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五章围城(二)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空地上不时扬起一阵飞尘,城墙上下的人对望着。

    阿西莫夫站在自家阵地上,连月来的行军让他心神俱疲。他对身旁的副手说道:“传令下去,五百人一队,依次攻城。让投石车攻击城墙。”

    “遵命!”副手领命,接着告诉传令兵。

    很快传令兵就在各支部队之间穿行,所到之处的人群都移动起来,像是一支小舟从波面划过,波纹缓缓荡开。

    湖面终于恢复了平静,人潮不再涌动。队伍分成了阵列分明的五块方阵。

    其余的士兵在投石机旁忙碌着,围绕着投石机,忙碌的人群分成五个不断蠕动变化的黑团。就像是围着饴糖的蚁群。

    轮轴吱呀呀地转着,发出耕作一天的老农直起腰来时的那种声音。

    一块块巨石被放在投勺上,这些大地母亲的肌体蓄势待发去拥抱她的孩子。也不管孩子们能否承受这份母爱。

    恐惧的眼神从城墙上投下,注视着这五台巨兽。没人知道下一块石头会落在哪儿,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这就是命运的奇妙所在,它总不肯给你一个确定的绝望,必要留给你一个希望的可能。

    ……

    ……

    索普是个君士坦丁堡人,他父亲是个布商,从小家境还可以。

    可是他有一颗从军的心,都要怪那些骑士小说的影响,在少年人心中投下一个可以用年轻肉体去搏一个未来的错觉。

    总之,在索普十八岁那年,他参军了。一个月后他就失去了那些过往的幻想。不止一次,脑海中出现一个名为逃跑的恶魔。可是他不敢。

    多年过去了,年轻的索普成了大叔,他不再想着逃跑,也不再幻想建功立业。

    在一个宿醉后的下午,他被队长叫醒。在迷糊中整理好行装,他就跟着部队出发了。等到清醒过来,已经是在十余里外了。

    一场战争,发起者知道为什么而打,将领知道怎么打,那么最下面的兵卒呢?上面怎么说,那就怎么打。

    为了自己去杀人,是杀人犯。为了他人去杀人,是杀手。一群人为了他人去杀人,那就只能是军队了。

    索普就是这样,浑浑噩噩地出发,漫无目的地跟着部队走。大家都在朝那个方向去呢,跟着准没错。

    至于最终要去哪儿,只能靠士兵中流传的一些小道消息了。在最初一段时间里,那些传播消息的人过了一段不错的好日子。可是很快就被证实都是假消息。

    时间过得很快,再没人关心要去哪里了,那根本不重要。

    索普的生活根本没有什么变化,往日里身边那些朋友没有改变,该吃饭吃法,该吹牛吹牛,只不过换了一个地方罢了。

    五个月过去了,大军终于到了拉多加湖畔。

    直到这时,索普才知道作战目标是湖畔的那座拉多加堡。他得到消息后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当事情刚发生的时候,人总会感到很激动。可如果获得消息到事情发生之间的时间过长,激动会渐渐消失。甚至到了事情来临时,心里会有如一潭死水。

    此时的索普就是这样。是进攻拉多加堡还是别的什么堡,又什么关系呢?他无法决定。拉多加堡就在眼前了,除了按照命令进攻还能有什么方法呢?总不能当逃兵。

    其实前一晚休息时,索普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索普没有参军。当他想要去的时候,他父亲严厉地阻止了他。两人激烈地争吵了起来。

    索普抱怨说他的一生都被父亲设计好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被写成了一张计划表。

    可是他不是父亲手下的那些布匹,而是一个人,是他的儿子。索普这样抱怨道。

    父亲的回答很简单,一个愤怒的巴掌足以让索普说不出话。但他还有愤怒的眼睛可以用来瞪视。

    该怎么让儿子不再瞪着自己呢?父亲很苦恼地想着这个问题。总不能把他眼睛戳瞎了。

    最终他想到了,只要让索普闭起眼睛就好啦,多简单!

    于是他拿起了手边的棍子,敲了下去。

    多年来,街坊邻居都见惯了索普一瘸一拐地经营着店铺的模样。以至于有些人闲聊的时候说起索普,会说他一直都是瘸子呀。

    很多年过去了,索普老了,他的父亲也老了。

    这天,父亲终于感觉到主的召唤。他把索普叫到身前。

    “你一直在抱怨我没有让你去参军,觉得那样你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活。”

    索普沉默不语,有时候无言更能表明一个人的态度。

    “哪有会怎样呢?虽然你是一个士兵而非布商,可是有什么区别么?这么些年来,你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不过是勉强维持生活罢了。

    这就是你的本性,难道你觉得军队能够让你脱胎换骨吗?你只会在哪儿成为一个兵油子,照旧混日子。

    而且,去了部队,你的人生就不被安排了吗?你可以成为生活的主人吗?”父亲不再说话了,露出诡异的笑容。气绝了。

    索普愣在床前,等到醒过来,愣在床板上。

    ……

    ……

    等到了拉多加堡城外,索普没有一刻停歇。先是在队长的带领下跑出里许去砍树,然后把树木拉回来。几趟后终于不再砍树了,开始削木头。

    索普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一个士兵还是木匠。小说里不是说军人的剑需要敌人的鲜血才能喂饱吗?难道说木屑也行?

    他的军旅生涯大半是在塔尔斯要塞的驻守中度过的。他见过阿拉伯人攻城,破坏过他们的器械。也参加过野战,参加过镇压起义,参与过剿匪。攻城,还是第一次。

    城墙上的人想象不到对面的敌人也会是第一次。面对未知时,人心中的恐惧会被自我放大,最终被想象出来的怪兽吞噬。

    索普在工匠的指挥下把木头削成适当的形状,然后组装成投石机。这时候他想着,我终于安排他人的生活了,我也有干预他人生活的能力!哪怕这只是一棵树。

    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