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四十八章 来票大的

时间:2017-10-11作者:哥德尔系统

    王一男虽说不是一个特别争强好胜的人,不过放着一百倍的性能提升够不着,只能弄个五倍十倍的,搁谁都不甘心啊。

    可惜他虽然刚在地龙大队特训了一个多月,顶多也就是个008的水准,离超人还远着呢,估计也只有超人,才能从风车国弄一台最新的光刻机过来。

    合法途径是别想了,对于华国,这帮孙子防得可严实了,偷个光刻机也不靠谱,这玩意目标太大,f可是每一台都挂上号了,而且还没出厂,每台高端光刻机都被f直接安装了定位装置,那种顶级的光刻机,估计还没进华国的国界线,就被海军陆战队拦截了。

    要不让钱中华找个外国公司去下单?王一男很快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先不说单独下一个订单的成本是个天文数字,就算能付这个钱,也需要把哥德尔系统的很多设计思路甚至电路图暴露在有心人眼里,风险太大了。王一男想的脑仁都疼,他干脆坐了下来,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提提神,看看报纸杂志什么的。

    最新的《it产业周刊》上面,一则消息引起了王一男的注意,“牙膏厂将在欧罗巴建最大生产基地,预计明年年初开始流片”。

    新闻的大意是这样的,由于全球半导体市场回暖,欧罗巴的需求旺盛,牙膏厂决定在新兴的欧罗巴城市布拉格修建一座最新的晶圆厂,采购了asml公司最新型号的光刻机,全球首台支持7纳米制程的蓝光光刻机。王一男这个羡慕嫉妒恨啊,这种神器,为啥就不卖给我呢。其实就算卖给他,王一男也买不起,这台光刻机至少要四亿美刀以上,把王一男卖了都没这么多钱。

    流片,流片,王一男盯着这个词看了半天,一般而言,新建的晶圆厂,特别是如果使用了新的设备的新晶圆厂,在刚开始生产的时候,良品率都是很低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二三十,所以要先流片,然后试生产,整个过程要持续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以上。

    “这中间有没有什么空子可以钻呢”,王一男陷入了沉思。

    良久良久,王一男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而且越来越亮,脸上还带着点坏笑,李文静看见了,大惊失色,“哎呀,又有那家闺女要倒霉了,每次王一男这么笑,那一定是准备坑人去了”。

    王一男基本想法是这样的,每家新的晶圆厂,在第一次流片试生产的时候,都会用一些成熟的芯片设计图生产一小批芯片对设备进行调试,如果能够偷偷的把流片的图纸换成孙伟设计的芯片图纸,那不就可以借鸡下蛋了嘛。。。

    当然具体要达到目的还有很多细节,最关键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芯片设计图换成自己的,还有一个就是怎么拿到刻录好的芯片。

    王一男心想,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成,千万不要搞点事出来,虽说俺也练过格斗啊,飞车追逐之类的,拍成电影一定很火爆,不过咱们都是文明人,打打闹闹的,最不适合我了,你好我好,才是大家好对吧。

    这时候,王一男的电话响了,是钱中华打过来的,

    “喂,你刚才给我打电话,啥事啊,我在米国执行任务呢”,

    “靠,刚想让你来接我的,现在用不到你了,对了,我正好有件事想找你”,王一男说,

    “你手里有没有靠谱的烟客高手啊,给我介绍一个”。

    “烟客高手,让我想想,你别说,前段时间闹的挺凶的蓝翔技校啥的,好像我们抓了好几个,你先等等啊,我问问,有消息打给你”,钱中华说。

    放下电话,王一男想了想,给张琪打了个电话,

    “喂,张大cfo,你最近是不是很闲啊”,

    “有屁快放,你给我打电话准没好事,别误了我的小鸟球”,张琪貌似正在打高尔夫,

    “切,就你那水平,还小鸟球,糊弄谁呢,你不把球打到湖里面就算烧高香了”,王一男说,

    “有正事,咱们现在碰到一个大问题,我想来想去,只有你出马才能搞得定”。

    “高帽子少戴,还有你王大天才搞不定的事情?不会是女装萌新,抱大腿,唱征服吧”。

    “咋可能呢,当然是需要你的商业才华啦“,

    ”话说,你们在布拉格有业务吗“,王一男问,

    “那种落后的地方,我们怎么可能有业务,不过真有需要,我可以找到在当地有业务的朋友”。

    “那就好,不开玩笑,你打听一下,在当地有没有专门做电子元件废品回收的公司,我印象中,欧罗巴的环保法律非常严格,废旧电子产品的回收应该是一门大生意”。

    “好,我立刻找朋友打听一下,有消息跟你联系”,张琪在办正事的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文静啊”,王一男喊了一声,

    “啥事啊,快说有啥要我帮忙的,先说好,祸害别人家姑娘的事情,我是不会帮忙的”,李文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没事了没事了”,王一男把嘴边的话吞了回去,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神经病”,李文静咕哝着走了回去。

    王一男一边看着孙伟的技术方案,时不时跟他们讨论一下,一边等着消息。

    张琪的电话首先来了,

    “我问过在布拉格有业务的朋友了,废旧电子产品回收是一个很新的行业,在欧罗巴议会出台了严厉的环保法案之后,这一块很被看好”,

    “目前在布拉格从事这个行业的,主要有三家公司,一家是跨国公司叫文森贸易的,在整个欧罗巴做废旧电子产品回收,做得很大,另外两家是布拉格本地的,一个叫约书亚国际,一个叫犹大拿科技,都成立没多久,其中约书亚国际的市场份额要大一些”。张琪打听的很详细。

    “布拉格对外资,特别是华资有什么限制吗?“王一男问,

    ”没什么限制,他们还特别鼓励外资进入废旧电子产品回收这个行业“。

    ”那好,你帮我打听一下,能不能买下其中一家公司,或者控股也行,大概成本是多少“,王一男说。

    ”我靠,你想干什么,怎么突然想到收废品了?“,张琪差点没吓傻了。

    ”具体原因电话不方便说,你赶紧帮我了解一下,回头我找你“。王一男说。

    电话还没挂呢,钱中华的呼叫就过来了,王一男慌忙切了过来,

    ”干嘛呢,跟美女聊天啊,我可提醒你,邓家的妹子,你可要想好了,始乱终弃,那是会死人的“。

    ”滚,滚,你媳妇自己管好了,别指望我,说正事“。

    ”你还记得前段时间华米烟客大战吗“,钱中华说,

    “当然记得,就是上次南海事件之后两边互烟网站吧,不过烟一下网页,貌似没啥技术含量吧,这玩意我也会啊“,王一男说,

    ”切,那是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钱中华鄙视了一下王一男的无知。

    ”我们这边专门组织了一个小组保护跟军方有关的一些系统,最严重的时候,甚至采用专门的隔离装置,物理上隔绝了内外网“,钱中华说,

    ”靠,敌人这么猛“,王一男说,

    ”结果有个哥们,不是我们的人,自己就烟到米国六角大楼系统里面,大肆破坏,把米国“星球大战”计划的图纸,都换成太阳国恋爱动作片,把米国人给弄急眼了“,

    ”不会把,这哥们傻啊,要是我烟进去了,搞什么破坏啊,偷点资料出来多好“,王一男彻底目瞪口呆了。

    ”谁说不是呢“,钱中华也是捶胸顿足的大骂这个蠢货,

    ”结果大米国直接通过烟客手段定位了他的学校和实验室,f找到了他,f想绑架他去米国的,我们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当时就把他们一锅端了”,

    “这事闹得很大,后来大米国花了不少代价,才把f的几个小子给赎回去”,

    “当然为了给大米国一个交代,也判了这哥们一年,现在还在局子里呆着呢”,钱中华说。

    “现在风声差不多没那么紧了,我寻摸着把他弄你们那里正好,正好待罪立功”,

    王一男乐了,“行啊,这种大牛我当然欢迎了,他叫什么名字”

    “叫做陈子豪,不过听说这小子很轴的,之前军方想让他加入一个烟客小组,他嫌弃人家水平太低,宁肯在监狱呆着也不去“

    “我靠,好有性格”,王一男说,

    “不过我喜欢”。

    “放心,我有哥德尔系统加持,绝对能把他弄的一愣一愣的”。

    “你得去一趟西北了,为了给米国一个交代,更是为了他的安全,这家伙被关在黄土高坡上的榆林监狱“,

    ”真牛啊,貌似跟那些特别牛的犯人呆一块“,王一男啧啧的赞叹。

    ”那边没有民航的航班,监狱有一个简易的机场,正好今晚有一架待交付的双座歼十教练机要转场去西北,飞机现在还属于116所,杨总师听说你要去那边,交代了可以捎你一程“。钱中华说,

    ”正好你前段时间特训不是还没正式结束吗,这回连带着连战斗机也给你训练了“。

    ”你现在马上去南郊机场吧“。

    王一男快疯了,这都啥情况啊,我就是要你介绍一个烟客给我认识,这没一会,你就让我搭乘战斗机?

    貌似自从认识了张琪以后,事情就像脱了僵的野马一样不受控制,王一男的梦想只是好好的当一个学霸而已。

    李文静主动开着她的小菠萝送王一男去机场,”姐也现场看看最新的战斗机是啥样子“,

    ”搭乘战斗机去监狱,我就问还有谁,这尼玛古今中外应该是头一份吧”,

    一路上,王一男一边吐槽,一边在琢磨,事情咋就变成这样了呢?
小说推荐