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二十七章酒馆消息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暂且不提乌托斯和石勒带上人马,星夜兼程赶往塔尔斯要塞。

    且看特鲁沃尔这边,依然继续着那趟任务。

    这一日,商队进入保加利亚地界,到了多罗斯托尔。

    众人刚夸过多瑙河,此时尚还疲惫,沉默着进了城,找到一家小酒馆。

    几杯麦酒下肚,众人才复又有了精神。

    “我是再也不想过河了。在水上航行的感觉太糟糕了。”杰克扶着桌子坐下,脸色苍白。

    特鲁沃尔拿着一杯酒在他对面坐下。

    “小子,这么点风浪就受不了了?以后还怎么面对人生的风雨?”

    杰克抬眼一瞥,说道:“这不是一个比喻吗?”

    噗——特鲁沃尔被呛得喷出一口酒水。

    他嫌弃地看着杰克:“你这人真无趣。”

    杰克看了看他,晃晃悠悠地倒在桌面上,闭上了眼睛。

    特鲁沃尔拿起酒杯再灌了一口,实在是觉得有些无趣,便拍桌子呼唤小二。

    “小二!小二!”

    穿着布衣,肩上搭着块毛巾的小二很快就跑了过来。

    “大爷,有什么需要?”他挂着职业的笑容问道。

    “有烤肉吗?只管上来。”特鲁沃尔说着,边喝了口酒。

    “诶!您稍等。”小二迈着碎步迅速退下。

    特鲁沃尔等着烤肉,喝着麦酒,百无聊赖。

    没奈何,他开始环视酒馆内的场景。

    十八张油腻的长黑木桌,九十六把木椅,有的有靠背,有的没有。

    商队中的伙计和巴萨卡占据了大半个酒馆。

    剩下的几张桌子旁也坐了些武士打扮的人。

    特鲁沃尔想着:“怎么来酒馆的都是舞刀弄剑的?就咱们不在乎钱吗?”

    虽然这样想着,但他依然灌了一口酒。

    一旁的同伴在聊着路上的经历,其实是大家都有的经历。

    那么他们聊什么呢?

    就是那些所谓的秘密。每个人在宣传八卦前都会故作姿态地扭捏一番,然后假装神秘地说:“这是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千万别传出去,那样我不好做人。”

    而听八卦的人肯定信誓旦旦地答道:“不会的不会的,保证不说出去。”

    后来秘密就传开了,不再说秘密。

    然而大家都信守了承诺,谁在传播秘密呢?

    是老天爷吧。只有他是全知的。

    这时候那些伙伴就在盘算着怎么扮一回老天爷。

    而巴萨卡那边就比较安静了,众人吃着各自的食物,间或轻声交流一下习武心得。

    并不是他们不想去传播八卦,毕竟那是很轻松的。

    只是特鲁沃尔对于说八卦的行为颇为厌烦。

    一旦巴萨卡被特鲁沃尔抓到在说八卦,少不了一场比试。

    而在巴萨卡中,还没有谁能够在单挑中胜过特鲁沃尔。

    因而特鲁沃尔将目光放到了那些陌生武士身上。

    什么人会在大白天来酒馆里消磨时光呢?

    有钱的,有闲的,很明显眼前这些武士就是这样。

    刚完成一项任务,收到了佣金,却还没有接到下一个任务。

    你不能指望这些在刀口舔血的汉子会找块农田或工坊去做点杂货消磨时光。

    特鲁沃尔支起耳朵留神细听那边的谈话,他希望自己能够听到一些与八卦不同的东西。

    然而他失望了。他不明白八卦是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最快的方法。

    人们总是会重视这种所谓的分享秘密。他们能从中感觉到自己被信任了,自己融入了某个圈子。

    而通过继续传播这个八卦,他能够融入更多相关的圈子。

    所以我们常能够在酒桌饭局上看到一个这样的场景——一个人提出了一个秘密,那么在这个秘密失去吸引力之前,他会成为圈子的中心。

    用不了多久,这个秘密就将众所周知,不久后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

    那么便少不了一场风波。

    言归正传,特鲁沃尔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

    一听这话,特鲁沃尔心中的好奇之火就被浇灭了。

    无论他要说什么,不久之后所有人都将知道了。

    可是声音并不是他不想听就能够挡在耳外的。

    “什么呀?”他的同伴很配合地应答道。想要知道一个秘密,你必须顺着秘密的掌握着说下去。

    “前些日子塔尔斯要塞派出了一支军队。”

    “又是去阿拉伯的吧?这不是什么新闻了。”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声音在空气中能肆意传播,进入任何一个健全人的耳朵。

    “如果是这样,算是秘密吗?”掌握秘密的人很是骄傲,他无法忍受同伴质疑的口吻。

    “那是什么?你快说呀!”

    讲秘密者喝了口酒,他享受这种被簇拥的感觉。

    特鲁沃尔也喝了一口酒,为了压下心中的厌倦。

    “那支军队是往内陆去的,他们去了斯拉夫人的地盘。把那儿新建的瓦良格人的城堡攻陷了!据说他们酋长父亲的脑袋就插在城门上呢!”

    轰,一张长桌突然掀翻在地,发出巨大的响声。

    “啊!发生什么了?”杰克摔倒在地,脑袋上磕了一个包。

    但他迅速拔出腰间长剑,站了起来,摆出防御姿势。

    “你说什么!”特鲁沃尔没管杰克的伤势。

    他大踏步走到那个武士面前,轻舒猿臂揪住衣领,提了起来。

    “你仔细说说,塔尔斯要塞的军队做什么了?”他瞪着大眼,血丝弥漫开来。

    附近的巴萨卡一见统领动作,顷刻间一齐拔出武器,围住了那张桌子。

    桌旁的武士一开始还拔出来武器企图还击,可是一看有四五十名猛士围着自己等人,立刻以比拔剑更快的速度把剑插了回去。

    “大…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被特鲁沃尔提起的武士颤抖着说道。

    特鲁沃尔甩手只一掼,把他掷在桌上。反手便拔出长剑,砍在他耳旁。

    “把你了解的,关于拉多加堡的情况说出来。听不懂人话吗?”特鲁沃尔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就是,拜占庭不知道从哪得知兄弟会是瓦良格人留里克控制的,有听说他建立了拉多加堡。便派了军队去讨伐他。然后,城破了。”武士瑟瑟发抖,他现在无比痛恨自己在酒馆里说八卦的行为。

    “那个酋长的父亲是怎么回事?”

    “据说是个老人,名字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这话,特鲁沃尔只觉得眼前的世界疯狂旋转起来。

    “那,留里克呢?他被抓了吗?”他勉强维持住神志,接着问道。

    “他逃走了,现在还没被抓到。”生怕说的不仔细,武士又补充了一句,“在我得知消息的时候还没有被抓到,现在就不知道了。”

    哪知这句话对特鲁沃尔的打击更是巨大。

    他晃晃身子归剑入鞘,冲着身周的巴萨卡说道:“我们走。”

    一旁站着的商队主人连忙劝阻:“别呀,还没休整多久呢。”

    “我们有别的事情要做,你自己路上小心吧。”说着不管主人的劝阻和让他退钱的叫喊,特鲁沃尔带着人走出了酒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