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留里克战记 第十一章风神的故事

时间:2018-07-17作者:鄱阳孤鹜

    五艘德拉卡尔航行在海面上,四月份波罗的海上的海风还隐隐有些刺骨,刮的人脸颊生疼。船队已经离开大陆三天了,现在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水。

    德拉卡尔是瓦良格人独有的海船。这是一种月亮形的船,模样有些类似于篮子的提手,不过得倒过来放着。每艘德拉卡尔可以乘坐150人,不过为了装载货物,人数减少了许多。这本是一种战船,船舷两侧摆满了厚重的木质盾牌,作为防御。盾牌上画着它们主人喜欢的花纹,莫名地将德拉卡尔装点得可爱起来。德拉卡尔为水手准备了划桨的位置,同时装备了一面巨大的四方形风帆。

    船员们没有划桨,慵懒的休息着。四方形风帆高高扬起,鼓满了风,像是刚喝饱啤酒的中年大叔,正摇摇摆摆地冲着空气吹牛皮。

    留里克和瓦尔西姆们躺在甲板上晒着太阳,石勒凑过来,说道:“老大,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上我们都不用划桨,风自动就把帆吹起来了吗?”

    留里克想了想,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波罗的海,位于北纬23.5’高气压带和北纬66.5’低气压带之间。四月份太阳位于赤道和北回归线之间,气压带北移。波罗的海仍然受西南季风控制。而自己等人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出发,横跨波罗的海去往芬兰湾,基本上是可以顺着西南季风的走向的,只需要稍微控制一下风帆的方向就好了。

    难道是石勒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没想到手下还有一个科学家呀,这可得好好培养!留里克兴致勃勃地催促石勒快说。

    石勒说道:“因为我们出发前,谢尔盖酋长用礼品祭祀海神了呀!海神会保佑我们的。”

    看着石勒得意洋洋的样子,留里克就知道自己不该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他实在是被石勒气的难受,不由得想要报复他一下。

    “石勒啊,我父亲确实祭祀了海神,我们当然会得到海神的保佑。可是我们并没有祭祀风神啊,为什么风神也会庇佑我们呢?”留里克挑了挑眉毛,问着石勒。

    石勒想了半天,抓耳挠腮的,最后憋出一句:“风神吃了海神的回扣?”

    被留里克提出的问题吸引而来的水手们,听了石勒的话,爆发出哄堂大笑。好几个老水手都敲着石勒的后脑勺:“闭嘴吧,听听小酋长怎么说的。”自打留里克出生起,便因各种奇异之处颇得众人尊敬。又因为今日带领部落赢得了部落大比,众人心中已隐隐将其视为下一任酋长的不二人选。

    留里克笑着看了一眼羞红了脸的石勒,说道:“你可知道,我们之所以能够在海上平安顺利的航行,除了得到海神庇佑之外,还要得到风神的保护。不然他不仅不让我们顺风而行,反倒吹起逆风来,我们光是划桨就得累得手肿起来!”见众人听的津津有味,留里克接着说道:“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出发前需要祭祀海神,而不需要祭祀风神,是因为风神已经无法改变了。”

    众人纷纷疑惑:“这是为什么呢?”

    留里克说道:“很久很久以前,天帝召开一场宴会,邀请了所有的神仙都去。风神也不例外,带着礼物就去了。众神在宴会上喝的是玉液琼浆,吃的是凤髓龙肉,看的是婷婷仙子翩翩起舞。风神因为掌管天下之风,位高权重,坐得离天帝也比较近。琼浆玉液虽然美味,可是喝多了也惹得人头晕晕的,哪怕是神仙也经不住千杯万杯的灌呀。慢慢打风神就晕乎乎了,仅仅能保持住理智,可偏偏他认为自己一点没醉,醉鬼大多都是这样。

    那风神喝醉了,也不太讲什么礼节了。看见玉帝桌上有一个琉璃酒盏,在神光下晶莹剔透的甚是好看。风神伸手就将其取过来把玩。恰好天帝也醉醺醺的了,倒也不在意这许多。

    这时,舞曲渐起,一位天仙子走到场中,轻舒曼袖,随着乐曲声舞了起来。那舞姿该怎么形容好呢?哎,一句话,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

    风神当时就看呆了,脑子一热,将手中琉璃酒盏掼在地上,纵身跃起扑向那仙女。他是风神嘛,像风一样的,速度又快声音又小,那仙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一下子,仙子的脸就羞红了,一直蔓延开来,连半露的酥胸都染上一层粉霞。

    却说天帝那边,突然听到啪一声杯盏碎裂声,迷糊着望过去,就看见自己最喜欢的酒盏粉碎在地。天帝登时气的目眦欲裂,酒立时醒了。正等他寻找风神呢,就看见他将自己最疼爱的仙子扑倒在地上,看着仙子一脸娇羞的模样,却被一个大汉压倒在地,天帝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像那酒盏一样碎的稀烂了。

    天帝一声令下,招呼左右天兵将风神拿下,声明其打碎琉璃酒盏,侵犯仙子的罪状,判其站在温热交界地带,坐北朝南,要同时向南北两面吹风,刑期万年。

    风神很无奈呀,吹风多简单,鼓起腮帮子把气吹出去就行了呀。可是我这面对着南面呢,又不准我转身,怎么向北面吹气。风神一个人站在那生闷气,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喝那么多酒。不然现在自己躺在家里该有多舒坦。可世间没有后悔药吃,只能站在这,有一口没一口地吹气。

    风神一直向南边吹着气,风一直刮着,最后肚子有点凉。一不小心,风神漏了一股五谷之气。他觉得有点惭愧,不过四周倒也无人。可是,风神忽然感觉背后有风在鼓动。他心想:‘我朝着南边呢,北边哪来的风?’灵光一闪,风神明白了。他自得于自己的机智,可是怎么也弄不出第二道五谷之气。他反复试验着,终于发现只要用力向南边吹气,北边就能有一道五谷之气。就这样,千百年来,风神一直朝南边吹着气,北边也就一直有风了。正因如此,我们不需要向风神祭祀,航程中也会一直顺风的。”

    石勒还是没听明白呢,什么是五谷之气啊?可是旁边聪明的水手们不是皱眉捂鼻躲开,就是趴着船舷呕吐起来。石勒看着他们,想了想,面色猛然一边,也去一旁呕吐了。

    就在留里克得意洋洋地笑着的时候,左近的德拉卡尔上传来一声呼喊:“警戒!左前有船靠近!”众水手忙拿着武器站了起来,留里克也起身眺望,远处的海面上确实有几个黑点正在缓缓驶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