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八十九章 生存的法则(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18-08-25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监狱生存法则:

    第一条:永远不要跟狱警作对。

    第二条:如果不涉及到生命危险,不要跟狱警提意见,这会让你的处境更加糟糕。

    第三条:如果你是新人,一定要尽量保持沉默,因为你还不熟悉规则。

    第四条:不要自恃强壮去欺凌弱小,因为再弱小的人活不下去的时候也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第五条:也不要因为弱小就把自己的软弱表现出来,不然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屁股。

    第六条:熟悉规则,学习规则,利用规则……

    陈晓把自己闲来无事的总结的东西在心里过了一遍,他发现他可以补充一下第六条。

    反制规则。

    青云门外门的处境其实和监狱没什么区别,但是随着变强,会有明显的改变。

    如今这周一品对自己没有冷脸相迎,很大的成分是看在自己对待季知年的态度,以及和季青城的亲密关系,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自己不闹事。

    但是这些远远不够,至少目前自己在外门的时候,要有决不被侵犯的威严。

    陈晓清楚,季知年的震慑,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化,季知年把季青城丢在外门也就意味着他并不是一个搞特殊化的人,这些外门主事的弟子也应该熟悉季知年的行事作风。

    打铁还需自身硬呦……

    陈晓倒是并不担心,只要季知年如约送来丹药,自己就能坚持到灵根诞生。

    把房门关紧,陈晓打量了一下屋子,很简单,只有两张竹床,床上摆着粗麻道袍,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好像真的只是个睡觉的地方。

    不过陈晓倒是没有在意,再艰苦的环境他都呆过,比监狱里干净多了。

    陈晓把季老头给的袋子打开,跟他猜测的没有差别,是一个乾坤袋,内有将近一个平米的储物空间。

    倒出来是一摞书和一瓶丹药。

    书籍大部分都是医药典籍,还有两本功法。

    一本叫《养气归元诀》,陈晓翻看了一下,是一本质量下乘的养生纳气的功夫,能少量的接引天地灵气,放在宗门宝库里,可能都评不上等级。

    不过看起来倒是简单好学,对于现在自己“甚虚”的状态,也算是聊胜于无。

    另一本叫《五路炮锤》,同样是下乘武学,走的是大开大合,以力破敌的路子。

    陈晓满意的点点头,季知年这老头还算不错,不枉他帮他提升到金丹期……对就是这样,不是自己他怎么可能这么快修成金丹。

    人老了没活力,就得气一气。

    服下一颗参灵芝宝丸,陈晓翻开了养气归元诀,然后把抽奖得到的菩提子拿了出来攥在手心里。

    刹那间,陈晓觉得自己头脑瞬间变得清明起来,和自己饮下悟道茶时的状态极为相似。

    陈晓心中一动,看向养气归元诀,一瞬间就记住了养气归元诀的引气入体路线,开始修行起来。

    一分钟,陈晓已经感应到了周遭浮动的灵气。

    两分钟,陈晓感觉自己丹田和关元处的毛孔突然打开,开始吸收周围的灵气,灵气在两个穴位之间开始来回游走起来。

    只是灵气刚转了一圈,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凭空吸走,一丝不剩,丹田也沉寂了下来,腹内猛然传来的空虚感让陈晓格外难受。

    陈晓若有所思:“想必这应该被难产的灵根吸走了,参灵芝宝丸的药效也同样被飞速的吸入。”

    陈晓叹了口气:“这方法太笨。”

    只是陈晓目光落在穴位图上,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丹田和关元同处一线,这一来一回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周天,聚气速度慢,也不稳定。

    那如果更改一下路线,不走关元,而是在肚脐两侧天枢以及丹田之间构成一个新的三角形回路,这样既扩大的周天范围,吸取灵气的速度变快,而且三角形结构也会稳定一些。

    想到就做,陈晓尝试着从丹田吸收灵气,然后传递到左天枢,再至右天枢,然后再回归丹田。

    灵气在三个穴位之间开始运转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丹田内猛然一吸,三个穴位贮存的灵气都被牵引成一条线向着丹田深处走去。

    但是这次并未一次抽干,而是抽走九成,还留下一成,三角形并未破坏还在继续运转,再次运转一次之后又被抽去九成。

    “成了!”

    陈晓有点惊喜,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把养气归元绝改良了,虽然这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养气功法。

    菩提子对悟性的提升简直太……尿性了!

    他看到的不仅仅是眼前,而是菩提子的可持续发展,简直就是修行至宝。

    放下菩提子,那种玄而又玄的清明之感顿时消失。

    陈晓按下激动的心情,拿出了这次抽奖获得的另一个物品——神秘的皮。

    神秘的皮不大,看起来只有手帕大小,剪裁似乎极为草率,形状极不规整,只是入手的触感……

    陈晓心头突然漏掉了一拍,把这神秘的皮附着在右手上,向着左手摸去。

    嘶……

    陈晓倒吸了一口冷气,头皮发炸,这特么好像是……人皮!

    想到这里,陈晓一个激灵就把这块皮扔了出去,疑似人皮的东西轻飘飘的飞了出去,打了个旋落在了床上,散发着淡淡的金辉。

    陈晓的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不是他胆小,胆子再大的人,只要不是变态都不会对人皮有什么好感。

    陈晓忍着心头的不适,伸手把人皮捏了起来,不拿不行,菩提子和丹药都好死不死的被人皮盖住了。

    陈晓把收回系统空间里,只是当陈晓的目光再次落在床上的时候,顿时就凝固住了。

    因为床上出现了两颗菩提子和两瓶丹药!!!

    陈晓:???

    陈晓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如果仅仅是丹药,陈晓还会认为自己刚才记错了丹药瓶数,可是菩提子只有一颗啊!现在怎么会变成两颗!

    想到刚才被人皮覆盖住的地方,陈晓心里忍不住狂跳了起来。

    大发了大发了……

    这皮……不是一般的皮啊!

    陈晓拿起一个菩提子,看向五路炮拳,有效果……

    拿起另一颗……一样有效果!

    两颗一起拿……效果更好了!

    陈晓深深的吸了口气:“呼……吸……呼……吸……”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陈晓被吓了一大跳,紧忙把两颗菩提子和丹药都收了起来。

    “陈晓你在么?”

    是宁素的声音。

    陈晓松了口气,打开门看着宁素皱眉道:“有事?”

    关键时刻被打断,让陈晓很恼火,自然没什么好脸。

    宁素倒是没注意陈晓的脸色,而是低声道:“大家请你过去一趟,有事商量。”

    陈晓越过宁素的身体,看着不远处聚集起一起的学生,冷漠道:“没空,我跟白痴没什么可商量的。”

    陈晓看着宁素摇头道:“我劝你别跟他们混在一起,对你没好处,你那个室友温笑比你聪明。”

    宁素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晓的声音没有压制,那边的学生听的很清楚,脸色全都变了。

    “混蛋!你骂谁呢?”

    “我就说,不用找他!咱们自己走就算了!”

    “哼!咱们一百多个人,他们哪怕修炼过也就四五个人,咱们都觉醒了灵根的天才,堆也把他们堆死了!”

    陈晓突然乐了,指着一应的学生,看着宁素笑呵呵道:“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吧?都这个时候了还把自己当天才,呵呵……当那些外门主事弟子是什么?那些人在灵气复苏时代之前就觉醒了灵根,你们是万里挑一,他们百万里挑一都不止。”

    陈晓说完,一群学生全都是雅趣无声,一个个脸色泛白。

    陈晓摇摇头似笑非笑道:“你们当我是废物,人家把你们当垃圾。”

    对于这个从未对他表达出善意的群体,陈晓不介意播种他深深的恶意,等到恰当的时候,再享受一下秋收的喜悦。

    刘能怨毒的看着陈晓,突然大声道:“我们打不过周师兄,总能打过你吧!同学们,这陈晓根本就不是跟我们一条心,还恶语相向,我早就想揍他了,有没有一起的!”

    刘能这么一挑拨,本身心中怨愤的一群学生都有点上头了。

    “算我一个!”

    “草!这小子就长了一副欠揍的嘴脸!”

    “干他!”

    以刘能为首的几个男同学,都是齐刷刷的向着陈晓冲了过来。

    宁素脸色一变:“你们要干什么?”

    陈晓摊摊手,笑意盎然道:“我说过了,白痴就是白痴,我跟他们有什么商量的,好话一句都听不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影突然闪现而过,出现在陈晓房门之前,却是一个瘦高的道士,当时站在周一品之后的其中一位。

    瘦高道士冷冷道:“同门不许相残,今天就给你们一个教训,以儆效尤!”

    刘能几个学生脸色都是一变,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到瘦高的道士冲入人群,如同虎入羊群,无一合之敌。

    “砰……啪……噼里……”

    不到十秒钟,这些学生都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半天都起不来。

    “哎呦……哎呦……”

    其余的学生都吓傻了。

    宁素也愣在原地,陈晓拍拍宁素的肩膀淡淡的笑道:“龙不与蛇居,和这些人在一起,没出息的,你好自为之吧。”

    随即陈晓关上了房门,

    宁素沉默了片刻,也是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学生,还有一地哀鸿。

    直到现在,有些人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开始默默的朝着房间走去。

    初来乍到的壮志豪情被一个周师兄和陈晓彻底打散了。

    而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一群“教授”已经换上了道袍,周一品和几个年轻道士恭敬的站在一旁,刚才的一幕都被他们看在眼里。

    栾竹也是惋惜道:“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天生的修士,这样的人怎么就没有灵根呢!”

    其余的“教授”们也都是神情复杂,这些都是他们挑选的未来弟子,却是被一个没有灵根的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相比一看,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水准。

    一个中年道士慨叹道:“哪怕他是下品土灵根,我都想收他当徒弟!”

    栾竹古怪的笑了一下:“顾师兄,这小子要是有灵根,你觉得你能降的住他么?”

    姓顾的道士脸色一僵,思考了一下,有丧气的摇摇头。

    其余的道士也都扪心自问,也都有点沮丧。

    栾竹也有点庆幸道:“这小子……幸亏没灵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