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九座坟(这一章免费!)

时间:2018-09-14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崖顶的山雾更重,寒烟凄迷,不知白夜。

    远处影影憧憧,却是一片荒凉的坟冢,已然长草。

    坟前没有立碑,全都只是插了一块木牌,显得极为潦草,偶尔有乌鸦喧哗两声,显得更加阴冷。

    坟冢不远处,有一座木屋伶仃伫立,似乎被风雨侵蚀了多年,已经破败不堪,门板掉下半截,仿佛山风再大一些,就会被直接刮倒。

    陈晓眉头一皱,这传闻中的剑道圣地怎么浑像个乱葬岗?

    而且这木屋也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陈晓心头突然涌上一阵不安,几乎没有迟疑,果断回头下山。

    只是就在陈晓走到石阶口的时候,却好像踢上了一堵墙,直接将他拦住。

    陈晓脸色微变,暗道果然有古怪,便是毫不犹豫的拔剑,朝着看不见的墙壁斩了下去。

    锐利的仿佛能斩断一切的剑意轰然爆发出来。

    只是片刻之后,陈晓才发现这一剑好像斩到了空处,消弭于无形。

    陈晓心里一沉,这可能是阵法禁制一类的东西,而自己偏偏不懂这方面的知识。

    陈晓不由得怀疑,这神剑崖究竟是不是专门给自己设下的陷阱,只是随即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如果要算计,那明季知年在学校的时候就在算计自己了,但是那个时候的自己除了展现一些药学天赋,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暴露。

    而季知年为自己跪开神剑崖,也是在自己拿到药学大试五试榜首之前,更在展现剑道天赋之前。

    那个时候的自己,实在的,其实没有被算计的资格。

    同时神剑崖一开,不确定性占了大半,如果没有自己剑斩李云霄的事,恐怕现在登上神剑崖的就是李云霄了。

    陈晓一连斩了几剑,都没有效果,就不再尝试,开始提剑戒备四周。

    陈晓也没有购买阵法方面的书籍,买是能买的起,但是能不能破阵还是未知数,现在面临困境,需要怨念值防身,以免不测。

    陈晓转头看向坟茔,缓缓走去,心里也默念起了《渡神经》。

    《渡神经》有驱邪避秽的功效,假若这燕师祖被囚禁多年,导致其含恨而死,陈晓担心这生前的剑道神人,死后估计也不能消停。

    陈晓身上淡淡涌现出一抹金辉,把他牢牢的笼罩住,身上的阴冷气息也被驱散了不少。

    当走到第一个坟茔跟前,陈晓脸色瞬间大变,惊觉发现这坟茔上的哪是荒草,分明是一株株剑星草。

    一……二……三!

    而且还是一共三棵!

    陈晓突然想起两只锦毛鼠给他的剑星草,难不成就是在这里偷的?

    陈晓皱眉朝着坟上木牌看去,却是只见到两个字。

    不惑!

    陈晓有些不解其意,心中存疑,看着坟头的剑星草有点犹豫,摘还是不摘?

    迟疑了片刻,陈晓还是决定等会儿再。

    毕竟现在这神剑崖的情况摸不清楚,要是燕师祖没死,自己贸然坟头拔草,那可就是作死了。

    谁知道这坟里埋的是什么人,是不是燕师祖的至交好友,亲人一类。

    死后坟头都能长剑星草,明尸身都蕴含剑意,那生前得是何等的了得?

    陈晓继续朝着下一座坟茔走去。

    等来到近前,陈晓便是吸了一口冷气,这座坟上长了七株剑星草!

    陈晓再次朝着木牌看去,木牌上依旧是两个字……知命。

    陈晓眉头越皱越紧,继续朝着下一座坟走去。

    等到了地方,陈晓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第三座坟上依旧长了剑星草,依旧有木牌,木牌上依旧是两个字……甲子。

    陈晓有点明白过来了,这木牌上的不是名姓,而是年龄。

    从第一座坟,到第三座坟,越往后坟头的剑星草越多,难道是岁数越大的越埋在后面,剑道修为也就越强?

    陈晓心中微微泛起一阵寒意,十年便有一座坟,不多不少,人死哪有死的这么巧的。

    又或者十年埋一人?

    这些人或许不是自然死亡,其实是被人按着十年之期斩杀的?

    杀人者是谁,已经不用做第二人想了。

    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甲子,……这些年纪是死者的年纪,还是杀人者的年纪?

    三座坟便是三位剑道已经通玄的高人,死后坟头生出剑星草,这样的人哪怕是在仙界都能闯出一番名堂,在人间估计更是稀罕,却全都被一一斩杀了。

    陈晓面色凝重,继续走了下去。

    只是到了第四座坟前,木牌上却不是料想中的“古稀”,而是三个字……守国乡。

    陈晓一愣,眉头又皱了起来,难道自己猜错了,继续往下走。

    第五座坟……平天下!

    第六座坟……藏锋!

    第七座坟……相见不如不见!

    第八座坟……一念生!

    第九座坟……白头!

    一共九座坟,陈晓已经走到了头,但是看了后面的木牌,陈晓感觉自己之前的猜测的可能有误。

    九座坟里没有一块木牌写着燕白衣的名字。

    想到这陈晓又骂自己没脑子,哪有自己给自己立坟的。

    陈晓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闹的他想扒坟,想看看这坟里到底埋的是什么人。

    当然也只是想想,毕竟现在吉凶未卜,连坟头草他都不敢拔,生怕惹出祸患来。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陈晓看向不远处风雨飘摇的木屋。

    理智告诉他,不要去,但是他莫名的有种感觉,或许这个木屋能给自己答案。

    陈晓思虑片刻,便是自嘲的笑了一下,现在自己被困在这哪里也去不了,要是有祸患,躲也躲不过,能打过就打,打不过也跑不了,还惦记这么多干什么?

    陈晓壮了壮胆子,提着剑朝着木屋走去,渡神经念的更快了。

    “吱呀!”

    一声滞涩刺儿的响声,陈晓皱了皱眉头,朝着屋里看去。

    木房没有窗户,黑漆漆一片,陈晓也看不清楚里面,便是掏出一个打火机,“啪”的一声打开。

    豆大的火光把黑暗的屋里照亮,只是下一刻陈晓汗毛瞬间炸了起来。

    ……

    ps.再次致歉,5更不会少,今晚不睡也补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妈是剑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