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六十九章 分子编织机

时间:2017-11-03作者:哥德尔系统

    光是一种奇怪的能量,它无所不在,但一旦碰到其他物质,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绝大多数物质都会吸收光子。当分子或者原子吸收光子的时候,爱因斯坦.哪都有你发现,活化的分子或者原子数等于吸收的光量子数,这个道理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在当年光的波动学拥有垄断地位的时候,提出这样的理论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当分子吸收一个特定能量的光量子之后,分子将由于吸收了光子的能量,改变自己的量子态,大部分情况下,这种改变是不稳定的,但是如果这种量子态跟其它分子/原子之间形成某种类似共价键的锁链,这种改变就会变成稳定的,事实上,这就是两个分子进行光组装的基本原理了。电组装和磁组装的作用也是类似的,特定的电压或者磁场同样可以改变分子的量子态,促使分子和分子之间形成牢固的锁链,从而制造出需要的介观结构来。当然,由于光量子能量相对于电场和磁场更加容易确定,所以光化学在分子机器中的作用要远远大于电磁化学。在哥德尔系统升级之后,分子机器,首先是分子组装的项目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哥德尔系统给出了一个配方和步骤的最佳方案,方案大概是这个样子的。组成材料的基础是某种酰胺化合物,一种然的高分子化合物。我们常见的一种典型酰胺就是尿素。这种化合物在一定的温度和催化剂的作用下,可以形成容器轮烷,这是一种类似兜,有开口的结构。在紫外线的照射下,这些轮烷可以组成一个可按照指令,自由开合的容器!这是哥德尔系统,或者王一男他们的一个巨大发现,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完成过类似的工作,是不是去《nature》发一篇生物学的论文呢,王一男想,这个主意貌似不坏啊,多刷刷声望总是没坏处的。自由开合是什么意思呢,当王一男他们使用波长为150nm的紫外光照射容器轮烷的时候,容器口打开,金属离子或者其它载荷可以自由进出,当时用波长为350纳米的紫外光照射容器轮烷,容器口就会关闭,这时候,容器轮烷可以携带金属离子自由移动。移动到期望的位置后,再使用波长为150nm的紫外光照射,容器打开,金属离子可以被装配到指定位置。也就是,王一男他们有了合格的介观搬运工,接下来,需要的就是泥瓦匠了。这就需要另外一种轮烷了,这种轮烷的作用是组合,将两种基础的轮烷混合在一起,在更高能量的紫外光照射下,会发生光化学反应,2个轮烷基团会组织起来,组织的方式大概有七种可能的构型,那么怎么在这七种里面,获得自己想要的那种呢,控制轮烷基团组织的构型实在太难了,王一男他们决定换个方式处理。七种构型的轮烷基本特性都一样,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删选出自己需要的那种,在特定的磁场下,这些轮烷将有着固定的指向,而这些指向,在特定的空间方向上看,截面积是不一样的,也就是通过性是不一样的,于是,让这些轮烷在特定磁场下通过特定口径的分子筛,就可以只让分子筛通过我们想要的那种构型。将可以起到搬运工作的容器轮烷和可以实现空间构型组合的轮烷装配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轮烷,我们把它叫做基石轮烷。记住,基石轮烷是王一男他们所有戏法的基础,而基石轮烷的制造是比较简单的,哥德尔系统系统经过最优分析,得出了一个制备方案,就是将酰胺a和酰胺b在60摄氏度之下,持续使用紫外光照射,加上某种催化剂(这个是核心机密,我就不在这里对你们了,不然被米国间谍看见了咋办?)。就有很大的概率得到基石轮烷。有了大量的基石轮烷作为原料,王一男他们设计了一种流水线设备,首先将基本的基石轮烷和指定的金属离子作为原料输入,然后设备按照程序进行波长150纳米的紫外光照射,轮烷容器打开,金属离子,比如铜,或者钡、钛等被装入轮烷容器中,再使用350纳米紫外光照射,容器关闭。再将包含两种不同金属离子的基石轮烷混合,使用更高能量的紫外线照射,这些基石轮烷会形成不同的空间构型,在磁场下通过分子筛,得到我们需要的构型,其他不合格的构型在特定催化剂和紫光的照射下,会解耦成单独的金属离子携带者,然后根据原子量的不一样,重新进行分拣,回到之前的原料步骤。得到一种指定构型的基石轮烷团,就是流水线一轮的产物,这些基石轮烷团可以再重复上面的步骤,进一步形成更加复杂的空间结构。经过十级以上轮次的流水线之后,我们可以得到复杂的包含金属离子的基石轮烷所形成的构型。然后利用轮烷弱碱性的特性,在某种催化剂和光照的共同作用下,基石轮烷除了氧基以外的部分都解体,剩下的,就是金属离子组成的特定晶格结构的氧化物了,这就是我们想要的超导或者电极材料。流水线设备是通用的,具体生产什么,只要哥德尔系统编制好程序就行了。流水线设备设计完成之后,王一男将图纸输入哥德尔系统进行迭代,当然在此之前,还需要训练哥德尔基本的材料学和机械学知识。机械相对简单些,材料学王一男就犯了愁,各种合金的配方,如果期望哥德尔系统还要进行改进的话,那工作量可大了去了。没办法,最后只有把需求限制在可获得的材料上,比如基本的金属特性,合金特性和陶瓷特性等作为基本的不变量输入哥德尔系统作为前提。哥德尔系统最后得出的流水线设备方案,用料简直让人发指,50%的钛合金,30%的碳纤维,考虑到设备数量较少,最近手头又比较宽裕,王一男决定还是忍了吧。拿着图纸,王一男找了国内几家精密仪器制造厂,看着加工精度和材料要求,纷纷摇头,别闹了,你这个怎么做的出来。没办法,王一男正发愁呢,正好钱中华打电话给王一男,回国以后,除了去机场接他那次以外,就一直没见过面,而且正好老头子也好久没见他,邀请他去家里坐坐,王一男一想,“得,干脆叫钱中华帮忙算了”。下午五点多,钱中华就开车来到公司,上来就给了王一男一个熊抱,“好久不见了,气色不错嘛,看起来没被酒色掏空身体”,钱中华,“我哪来什么酒色,倒是你,据大米国的爱死病比较厉害,没染上吧”,王一男,“哎,你别,这个西洋的妹子啊,确实感觉完全不一样,下次我一定要带你去见识见识”,钱中华来劲了,“别,别,别,你不怕爱死,我还怕呢”,“怕啥,你看看那个打篮球的约翰逊,人家都爱死了那么久,不还是没死吗,那个什么鸡尾酒疗法,很管用的”。王一男脸都黑了,“别跟我扯犊子,对了,你过来干嘛,我有车自己开过去就行了啊”,“我家老头子在邓若烟家,你没去过邓老家,我不带你,你自己进不去的”,钱中华。好吧,差点忘了你们家都是衙门来的,钱中华伸手问王一男,“钥匙拿来”,“干嘛啊”,王一男有点晕,“废话,不开你的豪车过过瘾,坐我的太么劲了啊,更何况咱们有钱也不能买豪车啊”。王一男把钥匙给了钱中华,自己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看到钱中华,王一男总觉得有点啥事情,“哦,对了,上次不是有好东西给你吗”,王一男想起来了。“对啊,什么好东西”,钱中华发动了汽车,一边问,“上次机场的时候你提了一句,我也没细问”。“不过有个条件“,王一男,”啥条件,先好,违反纪律的事情别跟我啊“。“有个布拉格的公司,做废旧电子产品回收的,回头你找个靠得住的人把它买了呗,之前对我有用,现在没啥用啦”,王一男,“干嘛要卖”,钱中华问,“让张琪朋友公司买的,怕以后可能会有麻烦,交给你毁尸灭迹啦“。”我xxwuwt%……%……“,钱中华怒了,”就这种好事你交给我?“。”买一送一,附带一个直通牙膏厂内的微波线路“,王一男补充到,”我靠,你什么,再一遍“,钱中华这回不怒了,”我是附送一条微波线路,直连牙膏厂内,包括一个超级用户账号和密码,当然现在能不能用我不敢保证“。”原来你上次去布拉格就是干这个啊,你丫真牛,居然能在牙膏厂内架微波线路,他们没发现吗“,”至少目前应该没有发现“”成交,线路在哪,账号呢“,”回头你找个负责的人,我叫陈子豪跟他交接“。话间,王一男的平治越野已经来到一处岗哨前,钱中华探出脑袋,刷了刷脸,就一路往山上开去。前两帝都刚下了一场大雪,现在整个西郊的山上都是白雪皑皑,很是让人心旷神怡。王一男这才醒觉,眼瞅着春节就到了,也该回家看看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