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二十七章成军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天边的金光刚刚穿破云层,从我的窗户跃到床上时,我已经醒了很久了。

    往日我并不会在这样的时刻醒来,前日的训练会榨干我体内的每一分能量,一整晚我的细胞都将在沉沉的睡眠中恢复活力,以接受下一天的训练。

    然而昨天我并没有进行训练,我已经连续三次未能通过考核。昨天的休息是惯例留给淘汰者的仁慈,让他们能够真正看看这生活许久之处的景色。

    我没有去看景色。一旦出门,必然会看见训练场上的袍泽。他们在那里挥汗如雨,而我悠闲地从一旁经过。那场景一点也不美,衬得我像一只流浪狗。

    我一直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太阳爬上高天,在那儿挥舞光线玩耍,最后玩累了,顺着滑滑梯留下地平线。

    同屋的伙伴们都回来了,门碰撞着发出咣当的声音。他们气喘吁吁地抱怨今天训练有多么劳累。

    这些人是多么可恶啊!有什么好炫耀的!瞧瞧这混身臭汗的样儿!

    “今天又被折磨了吧?难得休息一下,可舒服了。”

    “嘿嘿嘿!”

    终于一切都安静下来,他们的鼾声渐渐响起来了。

    “唉……”我听见不知从哪传来的叹息声,似乎很远,似乎很近。

    再黑的夜总会过去的,天亮了。

    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地起身前往训练场,我依然躺在床上装睡。他们从我身旁经过没有丝毫停留。

    无法再在床榻上留恋了,我起身收拾好行囊,向大门走去。岗位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便放行了。

    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叫住了我。是留里克统领,他昨日方才到达基地,就发表了一篇激动人心的演讲。昨日伙伴们回来后都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而我,错过了。

    他走过来,我低下头,这副样子一定很丑吧。

    他询问了我的情况,便叫我等在那儿不准离开,而他转身离去了。

    莫非能有什么转机?我给了自己一个希望,然后自己掐灭了它。上百年的规矩了,一个十岁的孩子能怎样呢?祖宗的规矩不能变啊。

    岗位看着我,从门内经过的伙伴看着我,丛林里闪过的走兽看着我,飞翔的鸟儿看着我,草叶上的昆虫看着我。我抬起头,太阳也看着我。

    统领想干什么呢?杀鸡儆猴吗?肯定是了,让我一个人遭受屈辱,就能激励整个基地的兄弟们奋发向上。他作为新上任的统领,何乐而不为呢?

    我笑了笑,没想到一个失败者,也能发挥一点用途啊。

    可是我不能离开,是统领命令我待在这的,即便他忘记了,我也不能离开。否则单凭冒犯暴徒威严这一条,我就别想活着回到部落。

    终于,留里克回来了。我谦卑地鞠躬,说道:“大人,我可以离开了吗?”

    “不行。”

    还不能放过我吗!我都经受这样的屈辱了!

    “你去把那些连续两次都没通过考核的,还有体质较弱的士兵集合起来。带好行李去山谷深处开辟一块空地出来,建些屋子。以后你们自成一军,仍然隶属于暴徒,不过归我直接统率。”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能够继续留在暴徒了?甚至还加入了统领直接领导的部队?

    ……

    ……

    时间已过去大半月了,基地中跟不上暴徒训练的士卒都被聚集到了山中。

    房屋已经修建完毕了,俨然像是基地内的小基地。统领还特意在大木牌写了八个字,悬挂在大门两侧。

    统领从山外运了一批短剑回来,让我们把它藏在左手袖子里,要求随时能够握入手中攻击敌人。而双剑也不再使用了,每天都在练习右手剑。

    昨天统领开始教授我们拳法了,据他说,那是天神传授给他的,名为广播体操。广播意即这套拳是天神传播给黎民百姓的,而体操的意思是,对身体的操练。不愧是天神啊,取得名字都意蕴悠长。

    统领还教了我们一种礼节,名为龙礼。听说在山外面还有许多瓦良格人在使用这种礼节,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

    ……

    ……

    快有半年了,有许多之前被淘汰的暴徒们也纷纷回来了,都加入了我们。虽然他们比我们晚加入,可是学习很快。统领说,我们这是暴徒最后的退路了,如果依然被淘汰,绝不会像以往那样轻易地离开。必须在神像面前,以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起誓绝不能加入瓦良格的敌人。如果违背了誓言,暴徒将会替上天实行惩罚。

    我现在已经能很熟练地使用左手的短剑了,其余人也是一样的。每天都能在营地里看见许多人在耍弄着剑花。而外面暴徒基地的那些人,只能拿着他们的重盾,嫉妒地看着我们。

    前几日统领突然让我们在空地上竖起了许多高大的木板。它们有的紧紧相依,有的间隔数丈,有些木板很高很高,上面伸出一根长长的木棍。

    依照统领的吩咐,我们每天都在木板上攀爬,要用最快的速度,不留痕迹的。而且还要试着从那根木棍上跃下,虽然下方放着一车稻草,可依然每天都有人受伤。

    ……

    ……

    两年了,我们没有离开过营地。统领的花样越来越多了,营地里多出了许多插在地上的木桩,我们每天都在上面飞奔,现在已经如履平地了。统领说那叫梅花桩。

    我们学习游泳,学习弓箭,学习屏息,学习如何隐藏自己,如何制造和投放毒药。每周统领都会在营地里展开考核,不同于暴徒的对战,当考核开始后,整个营地都安静下来。没有人知道其他人在哪里,每个人都紧绷神经,担心被其他人发现,同时想着怎样杀死别人。当然,使用的是沾了颜料的木剑和泻药。

    我很幸运地留了下来,活过了两年中的每一次考核。

    这天,统领把我们都聚集在一起,说道:“弗雷德利叛变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惊得立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统领的脸色也与往日大不相同,看得出在强忍着愤怒。

    “整支暴徒部队都被他带走了。因为担心杀了我引起整个瓦良格部落的反扑,他昨夜悄悄离开了,只是留下了一封信,说明他只是想要自立。不满于我空降接替了统领的职位,便带走了瓦良格最精锐的部队!这个混蛋!绝不能让他如愿,现在我下达本部队的第一个命令——追上弗雷德利,杀了他!如果有暴徒阻拦,一律处斩!乌拉!”

    “乌拉!”

    所有人分别回到自己的屋子,换上装备,离开了营地。暴徒基地内果然一片寂静,没有人烟。

    我是最后离开的,这是多年考核我学会的东西——枪打出头鸟。统领拍了拍我的肩膀:“阿萨辛,希望这次你还能活着回来。”

    眼前一道道白色的身影如鹰隼般隐入密林,消失在阴影中,像索命的死神。在我身后,阳光照耀着营地,在那光明的地方,门口有着八个字: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