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四十四章林中教堂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就在众人说笑间,马车驶入了一个村庄。到了驿站外,车夫把车停住,来到门口对众人说:“好了先生们,故事留待以后再说吧,今晚我们先在这儿休息。”

    武士们先下了车,站在地上伸着懒腰活动筋骨。“他娘的,骨头都颠散了!”

    车夫在一旁陪着笑,他等着众人离开好给马儿也放松一下呢。

    大家下了车,陆续都进了驿站,武士先向老板要了一些酒和肉食。农夫则是点了几个面饼。

    牧师和医生坐在一块,他招呼着留里克也坐过去。

    “小伙子,村子附近有一个教堂,其中住了一位有名的神父。医生原本准备和我一起去拜访他。我看你对神学颇有了解的模样,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神父对留里克发出了邀请。

    留里克本就没有固定的路线和计划,自然无可无不可。

    三人随意用了些饭食,便出发向教堂走去。

    确实不远,三人在林中穿行了十余分钟,便到了教堂门口。

    这是一座石砌的教堂,一道高大的围墙从正面墙壁延伸出去,在后方合围。虽然隐于这密林深处,不过从其风格上也能看出设计者绝非常人。

    教堂不寻常,大门更不寻常。并非是通常使用的木门,而是一道石门。门上有一块正方形的凹槽,画成了九乘九的棋盘模样。

    第一行全空着;第二行是空、3、空三格、9、空、5、空;第三行是空两格、9、8、2、空两格、1、3;第四行是1、空、7、空、9;第五行是3、空六格、4、5;第六行空了八格,最后一个6;第七行是空、2、空两格、7、4;第八行除第四格是9外全空;第九行是空、6、空、1、空、5、4 。

    而在凹槽右边是另一个凹槽,其中分为九列,每一列有九块小方石。留里克拿起看了看,原来刻着1-9几个数字。旁边还画了一条横线,一条竖线,还有一个方框。

    一旁牧师说道:“这道门一般人可进不去啊!”

    留里克微微挑眉,这可是九成九的数独,一般人当然进不去,看来这个神父真是个妙人啊!在这个年代就会这么高深的数独。既然要破解了数独才能进去,看来是用磁石制成的吧,门内肯定也有机关。

    留里克自信地拿起了一块方石“1”,走到数独面前。“就让我这个经历了21世纪中国数学教育的人来解开它吧!”

    牧师看着留里克拿起了方石,原本迈出的步子也缩了回来。多少年没有见过人来破解这个了?真期待啊。

    留里克仔细地观察着数独,看这个规则,应该是横竖和小方框内只能是1-9了,没有加上斜线,倒是简单了不少。

    唔,先看第一个空格,第一行是空着的可以不用考虑,而第一个小方框内是3、9,第一列是1、3,所以这个格子可以是……2、4、5、6、7、8?

    什么东西?留里克连忙从附近找来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九宫格,先把3和9填了进去。

    接着在第一格写了2、4、5、6、7、8,接着抬头思考了一会,在第二格写下1、4、5、7、8,……第三格写1、2、4、5、6、8,第四格2、4、5、6、7、8……

    留里克站起身,把树枝丢到一边,面无表情。

    我不是傻子?我不是傻子。我不是傻子!

    他来到牧师面前,说道:“牧师先生,你会带我们来这儿,肯定是有办法进去的吧?”

    “你不继续破解这个吗?”牧师笑着问道。

    “不了,题目错了。”留里克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牧师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些年也见了很多这样的人了。

    不过他还是迈步走到门前,把嘴凑在门缝上,大喊道:“麦克!麦克!麦克!”

    然后就退回了原位。留里克惊愕地看着他说道:“你不是说一般人进不去吗?你不去解开那个谜题?”

    牧师笑呵呵地答道:“那个题目我可解不开。之所以说一般人进不去这扇门,是因为这扇石门太沉了,一般人推不开。”

    就在留里克吃惊的当口,门轰隆隆地开了。

    一个高大的肌肉男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粗布短衫。

    “噢!原来是西瑟尔神父!”男人说道。

    西瑟尔神父不满地捂住了耳朵:“麦克,说话声音别这么大。”

    “好的!西瑟尔神父!快进来吧,主人在书房呢!”麦克把门开大了,邀请众人进去。

    进门之前留里克还是忍不住望了一眼数独,“这什么恶趣味呢?”

    穿过大厅,从小门进入后庭,麦克领着他们走过长廊,到了书房门口。庭院其实就是一片墓地,一般人享受不到的墓地。

    书房中一位老人早就迎了出来,“西瑟尔,果然是你,好久不见!”

    西瑟尔神父握住老人的手,说道:“老师,您是听见了麦克的大嗓门吧?”

    老人笑而不语,将众人迎进了屋内,然后对麦克说道:“麦克,可以去为我沏一壶茶吗?”

    麦克转身离去了。老人回身走向众人:“西瑟尔,你怎么想起来我这了?”

    “老师,帝都实在呆不下去了,我想出来看看还有没有希望。”西瑟尔叹道。

    老人也是叹了口气,安慰道:“皇权的强势对于神的威严来说只是一瞬罢了。”

    西瑟尔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

    “可是对于你们来说却是大半生啊。”留里克开口道。

    老人这才看向他,疑惑地问道:“这位小伙子是?”

    留里克说道:“我叫留里克,是个水手。”

    “噢,你好,我是尼基弗卢斯。人的一生虽然是短暂的,可是心中的信念是永恒的。只要永远怀着善良之心,不断为了目标努力,并将之留存下来,我们也是永恒的。”

    西瑟尔听了连声祷告,然后问道:“老师,您还在写《简史》吗?”

    老人欣慰地笑了笑,说道:“进展不错,那可不像吟游诗人那般轻轻松松就能写出来的。”

    “真的很期待啊!对了,这位小伙子可是个妙人啊。”说着,西瑟尔把留里克在路上的言论以及方才破解数独的行为说了一下。

    老人惊异地看了一眼留里克,说道:“很多年没有人碰过那个数独了,你会做吗?”

    留里克木然地看着他,这老头儿会不会聊天?

    老人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我倒忘了,西瑟尔才说你没做出来。”

    留里克已经做不出更冷漠的表情了。

    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