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十七章瓦尔希姆的故事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昨晚迪米桑把干粮都发给了我们,因为补给所剩无几,而诺夫哥罗德就在前方了。留里克解释说这招叫做破釜沉舟,也叫背水一战。没有了粮食,我们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划到诺夫哥罗德去吃早饭了。

    弟弟用最后的干肉煮了一锅汤,我们就着汤吃完了随身带的奶渣饼,其实我还是想吃前日里在拉多加湖尝到的鲈鱼。等到了诺夫哥罗德,我一定要去酒馆里吃上七八条鲈鱼!

    是夜,风帆一直鼓荡着,每一个水手都奋力划着桨。虽然这样剧烈的体力劳动会让我们饿得更快,可一想起诺夫哥罗德还有美食在等待,谁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当太阳沉下海平面,月亮慢慢地爬上天幕,我开始划桨。瓦尔西姆在我左手边,我们保持着同样的频率。水手们都保持着同样的频率。在这时候你是不能和其他人表现的不一样的,我想着,并试了一下。前,后,前,后,当大家都在向后划桨时,我突然向前推了。我的桨和前面水手的磕在了一起,而我的后背撞到了后人的脑袋。前面的哥们回头怒视我,后面的则是捶了我一拳。

    我知道是不能再特立独行了。在往后无数的时光里,只要我在划桨,那么必须和其他人一样。我漫无边际地放空思维,划桨时不想点什么的话,肌肉会一直向你抱怨的,那样会累得更快。

    划桨,一名水手一定要划桨。现在我在星光下划,夜风掠过海水,带着点咸味。我悄悄地伸出舌头,没有什么味道。可我为什么会觉得那是咸的呢?我又想起了鲈鱼汤。

    也许有一天,我会在烈日下划桨,可能在风暴中划桨。我会是少年,会是大叔,等我老了应该就不会再走商路了吧?可也说不准,要是到时候没钱,或者孩子没出息,我还是得出来赚钱的。更有可能的是我活不到那时候,像罗斯爷爷那样强大的战士很少的。

    可能只有在沃尔霍夫河时会划桨,可能在拉多加湖,可能在涅瓦河。我可能在任何地方划桨,只要我还为了生活而在商路上奔波。

    我怎么感觉一眼就把生命望到头了呢?跑商,划桨,休息,接着跑商。我这一辈子就是这样过去了。可是我不甘心,我不想这样过日子。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出路呢?我的父亲,爷爷,太爷爷,他们都是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凭什么就不这样呢?不跑商我能做什么呢?我不能饿死。

    哎,我叹了口气,接着木然地划桨。刚才那段放空的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划桨,不过船已经出去很远了。应该是没有出错的,因为身后的兄弟没有打我。看看,划桨这事,连脑子都不需要动,机械地跟着他人一起动就可以了,而我却要用一生的光阴来做这事。

    突然,船晃动了一下。我转头向后看去,是谢尔盖酋长跳上了船。他在和留里克聊着什么,我听不太真切。就见一会之后,留里克站了起来,对着另一艘德拉卡尔的水手行了个龙礼,那是留里克发明的手势,把它命名为龙礼。见面使用这个手势的,才是自己人。

    接着他说道:“全体都有!全力划桨三次!”那艘德拉卡尔上的水手们应声动了起来,在巨大的推力作用下船箭射出去,一下就到了队首。

    而船桨带起的道道暗流瞬间搅乱了河水的流向,水面上出现许多大小不一的漩涡,而水下的更是多了。河面上原本漂浮着的浮冰在这些水流的鼓荡下不断相互碰撞,最终都碎裂了。之后二人的交谈我就听不见了,不过我心里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余生便托付于留里克了。我有种预感,跟着他,我的人生将不只是无止境的划桨。

    不知道划了多久,我只听到水声一直哗哗响着,时间不断被我们抛到身后。星星悄悄后退,终于走到夜幕后面去了。及到天光大亮,我们终于到了诺夫哥罗德。这时候我的双手已经抬不起来了。留里克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胳膊,我没有任何感觉。他说:“我还有点事情,你们自己在城里好好逛逛吧,出海这么久大家都很累了,放松一下。”

    就这样,我们分开了。我带着弟弟,和苏乌斯以及石勒一起进城了。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诺夫哥罗德了,以往的几次都是在这里休整。过了这么久,这里并没有什么大变化。还是那座石头垒砌的城市,还是那些或忙碌或游荡的人。城市重复它的历史,人类重复生活。直到城市化为土砾,人类化为枯骨。

    看着人们忙碌往来的生活着,看着他们面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说着家长里短。我忽然感到一阵恐惧。倘若不是遇见了留里克,若不是初时便选择了追随其身后。想必自己未来也是如眼前诸人一般,过着小市民的生活,每日像模版一样重复。或许家中猫走失了,都会成为左右邻里长舌妇人的谈资。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自嘲笑笑,哪怕跟着大人们在商路上跑了几年了,手中也有不少人命。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了,和大人们没有什么区别。谁知道还是一副孩子心性。大人们哪里会去想什么生活是不是一直重复呢?平稳安定的生活正是他们想要的啊。只要年轻的孩子才会想着要去冒险,向往精彩和动荡的人生。

    大家一起到了城中的皮靴酒馆。这是一家靠近港口的酒馆,专门做水手们的生意。据说老板以前也是路上的水手,不过有一次遇见鲨鱼,被咬断了一条腿。救上来之后,皮靴只剩下一只了。因此在港口旁开了一家酒馆,取名叫做皮靴酒馆。这些都是我第一次出海时,一个老水手告诉我的,他叫杰克,那次之后就离开船队了。听说后来从荷兰人手里搞了一艘船,混得还不错。

    皮靴酒馆最出名的就是它的鲈鱼了。老板靠着以前的人脉,专门找人从拉多加湖把鲈鱼运来,让水手们到了诺夫哥罗德还能吃上鲜美的鲈鱼汤。而且条件变好了,还有烤鲈鱼。另外他们家的麦酒也很好,因为便宜。虽然喝到嘴里像是有气泡的麦麸水,但只要你愿意加钱,还是能够喝到正宗的麦酒的,味道还不错。

    今天我不想喝掺了水的酒,我想喝醉。一杯忘过去,一杯敬未来。我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只觉得很快乐。酒醉的人总能忘记烦恼,白日里的恐惧终于远离了我。另一方面,我想到了将来跟在留里克身后所能见到的事物,我期待着,快乐着。不知道我如何回到船上,反正醒来时,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