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七十三章 一根手指代表的含义(第二更!求推荐票!)

时间:2018-08-25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屋里的教授都被赶了出去,只剩下季知年和陈晓独处。

    陈晓也没客气,施施然走到季知年的前面的座位和他相对而坐。

    就在此时季知年却是骤然发难,猛然一拍桌子。

    “砰!”

    一张实木桌板直接被拍的当场炸裂,木屑翻飞。

    季知年寒声道:“放肆!敢跟老夫胡搅蛮缠,之前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动手,现在在这里了结了你,谁都不知道,你信不信!”

    陈晓摇摇头:“八十岁了,沉稳一点。”

    刚才感知了一下季知年这一掌的强度,恐怕自己还真打不过。

    至少自己只能把桌板排断,不能拍碎,但是没必要害怕。

    季知年额头青筋一跳,厉声道:“别说那些没用的,还是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陈晓平静道:“你如果要动我,刚才就不是拍桌子……你现在的样子就像酒桌上跟人打架,那种往地下摔酒瓶子的人。”

    “咳咳咳……”季知年被噎了一下,十分气势已经去了七分,咬牙道:“若是我再年轻三十岁……”

    陈晓依旧摇头道:“你再年轻五十岁,我们之间也是不可能的。”

    季知年:???

    想通陈晓的意思,季知年老脸又黑了,也有点无可奈何,面对陈晓他总有一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你退一步,他就得寸进尺,你威吓他,他又跟你瞎打岔,根本就是风吹不透,水泼不进。

    真是……好气啊!

    季知年脸上露出了一些疲态:“小子,闲话少叙……大家都是聪明人,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晓矜持的笑笑:“我是聪明人我承认,大家……就算了。”

    虽然已经想着好好坐下谈事儿,但是陈晓觉得薅这老头的羊毛挺有意思的,他很好奇修炼者会不会爆血管。

    季知年脸色一僵,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严肃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一些内幕了。”

    陈晓哂笑了一下:“你刚才都说了,我是聪明人。”

    季知年露出一副了然之色,随即叹了口气道:“你没有灵根,哪怕是强行为之也是事倍功半,其实你不论是才华还是心智都是上上之选,可你偏偏没有修行天赋。”

    陈晓没说话,不置可否。

    我的天赋你根本想象不到……

    季知年皱眉道:“加入进修班,你知道意味着什么么?意味着假如一天祸乱一起,你就要随时参战,随时做好死亡的准备。”

    陈晓失笑道:“假如真的有一天发生祸乱,普通人就不用死了?如果真要死,我也希望死的明白,不希望死的那天,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死。”

    季知年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陈晓会是这种说法,不过依然继续劝说道:“那起码不是第一个死的,会活的久一点。”

    “实话实说,可能到时候我这把老骨头都难逃一死,甚至包括我那个小孙子。”

    说到这里季知年突然有点感慨,神情落寞,甚至还有一丝不可名状的悲怆。

    谈话终于进入了正题,而不是那种你一来我一往的勾心斗角。

    陈晓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乱世之中活着的未必比死的安乐,早死晚死都是死,这一点没有分别。”

    季知年又重新审视了一下陈晓欣赏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想的倒是透彻。”

    陈晓含笑道:“都说过了,我很聪明。”

    季知年发现这天聊不下去了。

    季知年费解道:“我承认你很聪明,但是聪明如你,为什么非要做那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从修行方面,我算是权威,你可能修炼十年,都未必有结果。”

    陈晓不以为意:“聪明人想做事,从不问结果,结果只有做了才知道……事未做,就觉得料定前程的人,只是自以为聪明,也做不成事。”

    “总结起来说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简单说就叫,实践出真知。”

    季知年听到这话彻底愣住了,失神的看着陈晓,不自觉的喃喃道:“太像了,太像了……”

    陈晓好奇道:“像什么?”

    季知年没有回答,而是沉声道:“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去处。”

    陈晓毫不迟疑的拒绝道:“不用,我就去进修班。”

    季知年顿时就凌乱了。

    季知年揉了揉揉自己的眉心道:“你不先不要拒绝,我不是打发你,而是要把你介绍你给一个人。”

    “他跟你一样,没有灵根,甚至连修行天赋都没有,但是却硬生生的凭借自己的才华,自创出一套功法,自百年以来未尝一败!”

    “如果你能被他收为徒弟,哪怕你毫无修炼天赋,在乱世中自保也有余地了。”

    谁知道陈晓依旧摇摇头道:“我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高人一类的都有怪癖,收不收我都不一定,所有的预期都是画饼,我这人本分,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我只去进修班。”

    陈晓要的是参灵芝宝丸,其它的并不重要。

    季知年瞪着陈晓:“你这小子……怎么不知好歹!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晓看到火候也差不多了,便是直截了当道:“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只要你把我在医院输液的那种药物给我一些,我也不会再麻烦你。”

    季知年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陈晓搞出这些事情的意图,哭笑不得道:“你不是修行者,这些丹药只能给你治伤用,如果平日服食,你不出三日就要血崩而死,况且那个人……”

    陈晓直接打断季知年的话道:“这不用你管,我自有把握。”

    季知年无奈道:“那你说吧,要多少?”

    陈晓满意的点点头伸出一个手指。

    季知年当然不会认为陈晓要一颗:“嗯……一瓶倒是可以接受,我可以许给你。”

    陈晓摇摇头。

    季知年愣了一下,皱眉道:“十瓶?罢了……十瓶就十瓶。”

    陈晓继续摇了摇头。

    季知年的脸色难看起来,怒道:“一百瓶?想什么呢!这不可能!”

    陈晓含笑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一天一瓶……一直给。”

    季知年手指颤抖的指着陈晓,怒斥道:“你你你……好不要脸!”

    陈晓冷笑道:“呵呵……脸是何物?”

    季知年愤愤的放下手,斩钉截铁道:“我不知道你要这么多丹药干什么,但是一直给根本不可能!”

    “战事将起,丹药都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但是你若是拜那个人为师,丹药不必愁,那人所学驳杂,其中就有炼丹一道。”

    陈晓一楞,思索起可行性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