘船被跃过,谢尔盖终于来到了这条船上。

    大副曾提议直接把船划回去,停到倒数第三条船旁。

    但是被谢尔盖拒绝了。

    他说:“那样就很容易惊动他。我们悄悄地过去。而且我想看看他有没有说些别的什么。”

    中途经过了数艘船,水手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瞧着谢尔盖,带着点仇视。

    谢尔盖不明白,就为了那么一点虚无缥缈的食物,至于如此吗?

    他不明白,这些水手已经偏执了。他们纯洁的像个孩子。

    众人来到船上,在甲板上没有发现戴着狗皮帽子的人。

    “你确定他一定戴着狗皮帽子?”谢尔盖不确定地问道。

    “没有错的。为了让别人记住他,他故意每一天都戴着狗皮帽子,不论冬夏。”大副答道。

    谢尔盖撇了撇嘴,这样努力的人还真是很少见的。

    众人下了甲板,来到船舱中。

    推开一间间舱室的门。

    有些存着货物,有些里面有人,有些空空如也。

    最终,众人来到一间舱室外,正准备开门,就听见里面一人高声喊道:“到你了!到你了!”

    谢尔盖伸手止住了开门的人,轻声说道:“听听看。”

    就听屋内传来多人的声音,“十一,十二,十三,啪(拍巴掌声……”

    谢尔盖不解地扭头看着众人,一旁一个水手轻声解释道:“这是个游戏,众人围坐一圈,轮流说数字。没到与七相关的就拍巴掌。

    如果失误了,就要选择诚实与惩罚。”

    “什么是诚实惩罚?”谢尔盖觉得今天遇到了太多的新名词。

    “诚实就是一个人问问题,失误的人必须诚实地回答。惩罚是另一个选择,要完成另一人提出的一个要求。”

    谢尔盖听了之后思索了片刻,问道:“无论问什么问题都得诚实回答?无论什么要求都得照做?如果说假话,不照做呢?”

    “那就看你脸皮厚不厚了。”水手耸了耸肩。

    谢尔盖不再发问,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

    “你这一生,想要有多少个男人?”只听一个水手问道。

    谢尔盖一愣:“船上还有女人?”

    却听另一个男水手用娇羞的声音答道:“我希望有四个……”

    来不及听清楚后面的话,谢尔盖立马从门上弹开了,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不在等候,一脚踹开了舱门。里面果然有一个戴着狗皮帽子的水手。

    “大人!”舱内众水手慌忙起身。

    谢尔盖沉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在玩游戏。”狗皮帽子试探着答道。

    “我当然知道你们在玩游戏。可是现在不该认真的工作吗?为什么你们要在其他水手们工作的时候玩游戏?”谢尔盖沉着嗓子说道。

    “你们不觉得羞愧吗?”大副也在一旁帮腔。

    狗皮帽子涨红了脸,诺诺的应下了。

    谢尔盖环视众人,还是不觉得消气。

    他接着说道:“再说了,你看看你们刚才玩的是什么?诚实与惩罚?”

    “是的,大人。”狗皮帽子低头答道。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刚才在门口也听了一会你们问的问题。一个男人问另一个男人这辈子想要几个男人。

    你们还讲不讲廉耻了?嗯?瓦良格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狗皮帽子低着头忍耐着,听着谢尔盖的训斥,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怒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