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零七章 季知年的过去(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18-09-05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休息室里,温笑也继陈晓之后走了进来,微微扫了一眼秦婉如和苏建成,却并没有在意,而是走向了第五试的考场。

    秦婉如皱眉道:“这位师妹,可知陈晓此人是否还在第四试的考场之中?”

    温笑愣了一下,随即直言道:“他比我先进来的啊,师姐没看到么?”

    秦婉如脸色微微一变追问道:“他是不是抱着一把翠竹剑,样貌……有些俊美。”

    温笑点点头。

    秦婉如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

    “小子敢骗我!”

    随即秦婉便是愤愤然的拂袖而去。

    苏建成也是苦笑不已看着温笑解释道:“师妹不必挂怀,你秦师姐今日心情不佳,有些失礼了。”

    温笑神情古怪,想起了陈晓种种奇葩的行为,也是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

    “无妨。”

    温笑礼貌的回应了一声便也走了。

    苏建成叹了口气也走向了考场。

    ……

    陈晓此时已经尝了大半草药,早已拿到了甲一的名次,却依旧未停,而是继续尝药。

    此时的陈晓已经步重如山,上身的衣服都被剧痛催生的汗水打湿,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每遇到毒草,陈晓会摘尝一叶,而遇到治病的灵草陈晓会悉数吃掉,一株都不留。

    此举也不仅仅是为了坑人,与此同时也能锤炼药学知识,这也是陈晓在尝草过程中逐渐领会到的。

    医心试的毒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仿制出来的,虽然会让人感知到痛苦,但是实际上却不伤身,再也没有什么机会能让他这么近距离的熟识药性了。

    陈晓猜测这可能是什么神通法宝一类的物件所致,青云门历史悠久,底蕴犹深,具备这样的东西不稀奇。

    陈晓一边感知着身体内毒物药性和对自己身体的损伤,一边寻找解毒之法。

    尝到了一半的时候,陈晓就已经发现,这些毒草和灵草似乎都是相对而生,有毒物在七步之内必有解毒的灵草。

    以至于后来,陈晓每吃到一株毒草,便是以此为圆心丈量七步,绕上一圈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解药。

    ……

    山古之中的青云门高层都是惊异于陈晓的毅力,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嘶……此子心性之坚,实属罕见!”

    “想当初我第一次在尝药试的时候,中途便是痛晕过去了。”

    “我不明白,这小子已经通关,怎么不出来,反而继续尝草?”

    几乎所有青云高层都不理解,为什么陈晓一副要尝遍百草的架势。

    难道就不疼么?

    想及在年少时经历过的这场大试,很多已经年过百岁的老修士都不由的牙齿发酸,依然留有一丝阴影。

    棕袍老人紧紧的盯着玄影石的陈晓,一张老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此子竟真的如此了得,已经窥破了尝草试的奥秘?”

    其余的青云高层都是一愣,更加吃惊。

    “我们都知道医心试这一关另有玄机,但是这是百草堂的机密,连我等都不知!”

    “董长老,这医心试究竟有什么奥秘,你倒是说来听听!”

    棕袍老人沉吟了半晌,转而看向季知年面色冷凝道:“季长老,当年你立下重誓,说永不提医心试,你可还记得?”

    季知年淡淡道:“自然记得。”

    其余六大峰主以及五位长老都看向了棕袍老人,神情惊疑。

    棕袍长老颔首道:“如你们所想,五百年内,发现医心试的奥妙的人一共有两人。”

    “第一位如大家所知,是燕姓师祖,而第二位便是季知年季长老。”

    赤霄峰峰主洪泰恍然大悟,瞪着眼睛看着季知年道:“我说你个老小子资质平平,四试都是丙末,却是被师尊看中位居我之上,当时还妒忌了良久,原来你竟然不是尝粪过的医心试!”

    此时在场的人都明白棕袍老人的意思,便是依然觉得季知年提点了陈晓什么。

    季知年没有搭理洪泰,而是看向棕袍老人,淡然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尝遍了世间人情冷暖,众生疾苦,便再也没有什么尝不得的东西了。”

    季知年面露追忆:“当年我双亲被奸人所害,自己也被人打断双腿,沿街乞讨为生,所幸因缘际会,受到燕师祖的赏识,带我入门,才得以有如今的成就。”

    “我来到了青云门,虽治好的腿疾,却气虚体弱,根性浅薄,没有师兄弟能看得起我,我想要出头,只能比别人努力,但是有时候努力是远远不够的。”

    听到季知年说到此处,洪泰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他们当时是一届的外门弟子,也都知道季知年当时在外门所受白眼,其中自然也有他一个。

    季知年笑笑,似乎对过往并不在意,反而有些傲意:“粪我当然尝了,那两千多份的粪我逐一尝了个遍,但是我当时的医道早已远不足以从粪便中分析出病理药理,算是百尝了。”

    除了棕袍老人,其余六大峰主和五位长老都是面露惊色,不知道季知年少时还有这样的经历。

    洪泰苦笑道:“这老小子当年关关垫底,都是最后一个走的,也难怪当年没人注意。”

    季知年面色如常道:“我学识不如别人,想要过关,只能比别人狠,这是我唯一能进入内门的机会,我必须把握住,所以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尝药。”

    “相比而言,尝药就简单的多,忍着点疼就好了,疼的是毒药,不疼的是灵草,所以今天我能站在这里。”

    虽然季知年说起来很平静,但是在场的人听起来心中却是难免波澜。

    季知年看向玄影石中的尝药的陈晓,面露欣慰之色:“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人,这孩子比我想象的要出色,他没有灵根,只能比别人拼,比别人很,竭尽全力,他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充实自己的机会,他药学天赋惊人,应该是知晓亲身尝草,有利于学识精进。”

    季知年笑视众人,平静如一口老井:“青云大试,每一个青云门人都会经历,但是我们唯一不同的是,你们尝的是药,我们尝的是人生。”

    所有人听到季知年的话都沉默了下来。

    棕袍老人摇了摇头,双手拱起深施一礼:“是我心窄了,错冤了季长老,还请季长老见谅。”

    季知年没有表示。

    几次三番冤枉他,还逼他回溯往事,怎能见谅?

    就不谅!

    莫名的,季知年觉得陈晓在这医心试中,恐怕还要有一出好戏要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