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十六章 我会一直比所有人都快……

时间:2018-07-17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进来的一群武警顿时就愣住了。

    武警中队长李大国也是眉头大皱。

    这屋子里一派祥和,哪里像是发生凶杀案的地方?

    李大国沉声道:“我们接到报案,这里发生了高危精神病人持刀杀人事件……”

    李大国转头疑惑道:“难道是走错了?”

    身后一个武警摇头道:“这就是49号楼,物业带的路,楼层也对。”

    就在一群武警惊疑不定的时候,陈晓开口了:“武警同志,报警的人是不是一个精神病院的医生,姓王,40来岁,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李大国愣了一下,点头道:“没错……”

    陈晓脸色一沉,狂怒道:“我就知道是他,武警同志,正好今天你们来了,我要报案,我怀疑这个王医生有严重的妄想症!”

    陈晓这一嗓子吼出来,窗户玻璃都是“嗡嗡”作响。

    几个武警都感觉脑袋“嗡”的一下,然后耳朵里面就像是塞了一团棉花,茫然的看着陈晓,一副我在哪……我是谁……的样子。

    练青衣捂着耳朵踢一下陈晓:“你小点声,你服食了洗髓丹已经脱胎换骨,脏腑强健堪比虎豹,幸亏离得远,离近点这几个人都得让你给喊聋了!”

    陈晓惊讶不已:“这么厉害?那以后我是不是跟人打起来,光喊就行了?”

    一嗓子喊得他怀疑人生……

    练青衣嘴角抽了一下:“想多了,除非学习音攻之术,不然也就是嗓门大点……再者说,临阵对敌,谁会让你趴着耳朵喊?”

    “哦。”陈晓有点失落,然后转头:“武警同志,……你们在听么?”

    几个武警还是一脸茫然。

    “武警同志!”

    陈晓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几个武警都是脸色一变,惊醒过来。

    李大国紧忙道:“你先冷静点,别喊了……你说那个王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晓吸了口气,然后就打开话匣子。

    “我母亲在十多年前被诊断出是高危精神病人,严禁探视,我们母子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但是今天这个王医生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母亲在医院失踪了……结果我回到家一看,却发现我母亲在家……”

    “经过了一番谈话之后,我才知道我母亲是被冤枉的,她跟本就没有病,有病的,是那个王医生!”

    一众武警顿时就懵了。

    精神病病人没有病,有病的是精神病医生?

    这也太离谱了吧!

    可是看陈晓义愤填膺的样子,也不像是在编瞎话。

    陈晓说这些话,也不是全靠编,有一部分是来自于记忆里的事实。

    当初练青衣被诊断为高危精神病人,是不许家属探视的,不过当时这个身体的主人思母心切,在上高中的时候,扣牙缝攒了一千块钱,拿出来封了一个红包,送给了王医生,想要见自己母亲一面。

    结果王医生把红包收了,却没办事,以上级检查严格为理由推脱了将近两年,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那个窝囊的性子,也只能憋着。

    再加上知道练青衣从医院失踪之后,王医生摆出的那副打官腔的嘴脸,也成了陈晓决定坑他一把的决定性理由。

    李大国狐疑道:“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么?”

    “证据!”

    陈晓眼睛一瞪:“我问你们,这王医生报警的时候,是不是说精神病人持刀杀人,我胸口插了一把水果刀之类的话?”

    李大国怔了一下:“好像是……”

    陈晓追问道:“什么叫好像是,这么模棱两可,你们就这么办案的?”

    李大国被陈晓噎了一下,忍着气,压火道:“对……他报案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来自李大国的怨念+35.”

    陈晓冷笑:“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摆明了,根本没有什么凶杀案,一切都是这个王医生的幻想!”

    几个武警相互看了一眼,好像确实不太对劲啊,那个王医生他们也见了,完全是一副魂都吓飞了的样子。

    陈晓随即悲愤道:“可怜我这老母亲,在精神病院被囚禁了十多年,也不知道过的是何等猪狗不如的日子!”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408.”

    陈晓全当没看见练青衣喷火的眼睛。

    李大国组织了一下语言:“咳咳……小同志你先别激动,你的母亲本人在哪?我们只是武警,具体的还需要你们去警察局做一下笔录,然后再让民警着手调查。”

    陈晓指了指练青衣:“这位就是。”

    几个武警当时就凌乱了。

    “这是你母亲?”

    李大国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其他武警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任谁也很难相信,这看起来形如姐弟的二人,会是母子。

    陈晓从电视柜抽屉里拿出一沓东西,一字排开:“这是户口本,身份证,叶景兰,1973年生人……”

    然后陈晓指着电视柜的上的照片:“这是我家的全家福,照片日期是93年7月3号,左边是我亡故的父亲,右边是我母亲。”

    几个武警看看身份证,全家福,再看看练青衣,又互相看看。

    哎……好像真的是一个人!

    陈晓看出来几个武警的疑惑,继续道:“我妈不显老,而且……我很怀疑,这个王医生囚禁我妈十多年是别有用心,你们也能看到我母亲的长相。”

    这一句话,直接就给几个武警的思路带跑了。

    确实……这女人,长得让人想犯罪。

    李大国沉吟道:“那你们,就收拾一下,和我们去局里走一趟。”

    陈晓点点头:“好!”

    下了楼,小区里面已经围了好大一群人,都是闻风而来。

    一个穿着民警服饰的中年警察,迎了上来:“李队长,什么情况?”

    李大国摇头道:“黄警官,没有凶杀案。”

    黄警官脸一黑:“假报警?”

    在他的片区,搞得如此兴师动众,他搞不好要吃排头,结果竟然是这样?

    李大国又摇了摇头:“你别激动……这事儿,好像有点复杂,上车再说,先把群众安抚一下,尽快辟谣,要不然这个年,谁都过不好。”

    黄警官满腹狐疑,不过也安排手下人去辟谣了。

    ……

    等到了警察局,陈晓牵着练青衣走进大门的时候,就看到了王医生手里捧着一个一次性纸杯,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

    看到陈晓进来,手里的一次性纸杯“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失声道:“你没死?”

    陈晓却是阴冷一笑:“已经死了,我是来找你索命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死的这么惨!”

    看到陈晓整这么一出,李大国和黄警官顿时就愣住了,大厅里的警察也愣住了。

    王医生脸色煞白,仓惶的大喊道:“这不关我的事儿,也不是我杀的你,你不要来找我……警察同志,救我啊,这里有鬼……救我……快救我……”

    王医生哭的涕泗横流,连滚带爬的所在墙角里,裤腿也渗出一大滩水渍,竟然吓尿了。

    警察们全都懵了.

    这王医生,不会真有妄想症吧,竟然把一个大活人当成鬼了?

    陈晓猛然向前踏上一步,厉喝道:“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不过你要是把你犯下的罪状,都说一遍,我便饶你不死!”

    不经意间,陈晓眼中闪过一道金芒,身上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好似有无穷威仪。

    练青衣也是惊骇的看着陈晓.

    本欲伸出手阻拦陈晓的李大国僵在原地。

    整个大厅里气温骤降,所有警察都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

    王医生如遭雷击,而后尖叫道:“我说,别杀我,我全都交代……”

    然后便是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殴打病患,猥亵女病人……甚至还有暗箱操作,收了一个富商的贿赂,把富商正常的妻子诊断成精神病囚禁起来,数桩罪状,简直罄竹难书。

    一屋子警察听的都是义愤填膺。

    “畜生!”

    李大国愤怒道,当兵的性如烈火,要不是黄警官拉着,都有动手的意思。

    陈晓也懵了,他本来就像咋呼一下,琢磨这王医生竟然当初收了那一千的红包,肯定也还有别的灰色收入,没成想,还有意外收获。

    黄警官脸色阴沉:“小赵,小刘,带下去,突击审讯!”

    王医生不仅不怕,反而积极道:“对,对……我有罪!得判刑!判重刑!监狱里煞气重,不怕有鬼!”

    李大国:……

    黄警官:……

    陈晓:……

    等到王医生被带走了,黄警官对着陈晓诚恳道:“小同志,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还不知道有多少病人要受害。”

    陈晓点点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然后陈晓犹豫了一下道:“您看,这种情况能赔多少钱?”

    “啊?”

    黄警官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有点纠结道:“这得看你是选**事调解,还是提出诉讼,等一会精神病院的领导会过来,你跟他们先谈一下吧,你先坐一会儿,我给你和你母亲倒杯水。”

    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李大国突然道:“小同志,练过武吧,刚才好大的威风!”

    陈晓心里紧了一下,摇头道:“我可不会武,就是嗓门大。”

    李大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却也没有追问,直接离开了,只是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晓一眼。

    陈晓松了口气。

    练青衣在旁边面色凝重道:“小子,以后少抖威风了,我没想到你竟然融合了玉帝的帝威,要是被天庭百官察觉到,你就有麻烦了。”

    陈晓皱眉道:“那就意味着,我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练青衣无奈道:“你可以这么理解。”

    陈晓沉思了一下道:“天庭的人不也是刚刚降临么?”

    练青衣瞟了陈晓一下:“无知,尸鬼下界,相当于转世重修,不过是将前世走过的路再走一遍,修为会提升的飞快。”

    陈晓:“有我快么?”

    练青衣噎了一下,几个小时,从一个普通人,到练气六层,好像还没有人这么快过。

    陈晓从练青衣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淡淡的笑了一下:“我会一直比所有人都快。”

    练青衣冷笑:“呵呵……迷之自信。”

    陈晓回以冷笑:“练气二层的垃圾不配说话。”

    练青衣脸顿时就黑了:“你……”

    “来自练青衣的怨念+189.”

    陈晓双手一拱低声道:“谢师姐提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