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九十六章折寿七十年

时间:2018-09-02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刘能脸色一僵,随即寒声道:“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迟早被人打死!”

    “来自刘能的怨念230”

    陈晓淡然道:“放心吧,怎么都能把你送走。”

    刘能冷哼一声,不打算再跟陈晓斗嘴了,而是转过头纠集了一圈外门弟子,开始商量在千锋堂实战比试的时候,怎么狙击陈晓。

    陈晓自然不会把刘能放在心上,而是专心致志的想着怎么在大试之中坑人。

    一众学生都已经开始了修行,脚程很快,不过须臾摩云峰的外门弟子都来到了青云试炼场。

    青云试炼场处于一个峡谷之中,谷腹之中有三个朱漆门户,门上落着青铜大锁。

    门户之前坐落了三座巨大的石碑,从左至右,上书篆字,依次分别为:百草,千锋,剑心。

    山缘边上,青云门各大堂口长老,七大主峰的峰主都已经落座,山古之中其余六大主峰的外门弟子也已经到场。

    而且不仅仅是外门弟子,也有内门弟子出席,只是数量远不如外门弟子,但是却个个气质不凡,男弟子气宇轩昂,女弟子清雅绝尘,看的一众外门弟子艳羡不已。

    修炼者接引天地之精气,身体也趋向于自然的和谐统一,哪怕是本身长相不过关,修仙之后也会蜕凡。

    简单的说既是皮肤变好,个头变高,精气神都会有所提升,丑的变美,美的更美,这对一群在红尘中长大的青年学生无疑是极大的诱惑。

    只是有的外门弟子想要和本峰的内门师兄师姐打个招呼,却纷纷吃了不少白眼,还被训斥一番,搞得一群外门弟子灰头土脸。

    “真是的,有什么可装的,不就是个内门弟子么!”

    “说的对,我们迟早也能进入内门的!”

    “最讨厌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一群学生都是心里窝火,低声的抱怨。

    陈晓却是独自站在一旁,把玩着一把竹剑,这是外门的制式兵器,虽然是竹子所造,却极为锋利。

    实战试炼可以使用兵器,所以外门开放了兵器库,任由弟子挑选,陈晓选择了竹剑。

    在陆长青的指点之下,很多学生选择了刀,斧一类适宜劈砍容易上手的兵器,选剑的人极少。

    尽管这竹剑看起来很好看也很锋利,但是在没学过剑法的人手里,剑更难发挥出威力。

    外门一月,这些学生只练了一些在起初发放功法时配备的拳脚功夫,想要兑换功法,需要大量的贡献点,但是这些学生平时做工赚取贡献点只够平日吃喝花销,也不够勤勉,自然没有多余的贡献点置换功法,更何况剑道功法要比其它功法贵三倍不止。

    陈晓当时选择了竹剑的时候还被陆长青劝了一下,但是陈晓依旧坚持,陆长青也就没有多嘴了。

    其余的学生也因此笑话了陈晓一阵子,觉得陈晓不自量力,挑了一件无用的兵器。

    然而谁都不知道,陈晓选剑,并不是因为要用他对敌,而是当陈晓在接触竹剑的一刹那,身上传递而来的一种渴望。

    这种渴望类似食欲,**,是一种来自于**和灵魂上的双重需要。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饿了十天半月的人急需吃饭,又像是青春期萌动的少年迫切的想要睡女同学。

    陈晓明白,他本身对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和执念,然而事出必有因,原因不是出现在他身上,就是出现在竹剑身上。

    陈晓不会期许一把绝世神剑被青云门目不识珠的丢在外门兵器库蒙尘,因为这样的竹剑在外门兵器库成千上万,而他摸每一把剑的时候都有冲动。

    这就说明,是他身上的原因,不论是他“天尸剑命”的命格,命里带剑,又或者是他的投身的师门名字里也带“剑”,他都觉得可能自己这辈子应该注定是个耍剑的了。

    当然,这种冲动让陈晓也有点羞耻,虽然陈晓内心有点非正常,但是总想和一把剑发生点什么不得不说的事儿,也有点怪怪的。

    所幸,这种**暂时还能压制得住,只是有时候忍不住摸两下,解解手瘾。

    山缘之上,一众峰主长老一边品茶,一边品评着谷中的弟子。

    当时在摩云峰下接迎季知年的老妪就陪坐在季知年的身边,似乎看到了什么,愣了一下:“季师兄,这孩子怎么也来了?他不是没有灵根么?这一月有余,都没来找你,这下也沉不住气了吧。”

    季知年饮了口热茶,吁出一口白气,摇摇头道:“不是他沉不住气,而是这种场合,他一定会来,不来就不是他的性格了。”

    老妪皱眉道:“你说他才学惊人,百草堂试炼倒是无妨,可是这千锋堂试炼,他恐怕过不去,你就不担心?”

    季知年摇头道:“他身无灵根,来到青云门本身就是逆势而为,这一关他过的去也得过,过不去也得过,我能为他做的只有这些了。”

    “呵呵师傅他老人家曾经说过,你季知年长了一双识人断人的眼睛,倒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麒麟儿,能让你在崇阳峰连跪七日七夜,老脸不要撒泼耍赖,也要请先祖重开神剑崖。”

    一个尖酸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却是那赤霄峰峰主洪泰。

    二人师出一门,从抗战下山就开始斗,回山之后继任峰主,赤霄峰和摩云峰毗邻,二人斗了几十年,亦敌亦友,相见即是针尖对麦芒。

    老妪闻言震惊的看着季知年:“季师兄你竟然为了那孩子去了崇阳峰逼宫,崇阳峰那是生人去的地方么?”

    连跪七日七夜,一听便是季知年耍了性子的,老妪担忧的看着季知年。

    季知年被挤兑,却并未生气,而是淡然道:“我出身寒门,若无燕师祖提携,绝没有今天,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后继无人。”

    “陈晓此子有天人之姿,乃是千载难逢之良才,如今大厦将倾,龙蛇起陆,妖星频现,两界山战事吃紧,我神州大地,需要第二燕白衣!”

    洪泰深深的看了季知年一眼:“哪怕折寿七十年也在所不惜?”

    老妪面色大变,看向季知年,果然崇阳峰的传说是真的!

    季知年平静道:“你真当我们还能再活那么多年么?”

    洪泰沉默了一下,咕哝道:“想到要和你死在同一天,心里就他娘的憋屈!”

    季知年笑了。

    洪泰一瞪眼睛:“笑个球!”

    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个锦盒砸向季知年:“拿去,一下子折寿七十年,别到时候跑不动,老子可不想背你!”

    季知年展开展开手心,锦盒上写着三个古字——松鹤丸。

    松鹤丸,药王谷独门秘药,玄品灵丹,一颗延寿十五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