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四十三章农夫的故事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众人笑得累了,都停了下来。农夫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捂着嘴连声咳嗽。

    这时斜对过的一个武士诧异地问道:“诶,你手怎么了?”

    农夫翻过手背来看了看,无所谓地笑笑说:“没什么,我们全村人都这样。”

    其余的人都把注意力投向了他的双手,发现右手缺少了大拇指,就像一只蹼。

    牧师问道:“天底下还有这种疾病吗?竟然全村人都失去了拇指!这不会传染吧?”说着往里缩了缩。

    其余人听了不由得也拉开了和农夫的距离。

    农夫看了看左右,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突然他举着手扑向牧师:“唔哦!”

    “啊!!!”牧师吓得举起用衣袖包裹严实的双手扑打。

    谁知道农夫只是作势吓他,很快就做了回去,哈哈大笑。

    “这不是什么传染病。是我们那儿村长的法子。”农夫苦笑着解释道。

    留里克奇道:“这是怎么个说法?”

    农夫说道:“这个故事可就说来话长了。我来自留金科夫村。”

    “噢!就是那个‘强盗的母巢’!哈哈哈哈。”门口的一个武士惊呼。其余三个也大笑起来。

    农夫颇有些生气,争辩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从村长来了之后我们那里再也没有出过强盗!”

    医生很感兴趣:“治理地方可不简单啊,而且能够把一个‘强盗母巢’改造得没有一个强盗。看来你的村长是个大才啊!”

    农夫得意地看了一眼武士们,亲切地对医生说道:“谁说不是呢!在村长来之前,我们那儿的孩子就一个梦想,长大了就去做一个伟大的强盗!

    现在十年过去了,再回村里看看,绝对没有一个孩子会有那样的想法。他们只想着种好眼前那一亩三分地。”

    见牧师开口想要说话,农夫做手势打断他,说道:“先生们,请先让我把故事说完再问问题吧!不然等到天黑了也没有办法把故事讲完的。”

    众人呵呵笑着,皆是应允。

    于是农夫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

    ……

    ……

    留金科夫原本是斯拉夫人的一个小村子,后来被罗马帝国夺了去。不知多少年过去,阿拉伯帝国开始扩张,留金科夫离阿拉伯反倒更近了。加之靠近海边,整日里乱得很。

    帝国和阿拉伯开战,部队要依靠着留金科夫进行补给。打胜了,物价也被部队抬高了。打败了,阿拉伯人就过来劫掠一番。

    海上的诺曼海盗也时不时地来打秋风。留金科夫人的日子一直惨兮兮的。

    直到有一天,村里有个汉子站了出来。他说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他要让村民过上好日子。

    于是他把村里的青壮都拉拢起来,溜过边境去偷了些阿拉伯部队的装备过来。

    中间他耍了些小伎俩,使得阿拉伯人以为是帝国军队搞得鬼。因此还爆发了几场不大不小的战斗。

    趁着双方军队战斗的空档,他扫荡了周围的几个村落,让留金科夫人过了一段好日子。他也借此成为了留金科夫人心中的英雄。他带来了粮食和自由。

    可是战争是会结束的。等军队空闲下来,便准备开始围剿他。

    留金科夫的村民或劝他投降或劝他逃跑,甚至有些村民准备向军队告发他。

    英雄伤了心,他带着部下在夜里趁军队休息时攻入营地,没有一个活着的士兵走出来。然后他就带着部下逃走了,成为了游荡在附近的强盗。

    帝国没有放过他,很快就派出部队增援,大规模的追捕他。

    而新的留金科夫村长也上任了。

    留金科夫之前的行为甚至可以说是叛国了。新的村长把怒气都撒在了剩下的村民身上。

    苛捐杂税名目繁多,严刑重法甚至不依法。村民不断死去,终于又有人忍耐不下去了,趁夜里取了村长的性命,然后逃奔了强盗。

    一任任村长到来,为前任报仇。一代代村民活不下去,杀了村长逃奔强盗。

    可并不是每一个村民都有勇气逃离的,而且不是谁都舍得放弃那祖祖辈辈生长的土地去做一个流寇。

    村民死不完,就不断有村长到任。村长杀不完,就不断有村民变成强盗。

    到后来留金科夫被称为“强盗的母巢”,村长上任也开始带着兵卒了。

    有一天,新的村长有来了。他穿着君士坦丁堡最流行的服饰,带着眼睛像是个学者。他带着二十个英武的亲随。

    村长招集村老,了解了一下情况。村老们都很不屑,“了解什么?不是早都知道了吗?就是不知道要怎么折磨我们啊,还是趁早再逼疯一个杀了他吧。”

    村长倒是很和气,了解完情况还招待他们用了中饭,方才把他们送回去。

    接下来的几天,村长陆续走访了村中各户人家。推开门,有时会受到不错的接待,有时会看到受伤小兽般畏惧躲闪的眼神,有时遇到的屋主却是脾气暴躁之辈,对村长没什么好脸色。

    可是不管他面对什么样的对待,村长从来不恼,都是和颜悦色的。

    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村民们还是没有等来村长的欺凌。相反,村长一直在鼓励耕作,甚至于颁布了耕种补助。

    似乎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村长看着田里劳作的村民,总是很觉得欣慰。

    村民们很不习惯,近百年来,他们重复着短暂高压劳作,村长死亡,部分村民成为强盗然后带来粮食,过一段轻松自在的时光,等待下一任村长。

    他们在这样的生活中长大,衰老,这就是他们生活的法则。

    新村长打乱了这一切,破坏了他们的传统。他们再没有休假了,只有整日面对着湿烂的黑泥劳作。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快一年,村老找到了村里的泼皮。

    “果沙,你喜欢现在的日子吗?”

    果沙惫懒地答道:“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呢?每天到点去和烂泥巴打交道罢了。”

    “你不想要做一些改变吗?你不是一直向往快意自在的生活吗?”

    “您想要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带上村里的小伙子去投奔强盗,带些粮食回来这样乡亲们也能歇歇。”

    “可是……我这样空着手过去,强盗不会相信的,他们会把我们当作卧底。”

    “村里不是有一个村长吗?”

    “他没有欺凌我们呀!”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天夜里,一群强人闯入了村长的住宅。厮杀声响了半夜,终于是停歇了。

    天亮后,村长从屋中走出,带着他的十四个亲随。人人带伤,有的头脸流血,有的胳膊包扎着。村长的右手也缠着绷带。

    村民们被村长聚集到打谷场上,看着血迹斑斑的诸人,心上都感到些许慌张。

    村长冷漠地看着他们,说道:“我花了一年的功夫,想要解决你们村庄的问题。可是昨晚我发觉我失败了。既然我不能解决表面的问题,那么就解决问题的根本吧。”

    从那天以后,村里人的左右手都少了拇指,再也无力握刀了,只能勉强拿着农具劳作。

    许多年过去了,因为留金科夫再也不能提供兵源,强盗们也将它遗忘了。

    村民们每天重复耕作的生活,似乎也满足了。

    时间流逝,村长没有一点被调回君士坦丁堡的迹象。终于,他的亲随们也一个个离去了,到最后只剩两个陪伴着他。

    又是一天夜里,村长在睡梦中被喧闹声吵醒,一个亲随让他快跑,另一个死死抵住院门。

    村长拼命地逃,终于远离了留金科夫。他不知道两个亲随是否还活着,也不知道村民是不是欢呼着痛苦着投奔强盗。

    ……

    ……

    故事讲完了,众人都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留里克看着农夫挑了挑眉:“怎么你的左手拇指还在呢?”

    农夫笑道:“我运气比较好吧,嘿嘿。”

    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