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三十二章故地重回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君士坦丁堡,南区,巷弄里。

    母亲们早早地便起床点起了炉灶。当丈夫和孩子还在梦乡中酣睡时,今日的第一缕炊烟已经从母亲手下袅袅升了出去。

    等到一切忙完,公鸡刚刚打鸣,父亲们也醒了过来。他们大多有一点点烦躁,清醒意味着一天的劳作又要开始了。可是起身看到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屋内床上踢开了被子的小鬼头,他又不经意地在嘴角流出一丝微笑。

    揉了揉脸,他走进屋内,一巴掌呼在儿子的屁股蛋上:“小鬼!起床了!”这就是独特的父爱,伟大的父爱!

    孩子尖叫跳起,睡意是没有了,可是屁股上的痛意却是长久不退。自觉受了欺负的孩子只能跑去找母亲寻安慰。运气好的,会得到母亲一声轻语:“乖,不疼了。”要是母亲脾气爆一点,又是一巴掌:“啪!小兔崽子闪一边去!别捣乱!”

    孩子回头就能看到憋着笑的父亲。接下来开始吃早餐,父母大口吃着,而孩子垫着脚站那儿,一不小心屁股碰着凳面,立马又跳了起来。

    留里克走在石板路上,听着左右屋舍内的吵闹和欢笑,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双手背在身后用力一抻,骨头间嘎嘎作响。呼,长出一口浊气,眉眼都舒展开了。现在谁碰见他都只会当作谁家的俊俏少年郎,哪有半点兄弟会主人的肃杀样子。

    他昨晚便赶到君士坦丁堡了,在离城十里的地方和兄弟会成员分开了。他带着特鲁沃尔去港口和谢尔盖的船队回合,兄弟会成员们则是从自己惯常的秘密途径进城了。

    来到港口,谢尔盖见到留里克很是吃惊。留里克见面就是一句:“父亲,您这颗头颅现在可是值五百金币呢!”

    谢尔盖一听大骇:“瘪犊子玩意儿扯啥捏?”

    留里克听了也是一惊:“爸,你开口怎么一股子东北大碴子味呢?”

    谢尔盖一时没听懂,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是说他的口音,当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去年找了个账房,据说是从东方来的,在欧洲游历多年了。我跟他相处的多了,口音有时就会变这样。”

    留里克心中狂喜,不过没有表露在脸上,只是说道:“哦?还有这么有趣的人?有机会倒是要见一见了。”

    “他现在去别的地方进货了,过段时间才会回来。话说回来,你说我的头价值五百金币,是怎么回事?”

    特鲁沃尔再也忍不住笑了,抢着说道:“那个罗马富商派了个人去兄弟会下订单刺杀您,正好被哥哥逮着了。当天就被挂到旗杆顶上去了。”

    谢尔盖一听,也是气极反笑:“幸好你小子弄了个欧洲最强的刺杀组织啊,不然你老爹我这脑袋可保不住了!”

    留里克淡淡笑道:“不会有这种事情的。那富商再也没有机会找别的组织了。”

    谢尔盖看着他那自信淡然的模样,瞬间明白了,望向特鲁沃尔。特鲁沃尔得意地说道:“哥哥把空闲的刺客都带来君士坦丁堡了!”

    闻言,谢尔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

    ……

    而现在,留里克正走在南区的街道上,感受着身旁的生活气息。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终于,他来到那栋熟悉的小屋前,突然有点紧张。这么久了,她还记得我吗?我该说什么呢?

    突然,一道人影从旁边闪出来,挡在留里克身前。留里克凝神看去,原来是一个刺客。他笑了起来,看来这些年对她的保护很严密嘛。

    随手行了一个龙礼:“乌拉。”

    对方连忙回礼:“乌拉!属下方才没有发现是统领大人!”

    留里克摆了摆手:“你做的很好。她,在家吗?”

    “小姐在家。几年来小姐的生活一直风平浪静。您叮嘱过的那位爷爷经常出现。据我们调查,他是小姐父亲的教父,在小姐父亲去世之后,就把小姐接到身边来养。平时他住在远处的一所教堂中。”

    留里克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是教士?”

    “是的,还是一位牧师。”

    留里克目光微凝:“牧师……这年头,牧师,呵,有意思。”

    那属下迟疑了一会,然后说道:“前些日子,狄克推多的人来找过小姐麻烦。”

    “怎么回事?”留里克声音骤冷。

    下属连忙答道:“那天小姐的那柄凿子被他的手下发现了,他派人查了小姐,了解了当年的事情。于是屡次派人前来骚扰小姐,想要把小姐掳回去做婢女,以报复谢尔盖酋长。不过几次都被西涅乌斯少爷派来的人赶走了,没用我们出手。”

    留里克看着他,眼里寒霜密布:“好几次?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次就杀了他们?”

    下属闻言,全身肌肉都绷紧了,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似乎停止了。

    许久,留里克方才说道:“今天我没空搭理你,针对狄克推多的行动就要开始了,需要人手帮忙。事后自己去找艾米伦领罚。”

    “属下遵命!”下属闻言,算是松了一口气。

    留里克举步走到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

    “谁呀?这就来了。”回忆了很多年的声音在门内响起。

    “有点变了呢,还是那样软糯,却更加纯净了。”留里克心想着。

    吱呀,门开了。金色的卷发服帖地束扎垂在胸前,湛蓝的眼睛映着天空和留里克的容颜。

    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她有点吃惊:“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红晕倏然爬上留里克的耳坠,他感觉有什么堵在喉咙口。他想要把它赶走,然后大声地说了一句:“我想吃海鲜面!”

    话一出口,留里克整个耳朵变成了煮熟的大虾,他暗骂自己:“你个蠢货!说什么傻话呢!这下可怎么办?尴尬死了。”

    女孩愣住了,惊讶地樱唇微启,杏目圆睁。突然翘起了嘴角,眉下两抹新月。

    “你来啦~快进来吧,海鲜面就快好了!”转身跳着进了屋,辫子一甩一甩地荡在脑后。

    留里克呆立在门口,傻笑起来。女孩回头,嫣然一笑:“怎么还不进来?”

    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