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三十章旧时代与新时代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荒谬!”咆哮声在石屋中回荡。作为能够持续派出勇士加入暴徒的信天翁部落,实力仅次于瓦良格部落。而这也是他们长期以来的骄傲。如今却被告知暴徒集体叛变,被屠戮殆尽。要酋长博托怎能不暴怒?

    他看着眼前的白袍男子,气呼呼地说道:“兄弟会的人都是你这样瘦弱的小鸡仔子?就凭你们也能把暴徒杀光了?”转而他冲着一旁侍立的普伦雅科夫说道:“把他拿下!好好审问一番,我倒要看看留里克那小畜生在搞什么!”

    闻言,普伦雅科夫低头应诺,眼中却是闪过一道冷光。

    白袍人倒笑了起来,谦卑地向博托鞠躬,上前说道:“我们确实不如暴徒们力量大,至于我们如何杀掉他们,我可以告诉您。”

    ……

    ……

    同样的场景在飓风眼部落中出现。

    酋长涅夫瓦皱着眉头,瞅着对面的白袍人,威严地说:“这不是胡闹嘛。暴徒一直是部落的最强战力,忠诚度是不容置疑的。怎么留里克才去了两年,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呢?”

    白衣人的腰弯得更低了,一言不发。

    涅夫瓦看了看他,烦躁地挥了挥手,这人本就是从飓风眼部落出去的孩子,原本被淘汰了,后来再次回去也算是部落的一个骄傲。他也不好再苛责什么。

    “既然你不想多说,那我也不问了。不过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过去,我是要在大会上问个清楚的。如果留里克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他也别想舒坦!”

    白衣人闻言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从白袍下传出一声轻叹:“唉……”

    他就那样弯着腰,整个人向地面栽去。就在重心移到那个恰好位置时,他迅速抬起右脚,紧贴腹部。紧接着上身开始下坠,重心移动的加速已经到了极点,右脚猛力跺地,像踩在乐曲的音符上,一道白影弹射出去。

    涅夫瓦看见白衣人突然摔倒,惊讶地起身搀扶。可就在他的屁股刚离开凳面时,那人已来到身前。一柄短剑从下颌插入,剑尖俏皮地在后脑处探出小脑袋。

    他微张的嘴闭了起来,那句关怀再没机会说出口。

    白衣人怀抱着他银丝茂密的脑袋,身体颤抖着,轻声说道:“再见了,叔叔。”

    过了一会,他将怀中人靠在椅背上,摆好那威严的身姿,抬手拂合圆睁的双眼。突然有水滴落在手背上,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喃喃道:“哪来的水呢?”那儿什么也没有。

    他转身向门外走去,脑海里想着独自一人将他养大的叔叔,胸口绽放红梅,背上纹着黑龙。从阴暗的屋内走到屋外的阳光下,他已经镇定下来。

    “飓风眼部落酋长涅夫瓦,经查证实为弗雷德利同党,阴谋叛变瓦良格人,推翻瓦良格部落政权。”他突然沉默了,深吸了几口气,方才开口,而嗓子已经哑了,“现已伏诛!”

    屋外等着看热闹的居民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惊呆了。继而便是爆发出一阵质疑和怒吼。

    “艾米伦!你个兔崽子说什么呢!酋长怎么可能会叛变?那可是你叔叔啊,你还不了解他吗?他心里只有咱们部落啊!”

    “就是啊!艾米伦你个畜生!”

    “畜生!你还酋长命来!你把部落那些暴徒的命还回来!”

    艾米伦站在台阶上,看着下方的众人。眼神中透露出的情感和肉体的高度一样。“就是因为你们心里都只有自己的部落,我们瓦良格人才会一直这么弱小!一直蜗居在这海岛上。我们有武力,为什么不去掠夺更广袤的土地?

    那些弱小的民族凭什么拥有肥沃的土地,他们凭什么就能随便劳作一下就养活自己,而我们用生命在大海上飘荡,却依然要杀死自己的孩子来节约粮食!”这些话他没有说出来,他相信下面那些人不懂。他们就是统领所说的人民,他们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统治他们,让他们吃饱穿暖,他们就会拥戴你。

    当然,前提是他们得先为部队服务,部队强大了才能去掠夺,才能给他们衣食,这里存在一个先后问题。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举起手,行了一个龙礼,说道:“乌拉。”

    人群的声音突然低了许多,很多人沉默着,惊讶地看着他。然后举起手回礼:“乌拉!”

    巨大的声音让愤怒的人群安静了下来,他们看着身旁的人,突然觉得陌生。那些回礼的人都不再看身旁的邻里,而是狂热地盯着艾米伦。“领袖终于行动了!终于有指令传来了!”每个人心中都这样咆哮着。

    艾米伦扫视了一眼人群,说道:“飓风眼部落酋长涅夫瓦,经查证实为弗雷德利同党,阴谋叛变瓦良格人,推翻瓦良格部落政权。现已伏诛。此事可有异议?”

    狂热的声音响起:“没有!”

    “其他人呢?”

    没有人回答,人们互相看了看,然后都低下了头。

    艾米伦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

    ……

    在信天翁部落的大厅中,酋长博托的左胸口插着一柄短剑,瘫坐在椅子上。而他面前,白袍男子倒在地上,腹部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已经气绝了。

    博托喘着粗气说道:“妈的!幸好老子随身带着剑,不然就被这小子杀了。难怪他们能杀光暴徒,这样的偷袭谁能防备。原来刺客就是干这个的!”

    喘了几口气,吐出一口浓血。他实在是气不过,又骂了一声:“妈的!”

    这时普伦雅科夫走到刺客身旁,手中拿着巨斧。

    博托笑着骂道:“你小子,反应还不如我快,看来我还没老嘛!瞧你平时提着一把大斧头多吓人的样子,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普伦雅科夫蹲下身,合上了白衣人的眼睛。看见他的举动,博托板起了脸,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普伦雅科夫,对手需要尊重,但是这种刺客不值得尊重!”

    普伦雅科夫叹了口气,说道:“他不是刺客,是我的兄弟。”说着他站起身,“你不该杀他的,那样我就不用动手了。而且,我真的比你快。”话音未落,斧影在面前划过一道黑光。

    嗙!普伦雅科夫抬头,无奈地看着屋顶上那个黑红的球状物:“唉,该怎么弄下来呢?真麻烦啊!”

    他无奈地转过身走出屋子,心里还想着该怎么清理屋子呢。

    “信天翁部落酋长博托,经查证实为弗雷德利同党,阴谋叛变瓦良格人,推翻瓦良格部落政权。方才逞凶斩杀兄弟会成员,现已被我斩杀。”这些年普伦雅科夫在部落中获得了不小的威望,再有大量拥蹙,他的话很快就被接受了。

    站在阳光下,他咧开嘴笑了,露出整齐的大白牙。“终于开始了啊,我们的新时代!瓦良格人的新时代!”

    ……

    ……

    瓦良格部落,一间茅屋。谢尔盖站在门口,眉头拧在一起,满脸焦虑。

    自从昨天消息传回来,罗斯就一直待在屋里没有出来过。

    他实在等不下去了,准备进屋看看。突然一柄铁剑破门而出,满天木屑纷飞。铁剑插在谢尔盖身前,没入地面尺余。

    他抬头看去,罗斯跪坐在大厅中央,背对着他。“他想要改革,我都支持。他想要扫除阻碍,我也懂。”长久的沉默,“这次就算了。你把剑带给他,瓦良格人的剑锋应该朝向敌人,而不是族人的心脏!如果再有下次,我会亲手杀了他。”

    谢尔盖应诺,拔出剑走了。

    罗斯跪在那,缓缓地抬起头,眼中厉芒闪烁:“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要是你还不能成功,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