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妈是剑仙 第一章 开头,一般都是……先分个手

时间:2018-07-17作者:会说话的蹄髈

    江陵大学,植物园,雪大如席。

    “陈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女孩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只是在“捉奸现场”,这样的解释太过苍白。

    宝马车里满不在乎抽着烟的中年人,一脸见惯风浪的从容。

    陈晓作为当事人之一则是面无表情的看待这一切。

    然而在场的不仅仅是三个当事人,还有陈晓的三个室友。

    总而言之,气氛尴尬。

    这是一个巧合……

    227寝室相约植物园野餐,路遇“车震”,勾起了几个半大小伙子的恶趣味,谁知道趴窗一看,女主角却是陈晓的女朋友徐晓燕。

    胡东和张志林责怪的看着许之一,大雪天要不是这小子非要吵吵着在植物园烤肉,也不会看到这一幕,许之一很委屈。

    然而三个室友最后都把目光落在陈晓身上,神色悲悯。

    如果说爱是一道光,那现在陈晓的头上绿的璀璨。

    陈晓偏着头指着车里的男人好奇道:“那我该怎么想?难道是他身中剧毒,你见义勇为帮他把毒吸出来?”

    陈晓一开口,几个室友顿时都是一愣,脸色古怪。

    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过……貌似还挺形象的,如果这件事不是发生在他们的同寝兄弟身上,他们可能都已经笑场了。

    徐晓燕也怔了一下。

    她想过陈晓或许会愤怒,会决绝的分手,也或许会不舍,甚至可能会哀求挽留,唯独没想到陈晓的开场白这样的……别开生面。

    是在发小孩子脾气么?还是那么不成熟。

    徐晓燕摇摇头,试图抛开凌乱的思绪。

    在“出轨”的时候,她早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也想过无数次摊牌的对白,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从最开始被捉奸的紧张中解脱出来,徐晓燕心中释然:“算了,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了……陈晓,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话,陈晓心里松了口气,他本来还想着怎么把这个麻烦甩掉。

    毕竟,作为穿越者继承宿主的身份无可厚非,但是继承女朋友就有点怪怪的。

    在这一方面,陈晓有点洁癖。

    现在反倒是简单多了。

    陈晓点头道:“好,我理解,我同意。”

    徐晓燕神情一窒,似乎完全没想到陈晓答应的这么干脆,不过仅仅顿了一下,随即便是一脸的如释重负道:“陈晓,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不合适,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怪我……”

    陈晓摇头道:“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们也没结婚,你自然有选择更好的权利,如果没事儿,我先走了。”

    陈晓觉得自己这一番话很坦诚,他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总之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被甩的也不是他。

    可是在三个室友眼中,陈晓的通情达理只是故作坚强。

    徐晓燕亦是如此,沉默了半晌,认真道:“你能这么想很好,希望你也真能拿得起放得下,考研在即,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你的成绩……你很上进,如果考上了研究生一定会有出息的。”

    呵……觉得有出息还甩人,口是心非的女人。

    不过陈晓被提醒了一下,想起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因为一边打工,一边备考,然后……猝死了,然后才有了他的穿越。

    果然是知识改变命运,一面是猝死,一面是被绿。

    所以……考研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考研?有鸡毛的出息,出来不照样是个高级一点的打工仔?大冷天的,别墨迹了……得……今天撞着,爷们就给你们上一堂社会课。”

    陈晓琢磨的时候,宝马车上的男人却是突然下车了。

    陈晓眉头微皱,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好散了不行么?

    男人抄起徐晓燕的左手戏谑道:“知道她为什么跟我么?一克拉,3万6……纯度,净度,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也不懂。”

    三个室友看到了徐晓燕手上的钻石戒指都是脸色一变。

    3万6的戒指,说送就送,这样的阔气足以让几个普通学生从愤愤不平转为泄气。

    徐晓燕挣扎了一下:“罗军,你别这样。”

    罗军摇头道:“小燕,你不懂,早一点接触社会的现实,对他有好处。”

    罗军转脸看向陈晓意味深长道:“听我一句劝,你这模样还算周正,有闲钱的话,也别报补习班买练习册,好好拾掇拾掇,找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何止少奋斗十年,再不济,去夜店转转,你应该懂我是什么意思。”

    陈晓的眼睛渐渐眯起,如果熟悉陈晓的人,会明白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然而罗军却把陈晓注视的眼神,理解错误了,讥笑道:“小伙子,不要记恨我,哪怕今天没有我,未来也会出现千千万万个我,自然界中,雌性都会寻找更加强大的雄性配偶,更何况是人,所以,只是你太弱小而已。”

    陈晓神色古怪的看着罗军,上下打量了一圈,摇头道:“你这个逼装的负分,拿自己和畜生来相提并论的人,真不知道你的优越感从何而来。”

    “有姓郭的老头曾经告诉我,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具备了思想力,对初级**的克制力,就无法克制自己的**而背叛婚姻的你而言,确实和畜生没有什么区别……啧……对了,找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的话,算是现身说法么?”

    罗军听到陈晓的话神情一窒。

    徐晓燕难以置信的看着罗军:“你结婚了?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陈晓有趣的看着徐晓燕:“你不知道?”

    罗军急切的解释:“你别听他胡说,我没结婚。”

    陈晓偏了偏头笑道:“我胡说?呵……那你能解释一下你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印是怎么回事儿么?”

    罗军下意识的把手藏了一下,却被徐晓燕捉住。

    罗军急了把手狠狠的抽了回去色厉内荏:“你不信我?”

    徐晓燕却是瞥见了罗军手上的戒指印,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惨笑道:“好,你让我相信你,那你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罗军顿时脑门见汗,支支吾吾:“这个,你……”

    陈晓笑笑道:“看你还挺为难的,我帮你解释吧,左手无名指显然是带婚戒的地方,你应该是在来的时候摘下的吧,十有**还在车上。”

    “啧啧……你这个年纪还带婚戒的,比较罕见了,一般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你很爱你老婆,珍惜这一段婚姻,不过既然你已经出轨了,这种情况排除。”

    “第二种就是你老婆不准你摘,而你就不敢摘,更惨一点就是,你需要这个婚戒来证明你的婚姻……”

    罗军像是见鬼了一样震惊的看着陈晓:“你……”

    然而陈晓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继续侃侃而谈:“嗯……典型的女强男弱,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发家靠的是你老婆吧,或者是你有一个非富即贵的老丈人,而你出轨,多半是因为想寻找一下男性尊严。”

    “嗯……女大学生则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涉世未深,头脑单纯,给点小甜头就能唯命是从,等到你玩够了,拍拍屁股就走,她连你家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而她的社会圈子距离你的,可能隔着几辈子都攀爬不到的距离。”

    陈晓说罢,转头看向徐晓燕惋惜道:“你的选择好像有点误差。”

    而徐晓燕俨然已经变得失魂落魄。

    三个室友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晓,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仅凭一个微不足道的戒指印就能看出来这么多东西。

    在场所有的人看到罗军惊骇的脸色早已经知道,事实或许就像是陈晓说的那样。

    罗军神情数变,而后凶狠的瞪了陈晓一眼,脸色阴沉的走向车子,打算离开。

    “站住。”

    陈晓突然叫住罗军。

    罗军阴冷的看着陈晓:“你还想怎么样,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陈晓脸色猛地一沉,走向罗军:“你敢威胁我?”

    三个室友已经看出来陈晓不对了,胡东紧张道:“陈晓,你别冲动……”

    可是胡东话还没说完,陈晓已经一拳挥了出去,直接打在罗军肋间。

    “啊……”

    罗军惨叫一声,身体蜷缩的靠在车上,怒视陈晓咆哮道:“好啊,你敢打我,你完了!”说完伸手摸向衣服兜。

    陈晓冷笑一声,一只手提着男人的脖领:“怎么?想报警?把我扔在局子里折腾几天,然后动用你的关系,让学校开除我,断送我的前途,如果你想把事情闹大,让你的老婆知道,我奉陪?”

    罗军身体一僵,脸色数变,最后脑袋低了下去,神情挫败,丧气道:“行,兄弟,你牛逼!我认栽了,你说你想怎么样吧。”

    陈晓没说话,在罗军身上摸了起来,在西装里兜拿出一个钱包,把里面的现金抽了出来,皱眉问道:“才三千?”

    三个室友和徐晓燕都傻了,不光打人,还抢钱?

    胡东和陈晓关系最好,见状也是一咬牙跑到陈晓身边,低吼道:“陈晓,你特么疯了,这是抢劫,是犯罪,你不想好了!”

    陈晓诧异的看着胡东:“东子,胡说什么,这是人家好心人资助优秀贫困生。”

    陈晓偏头看向男人问道:“是不是?”

    罗军连忙点头:“对对对。”

    陈晓皱眉道:“对什么对,就资助三千?”

    罗军脸色一苦:“我平时都刷卡,很少用现金,这些都是用来给小费的,要不我去银行给你取一点。”

    陈晓沉吟了片刻,摇头道:“算了。”

    分寸还是得有的,去了银行可能就会有麻烦了。

    陈晓随即瞄向了罗军的手腕,眼前一亮赞叹道:“表不错。”

    罗军神情纠结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不舍的把手表摘了下来。

    陈晓也随之松开罗军的脖领,把手表戴上,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

    罗军看着陈晓欲言又止。

    陈晓抬了一下眼皮淡淡道:“滚吧,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罗军如蒙大赦,明白了陈晓话里的意思是不会再找事了,赶紧转身上车。

    陈晓抻了个懒腰,揉了揉肩膀,心说这个家伙的身体可真够弱的,挥了一拳就把肩膀给拉伤了,猝死之人实至名归。

    “轰!”

    罗军火急火燎的发动了汽车。

    “对了……”陈晓扭头看向罗军,撇撇嘴道:“以后别随便给人上社会课,社会比你想的复杂的多。”

    罗军表情精彩,不过被全程压制,此时已经提不起放狠话的胆气,只是灰溜溜的驱车遁逃。

    陈晓则是提起烤炉,向着林中走去,朝后对着三个室友招了招手:“走了。”

    三个室友呆滞的看着陈晓的背影,反应过来急忙跟了上去。

    而徐晓燕则是完全傻在原地,不知所措。

    ……

    陈晓看着手上刚抢来的一看就很贵的手表,纯金,镶钻,做工精致,品牌未知……得益于的老唐的传授,他能粗略的估算出这只手表的价值在30万和40万之间,哪怕是刮了机芯编号,在黑市销赃的价怎么也能值8万多……

    等等……

    想到这,陈晓脸一黑,说好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呢,怎么就又走上犯罪的道路上了呢?

    眼前仿佛浮现出老唐叼着烟卷吞云吐雾的样子,以调笑的口吻道:“穷,本身就是罪大恶极。”

    陈晓抬起头,忍住不让什么东西流出来,笑骂道:“老唐,你是真孙子,活该枪毙。”

    有些人,和他说过的话,早已经在生命力生根发芽。

    而一个客在异乡的人,怎么舍得忘了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