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手上路

时间:2018-10-04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什么?”

    老人从容不在,腾的站了起来,紧张道:“苏迈受伤了没有?”

    少女摇摇头:“看起来倒是没有受伤。”

    老人松了口气。

    苏九儿促狭的看着老人:“表面上没有受伤,并不代表着真的没有受伤,有时候心里的苦楚要远胜身体的上的伤痛千百倍。”

    老人的心又提了起来,惊疑不定看了苏九儿一眼,拂袖而走,朝着门外迎去。

    不过片刻,屋外就响起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号。

    “二爷爷,孙儿无能,把幽灵狐族的脸面都丢干净了……呜呜呜……”

    苏九儿又好气又好笑的拿起手机,回了一条短信:“怎么不杀了苏迈?”

    坐上出租车的陈晓拿着手机,看到了苏九儿的短信,回了道:“我要是杀了他,你们家长辈为难你怎么办?嗯……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

    苏九儿抿嘴笑了笑,却又收敛了起来,好像怕陈晓看到似的,回道:“你担心我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你这次这么过分,把幽灵狐族的面子放在地上踩,它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晓打字:“你是在关心我么?好感动。”

    苏九儿顿了一下,打了一行字,然后又删掉,发了一个冷笑的表情:“幼稚!”

    陈晓看到两个字的时候也愣了一下,随即以一种成年人审视的眼光看着自己发过去的话,也笑了起来。

    陈晓随后发了一个撕逼微笑的表情继续道:“人谈恋爱的时候都比较幼稚,哪怕是尬聊,斗图都能玩儿一宿。”

    苏九儿脸红了一下,颜色和手里的红酒差不多,喝了一口,有点酸,不喝了,继续打字:“呸!谁给你谈恋爱了!”

    陈晓很快回了一条信息:“做我女朋友吧。”

    苏九儿握手机的手紧了一下,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发现屋里的人都出去看苏迈了,没人管她,小脸红扑扑的打字道:“你这是表白么?”

    陈晓飞快的打字道:“行不行给个痛快话,行就答应!”

    苏九儿皱着小鼻子,气哼哼的打出两个字,“不行”还没等发出去,陈晓下一条信息就来了:“不行也不好使,我第一次都给你了,你得负责任。”

    苏九儿又羞又气打字道:“流氓!你还是不是男人,哪有男人说这样的话的。”

    陈晓发了个贱笑的表情:“我是不是男人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么?”

    苏九儿差点摔手机,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继续打字骂道:“混蛋!”

    陈晓:“淘气。”

    苏九儿仿佛想象到了陈晓用什么样的语气在说话,发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恶心!”

    陈晓:“咦……这么快就有反应了?是该想想孩子叫什么了,得预备上,不然上户口的时候麻爪,你说是男孩儿还是女孩,不对……按照体质上讲狐狸一窝应该能生好多,不过不用担心,我可是起名专业户,男孩叫陈红军,陈红旗,陈红兵……女孩的话,陈秀兰,陈秀琴,陈秀芬,陈秀娜,陈秀燕……”

    苏九儿目瞪口呆看着陈晓一口气罗列出十多个名字,先不说这名字简直土的令人发指,陈晓这种一本正经起名儿的态度简直让苏九儿羞愤欲死:“蠢货!我又不是猪!哪能生这么多!”

    陈晓被打断也没生气,很快回道:“没事儿,我们都能活很久,一胎生不了这么多,可以多来几胎。”

    苏九儿反应过来气的想砸手机:“谁要跟你生孩子!我没有怀孕!”

    陈晓:“你怎么知道你没怀?”

    苏九儿愣了一下,脸色白了一下:“你……流在里面了?”

    陈晓:“你猜猜?”

    苏九儿:“你别闹,说真的呢!”

    陈晓:“我就闹!”

    苏九儿:“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晓:“就这态度!”

    苏九儿:“你再不好好的,信不信我到时候把你儿子打掉!”

    陈晓:“……”

    苏九儿自觉棋高一着,得意的笑了一下。

    陈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已截图,等儿子长大了给他看。”

    苏九儿:!!!

    “来自苏妲己的怨念666”

    苏九儿:“要是女儿呢?”

    陈晓发过来一个冷笑的表情:“刚才你那句话里,就能看出来你比较喜欢儿子,你觉得女儿长大了看到这句话是什么心情?”

    苏九儿:……

    “来自苏九儿的怨念666”

    一个艳名传世却从未拥有过爱情的狐狸精和一个饱经沧桑劳改青年,在尬聊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新手上路,不问过去,亦不问将来。

    新手上路,请多多关照。

    “好运来,春花开……”

    电话铃响起。

    陈晓挂掉一个备注是“媳妇”的电话,继续看着短信,斗不过嘴的苏九儿已经开始刷起了表情。

    陈晓发现,真的已经有点开始喜欢上这个世界了。

    “来自方红生的怨念99”

    “这位老师啊,国策院到了,您能把手机还给我了么?你再挂我媳妇电话,我回家可真没法解释了。”

    出租车司机脸已经绿的发青了。

    陈晓看了出租车司机一眼,然后掏出一沓红票递给出租车司机:“你电话我买了,别拉活儿了,你可能需要回家解释一下。”

    说完电话又打开了,陈晓继续按掉,开门下车。

    出租车司机傻了:“不是,您……倒是让我回个电话啊……”

    一家三口却是已经都下车,朝着国策院走去了。

    只是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沓钱,足够买他的好几个手机了,而且这国策院的老师也实在惹不起,司机痛并快乐着挂挡起步,油门轰到底。

    不赶紧回家,这过节可就是过劫了。

    来到门口,似乎院方早已经收到了陈晓会来的消息,在看过了证件之后,就给三个人都安排了住处。

    “陈老师,国策院还在扩建,新的宿舍楼还没建好,您得先和别的老师挤一下,春苗班的孩子现在都还在住通铺,我给聂丁丁安排了一个靠边的位置,练翠花女士的话就住员工宿舍吧,人虽然多点,但是设施还算完备,能上网,还有独立卫生间。”

    接待的老师明显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女同志表情不太好,有点拘谨。

    毕竟这个陈老师可是空降到国策院的,据说有大背景,这样的待遇确实难以拿出手,只是能在国策院上至任教的,下到扫地的,哪个没背景,所以管后勤的可是个万人嫌的活儿,轮到他是他倒霉。

    聂玲玲踢了陈晓小腿一脚,面无表情道:“我要和你住!我不住大通铺!”

    练青衣也是幽幽的看着陈晓:“不孝子,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